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森罗殿

  

“小张,你说那东西还能取回来?”担架上,包扎得如同粽子一样的吕宁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地开口问。

“吕大哥,你醒了!”西望又惊又喜,原本一头油汗,满是疲累的脸上马上浮现出了精神来。“你安心休息吧,大概还有十几里路就回湖东城了。”

“回湖东城?”吕宁勉强撑起头看了一眼,他正躺在一具用树枝和麻布捆成的软床上,由西望和张宏正抬着。张宏正在前面,西望在后面只有单手,却是用了绳子直接把软床给吊在了肩膀和颈脖上,这并不是个轻松的活计,看西望的样子至少已经走了几十里路了。

“吕大哥,你醒了啊?”前面的张宏正也扭过头来。

“小张,我之前听西望说,你说能把那东西抢回来,是真的吗?”吕宁再问了一次。之前在西望给他包扎的时候他清醒过一段时间,张宏正那时候却是出去找东西做这软床去了。

......我也只是猜猜,说不定真的能呢。”张宏正转过头去继续走路,似乎是想了想之后才回答。

“你到底猜到了什么,你不告诉我,告诉吕大哥总行了吧。”西望之前自然是问过的,但张宏正却是含糊其辞。

“我也就只是有些头绪,但是乱得很,还没有理清,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张宏正摇了摇头,又看了看周围的村民,稍微压低了些声音。“还有也不好说,万一被其他人听去了,一旦传开,说不定就是大麻烦。总之反正我们都要回湖东城去,去了之后我仔细看看,说不定到时候就清楚了。”

“那还是不说吧...”西望摇头,瞥了眼四周的村民,也不再多问。

昨晚的一通骚乱,将本来就不大的村子给夷为了平地,村民们更是被那些阴邪鬼道法术弄出来的活尸吓得不行,几个为首的村民涕泪交错,跪着求吴子健和白玲虎给他们指一条生路。于是吴子健就拿出了从西望那里弄来的灵石,让他们一起去湖东城暂住一段时间。只要交得起灵石灵砂,这种大城确实是最为安全的地方,这些村民当然愿意,掩埋掉死去的村民收拾起残余的家当,带着伤者扶老携幼地就上路了。

张宏正赔偿出的二十个灵石已是许多村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财富,但这些村民看向他们的目光却没有什么友善的意思,交头接耳中窃窃私语,脸上都有很显然的埋怨之色。

...就是这三个南宫领来的散修,昨晚那些怪物就是他们引来的...

“白道长也不知为什么要把这些人带到我们村里来,这些散修就没一个是好东西......

  “嘘,白道长也不是有意的,济世圣教都是好人,最见不得有人受灾遇难,这三个散修说不定就是装一副被人追杀的可怜样来...

碍于武力上的差异,还有白玲虎的关系,这些村民的敌意还不至于表现得很明显,但是隐隐的排斥和反感只要是个人就能感觉到。这让走在队伍中的张宏正和西望都感觉极不舒服。

软床上的吕宁闭上了眼睛,似乎是继续睡了过去。但是一会之后又睁开,叹了口气,低声说:“算了吧。那东西丢了便丢了,小张你也别去勉强了。”

“那怎么行?”张宏正没说话,西望先着急了起来。“弄丢了货主的东西,压在老于头那里的灵石就全没了。而且吕大哥此前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好名声也坏了......

“那些不算什么。”吕宁微微摇摇头,语气中说不出的无奈。“小张,我不知道你是有些什么想法,但是我想说的是,若是那东西真的还在湖东城里,那就千万不要再主动去牵扯什么了。那阴邪妖人也好,唐家也好,都是我们决计招惹不起的。说实话,我们三人如今还能活着就是天大的运气,就不要再去行险妄动了。有白姑娘和那位济世教的行者给我们作证,想必李家周家也不会太为难我们。”

“我知道,吕大哥,我会小心的。”张宏正在前面点点头,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吕宁重新闭上了眼,不再说什么了。后面的西望却是一脸无奈又焦躁的表情,显然是觉得这样放弃不甘心,但是吕宁已经开口,他也习惯性地不会去反驳。张宏正在前面也是一言不发,只是抬着软床继续朝前面走着。

再走了一阵子,白玲虎从后面快步走了上来。这少女道士额头见汗,脸上微微泛出红色的,以她的修为而言,这应该是跑了很长一段路的样子。她快步走到张宏正身边,左右张望了一下,开口问:“你的猫呢?”

