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沮丧

  

这是一个由数十具尸体组合而成的怪物,从大体形状来看勉强可以称作是人形,有同样由尸体纠结成的四肢和躯干,并没有头颅,倒有些像是一个顽童随手用泥土捏制的泥偶,只是有着远超任何泥偶的体积和恐怖气息。

随着这个怪物的猛然站起,由腐烂尸体形成的泥浆朝四处溅射开来,白玲虎挥动铁尺在自己面前形成一片淡金色的盾形光幕,堪堪挡住了雨点一样的泥浆,张宏正则是在后退中早就有所防备,一个跳跃就闪到了吕宁和西望背后蹲下。这次是西望顶在了最前头,他手里还拿着那个木质锅盖,这是足有四尺之宽的圆形木板,用符咒加固之后绝对是值得信赖的盾牌,往前面一撑,就将蹲在后面的三人遮得严严实实。

反而是在远处的那些村民中,有几个被飞射的泥水给溅到了身上,这几人随即便一身不吭地软到在地,脸色发黑。

“好妖孽!”这一下白玲虎只看得目眦欲裂。面对这比她高大数倍的巨型怪物,寻常人只要看一眼就会吓得瘫软的恐怖尸骸,她居然一点都没显出害怕恐惧,反而大喝一声前冲跃起,高举铁尺,再度凝聚出金光巨锏狠狠砸下。

咚的一声闷响,金光巨锏重重地击在巨大尸怪那本来应该有个头颅的位置,砸出一个水缸大的坑,怪物身体上的残肢断骸如被砸中的稀泥一样乱飞,这金光巨锏显然是对着这阴邪鬼道的法术有着极为强烈的克制效果。只是这样的伤势相对于这巨大怪物的体积来说却不那么显眼,这尸体怪物毫无反应,顺势一挥手,还在半空中来不及落下的白玲虎就像是个布娃娃一样地被打飞了出去,旋即这怪物迈开大步就朝着吕宁张宏正这边走来。

如果说刚一开始张宏正和吕宁还有些侥幸想法,看到白玲虎被一击打飞那就再没有丝毫犹豫,三人一起扭头就跑。这样体积的怪物,如果是妖兽的话那就早已经超出了散修所能应付的范畴,应该丢给成建制的城镇守卫,或者是大家族的高阶修行者们才能对付,低阶的符咒和普通的攻击对这种东西都不过是挠痒痒一般。

隆隆的脚步声每一下都让地面微微颤动,这是至少二三十具尸体纠缠起来后的怪物,也就有二三十个人那么重,但它行动起来却也丝毫不慢,延伸出来腿部如同数个扭曲的人体搂抱在一起的诡异肉柱,随便一迈就有数丈之远,几步就追上了吕宁,抬起那肉柱般的巨足就踩了下去。

“小心!”张宏正飞奔中一直留意着身后,见状立刻双手推在吕宁和西望身上,同时借力,三人分别朝三个方向滚出去,躲开尸怪这一踩。

隆然声中,地面被踩出一个两尺多深的土坑,尸怪拔出脚来,几乎没有犹豫地又朝着吕宁追去。

“吕大哥,把那东西丢过来!”张宏正在另一个方向上跑出几步,这才转过来挥手。

吕宁拼命奔跑中勉强侧过身一挥手,一个木盒就飞向到张宏正那边,而正要伸脚踩下的尸怪也忽然一顿,伸手去抓这个木盒,但巨大的身躯让他慢了不止一拍,木盒最终是被张宏正一把抓在手中。

巨大尸怪身上看起来并没有眼睛,但似乎对于这个木盒的感觉非常敏锐,也对这个非常地执着,丢下几乎已经追上了的吕宁,转而对着张宏正跑去。

接过木盒之后张宏正立刻就埋头狂奔,他的速度比吕宁当然要快得多了,但相比尸怪的巨大步伐还是不如。尸怪几个大步追上了他,抬脚踩了下去,张宏正朝旁边猛地一扑,恰好躲过,然后钻进了旁边的一间村民的小屋中。