“什么?”张宏正一愣,没想到她径直来问的就是这个,也跟着左右扭头看了看,却没看见肥猫的踪影。“不知道。你找它做什么?”

“你把猫丢了?”白玲虎瞪眼问。

“它自己会跟着找来,我们这一路上都是如此。”张宏正耸耸肩。

白玲虎瞪眼看了他一会,似乎确定他不是胡说之后才点点头做了个放心的表情,然后靠近了低声说:“我跟着昨晚那些尸体来的痕迹去看过了。”

“哦?”张宏正有些意外,想不到她还能想到这一点,难怪这一段路上都没看见她。“那你有什么发现?”

“我一路查到了湖边的一处沼泽。那妖人原来一直将尸体埋在那里。那里水雾缭绕芦苇也极深,若不是那些尸体留下的痕迹太明显,我也是找不到的。”

“一直埋在那里?”

“自然是一直。那些尸体肯定是那妖人慢慢搜罗来的,否则他临时去哪里找那么多出来?”白玲虎恨恨说道。“想不到居然有这样一个修炼阴邪鬼道的妖人藏身在湖东城附近,那些尸首也不知道他收集了多久。我转回去上报城主,一定要将他找出来!”

“你师兄怎么说?”张宏正看了一眼走在队伍最前面那个白袍矮个的身影。有了之前的谈话,他总觉得和这位光世行者有些不大对付,也就没再上去和他说什么。

“我师兄说,那妖人修为深厚,绝非寻常的散修,多半是森罗殿的人。”

“森罗殿?”后面担架上的吕宁忽然睁开了眼。“白姑娘,真的是森罗殿吗?”

“我师兄说是,那就一定是了。”白玲虎的声音极有自信。

“那是什么?”张宏正皱眉,似乎觉得有哪里不对。他依稀记得是听过这名字的,但具体却又记不清了。

“一帮修行阴邪鬼道之辈聚集而成的帮派。”白玲虎咬牙切齿,就像昨晚看到那些活尸的时候一样。

“这些人还能聚集成帮派来?”张宏正有些吃惊。他还以为这些阴邪鬼道的修行者都是藏在暗处,唯恐旁人知晓,只能独来独往的。“三神门和世家难道不理会么?像是昨晚那妖人操控尸体,还与尸体合一,这恐怕也有违人道至纯之律了吧?”

“三神门更多是奉人道金律来管束世家。昆仑和真武几乎从不入世,蜀山剑侠说是行走天下,其实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刚好上百人,洒在这纵横千万里的神州大地上,还主要要盯着那些世家,这些江湖草野间的事哪里管得过来?”吕宁又叹了口气,缓缓解释道:“森罗殿就是这些修行阴邪鬼道之辈聚集而成的。他们在暗中的势力颇大,做杀手,拐卖人口,巧取豪夺,只要有利可图就无所顾忌。世家名义上对这些人也要取缔严惩,但只要不真的触犯自己的利益,又怎可能花心思和功夫去对付这些人?只有在我们南宫领内这些人行事都极为低调,小张你没听过也属正常。”

“不,我好像是在哪里听过的。”张宏正回忆了一下,还是摇摇头。

白玲虎在一旁也是说:“各大世家的规矩都不尽相同,有些世家对这些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由之。听说还有家族和他们勾结,暗中利用他们做些见不得光的事。幸好唐家和南宫家有同盟之谊,对这些妖人同样地不会容忍。”

张宏正眼睛一亮:“那就只要将此事上报唐家,他们自然会帮我们把那妖人给找出来解决了?”

“我如今便是唐家守卫副长,自然是要将这妖人的存在上报城主府,然后将之捉拿!如此给湖东城立下功劳,唐无忌城主便会允许我们在城中建立义舍庙宇了!”

说完这些,白玲虎就兴冲冲地朝前面走去,似乎是去和吴子健商议了。张宏正扭过头来对着吕宁笑说:“吕大哥,你看,根本就用不着我们去折腾。”

“没那么简单,这位白姑娘行事冲动,考虑欠周了。”吕宁长叹一口气,又闭上了眼睛。“那个妖人修为如此深厚,看起来又在湖东城这一带潜伏了不少时间,所谋岂能小了?旁的不说,预备的后手和退路就是不会少的。总之此事我们静观其变就好,千万不要牵扯进去。”

“吕大哥原来是担心这个。那现在不就好了,我们等着坐享其成就是。”张宏正一笑。虽然他的喜欢的行事方法和吕宁大相庭径,但是也知道吕宁的谨慎小心是有道理的,自己三个外来散修只是小虾米,随便一个风浪来就不知道会被卷到哪里去。现在有了济世教出面当然再好不过。

当重新看到湖东城的时候,已经入夜时分了。漆黑的夜色中,湖东城中散发出来的大大小小的灵石灯光芒异常地显眼,尤其是高高在上的城主府,最为明亮耀眼的灯火全数聚集在那一片,看起来宛如夜色中一颗璀璨无比的巨大宝石,远远望去让那些村民们的眼中不由得生出敬畏和膜拜之情。

进城,成为城中人。这是许多村民,乃至是乡镇中的人们一生的梦想。但这梦想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尤其是对于那些土生土长的乡野之民来说,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踏入那种代表了世家力量的雄伟建筑群中。随着走近城门口,前面的村民们看着那越来越接近,在视线中也显得越来越高大的建筑,那如小山一般高大的城墙和城门,还有城门口那相互交错耀眼的灵石灯,都不禁战战兢兢地放慢了脚步。

“站住了!你们这些乡野之民聚集在此想要干什么?”看到这样一群人扶老携幼的走来,守在城门口的守卫立刻便有两个走了上来,大声呵斥。

前面的村民慌忙站住了,在乡野人眼中,这些守卫是他们所能接触到的唯一代表了世家力量的存在,平日间不时来向他们收取税赋,敲诈勒索横征暴敛也是时而有之,是他们最为惧怕的人。

  “我要带他们入城。”白玲虎径直走了上去。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带上这样一群野人来湖东城闹事,原来是白副长啊。”一个守卫头目走了过来,正是之前勒索过周家的商队,还和白玲虎起过冲突的那个姓曾的什长。这什长脸上的神情满是讥嘲之意,目光肆无忌惮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白玲虎。“你还真是异想天开。就不怕这样做会让无忌大人觉得你身上沾染了这些野人的臭气么?”

  白玲虎却对这什长要挑衅滋事的姿态浑然不觉,只是一本正经地说道:“纵然是乡野之人,依然是唐家下属的领民,自然也是有资格入城的。何来闹事一说?”

从家规律法上来说,唐家的城池自然对唐家领民是来者不拒的,只是落到实处的时候却不会如此。守卫一般不会轻易允许这种在世家看来毫无价值的乡野之民进城去乱逛,而村民们真有要事要进城,也少不得必须得拿出些灵砂灵石的好处出来才行。

  “......你真要带这一群人入城?”那什长愣了愣,看了看畏畏缩缩地站在远处的村民们,想了想,脸上忽然浮现出一阵怪异的笑容。“白副长你应该知晓,我们唐家的规矩可和南宫家不一样,城中可不许有乞丐这种东西,更不许露宿街头。你若是坏了规矩,可别怪兄弟们不留情面......

  “我自然知晓。”白玲虎点头。“我会带他们去城中客栈。”

  “嘿,那我便替那些客栈多谢白副长慷慨解囊了。”曾什长怪声怪气地说了一声,转头对后面的守卫挥挥手。“放他们进去吧。今天晚上白副长可要大宴宾朋呢。”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打探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