尸怪转身也冲向了小屋,以它的身高体积而言,村民的小屋就如同成人面前的小孩泥塑一样,没有起到任何地阻拦作用就被直接撞了个粉碎,尸怪双手双脚在里面乱踢乱打,泥块木板被打得粉碎四处乱飞,只是张宏正却宛如游鱼一样在他脚边一溜跑了出去。

尸怪再转身朝张宏正追去,张宏正这时候又已经钻进了另一边的一栋小屋之内。渔村中的所有平民此刻都已经聚集在了一起,正趁这个机会扶着伤患朝村外逃去,这些屋中都空无一人,现在就成了他的绝佳掩护,只要一钻进去尸怪就只能过来乱砸一通,而他却趁机又换了个方向逃出去。一时间轰隆声不停,只看到村民的屋子在尸怪的冲撞践踏之下不断破碎,张宏正则是在里面左冲右窜,几乎每一次都是险之又险地躲过尸怪的践踏。

“小张,这边!”当这边的小屋已经快要全部都变成废墟,张宏正要准备逃向其他地方的时候,吕宁在远处挥手高喊。张宏正没有丝毫犹豫,趁着尸怪将藏身的小屋踩得粉碎的时候窜出,朝着那边飞奔。

那边是一片空旷的空地,似乎并没什么可用躲避的地形,吕宁西望都站在那里,看着张宏正跑来,也是开始转身朝后跑去。

张宏正埋头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大速度朝那边狂奔而去,但身后传来的沉重脚步声和地面的震颤还是在很快地接近。吧嗒吧嗒,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水迹,前面奔跑着的吕宁和西望也放慢了脚步回过头来,张宏正心中忽然有所明悟,听着身后的沉重脚步节奏忽然一变,立刻朝前一个飞扑鱼跃出去,身后传来的强烈的破空声几乎是擦着他的脚后跟落下。

噗嗤的一声,尸怪的重重一踏踩破了地面,整只脚都深深地陷了进去。它身形顿了顿,想要重新站起来,但他刚刚才一动,就连脚下的地面也支撑不住了,整个身体都开始下陷,原来这一大片地方居然已是一片沼泽般的软泥,只有上面的一层还勉强维持着原本的泥地样子,它这样的重量一踏上来立刻便陷了下去。

因为巨大的体型和重量,尸怪下陷的速度极快,它固然反应也很快,马上就开始了挣扎,但双脚全都陷入了沼泽一般的稀泥里全无着力之处,越是挣扎越是往下陷,几个呼吸之后就只剩下了双手还在地上徒劳挥舞。

张宏正在地上几个翻滚爬了起来,满身的泥水和灰尘,看了看在泥泞中不停挣扎的尸怪,再转过身来看着不远处站定的吕宁大笑:“还是吕大哥有办法,这用来抓牛抓熊的套路用来对付这大家伙,果然是合适得很。”

“小张别大意,站过来些。”吕宁站在二三十丈外,对着张宏正招手。这地面的软泥陷阱正是他和西望两个弄出来的。鬼仙的引气境法术严格说来并不怎么强大,直接用以对敌的话杀伤力颇为有限,也就和一把威力大的火灵铳差不多,还当不得武道人仙手中的一把锋利快刀,但五行法术的巧妙之处自然不会局限在直接对敌上,只要运用得当,可以比一百把火灵铳都强,至少拿一百把火灵铳打在这尸怪身上最多只能当挠痒痒。

“还好这里刚好有几个水缸。”西望也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憨憨地笑了,指了指那软泥沼泽地边缘上被打破的几口水缸残骸,那是村民们放置在这里存水的,正好被他们用来当做制作泥地沼泽的水源。否则要先凝聚出足够的水来形成这样大一片沼泽泥泞,实在是超出他们两人的能力。

“还是吕大哥你拿着。”张宏正将一直抓在手中的木盒递回给吕宁。吕宁接过,重新小心地放入怀中系好。

“吕先生,多亏你了。”白玲虎捂着胳膊,从远处有些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刚才尸怪那一记猛击显然让这位少女道士受伤颇重,否则按照她的脾性,断然没有这时候才赶过来的。她走得近了,看了看泥泞中越陷越深,已经逐渐停止挣扎的尸怪,问:“吕先生可还有什么法子将这妖邪给彻底诛灭了?”

“这个我就没法了...”吕宁一脸的难色。能将这个巨大尸怪给困住就已经是他的能力极限,这还是因为这尸怪,或者说潜伏在尸怪中的那个怪人似乎并不会什么五行法术。实际上这种用引气境法术制成的泥泞陷阱一般是鬼仙用来对付熊或者野牛之类的大型野兽所用的,如果是妖兽,特别是接近于尸怪这样体型的妖兽,那天生的五行法术至少也是生法境之上,这种简单花招不可能有丝毫的作用。

...这妖邪,居然用这等邪祟妖法伤及无辜平民,绝对不能放过他......现在只有等师兄回来了...”白玲虎又是去瞪眼怒视着尸怪,咬牙切齿,也亏得她现在是受伤不轻,否则多半直接就举着铁尺上去趁机先猛打一轮再说。

...这东西怎么不动了?”张宏正一直留意着泥坑中的尸怪。这时候那尸怪的整个身体几乎都已经全部没入了泥泞里,只剩两条肉柱般的手臂还在高举着,也一动也不动了。虽然这东西明明就是数十具尸体纠结起来的怪物,但只看现在这模样,确实就如同真的是一个巨人淹死在了里面一样。

“莫不是藏身在里面那妖人是真的被淹死了?他藏身在这怪物里其实是留着有透气的地方,现在这泥水全部灌进去......”张宏正挠着脑袋,只能给眼前这怪物的情况找出这样一个解释。

“不管如何,既然我们都对这东西无计可施,那离开远一些的总是不错。”吕宁还是保持着一直以来的谨慎和冷静。“这泥坑毕竟是法术所制,这里的土质砂砾较多,渗水很快,最多一个时辰就会重新变回原本的模样,若是那妖人还留有余力,说不定就能逃出来。”

“嗯,吕先生说得也是。我们先去看看村民们如何了。”说到这里,白玲虎也冷静了下来。之前被活尸咬伤咬死的,还有被巨大尸怪溅出的尸水毒倒的,这小村中的人已是死伤过半,那边聚集在一起的哭喊和哀嚎就没停下来过。

白玲虎转身又是一瘸一拐地朝着村民聚集的那处走去,吕宁和西望也转身离开。张宏正跟着走了几步,忽然心中似乎有些不对劲,猛然扭回头来。

泥坑之上,那尸怪原本高举僵直不动的双手此刻已经无声无息地放了下来,并列在了一起,构成两只手臂的尸体重新纠缠扭曲成了一只更大更粗壮的肉柱。而现在这个肉柱正对准了他们。

原来藏身在里面的那个怪人并没有被淹死,甚至这个法术构筑的尸怪也并没有丧失行动力,逐渐地僵直不动,就是等着他们这样松懈下来的时候。

“小心!”张宏正的眼睛瞪大到了极点,声音因为太过急迫直接吼得破了音。

就在他出声吼叫的同时,嘭的一声巨响,那个由尸怪双手纠缠起来的尸柱脱离了泥坑中的躯体,断面中满天的黑气和尸骸碎片冲天而起,就像一个巨大的炮仗一样将那个尸柱炸得朝着吕宁和西望射去。

所幸张宏正回头看了这一眼,他总算勉强来得及扑过去一脚踢开西望,推开吕宁。但不幸的又是他推吕宁的那一把力道和角度都有些不够,吕宁依然还是被那尸柱给擦过了身体,他那一百多斤的躯体就像被人扔出去的稻草人一样旋转着高高飞起,连惨呼声都没有发出,就歪歪斜斜地栽倒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再也不动弹了。

“吕大哥!”张宏正惊怒交集。尸柱也和他擦身而过,只是没真正地擦中他,但他完全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恐怖巨力,也多亏不是正面击中吕宁,否则就是将他直接变作一团肉酱,而现在看来多半只是重伤,还不至于立死当场。

隆隆声中,尸柱越过他们之后在数十丈之外的地面上犁出一条十多丈长,足有数尺深的壕沟,然后才停了下来,那互相纠缠在一起的尸体又重新蠕动起来,几个呼吸之后,一个比之前小上一大圈,只是十来具尸体拼凑起来的怪异人形又重新站了起来。

“嘿嘿嘿嘿...”这次这个小号尸怪有了脑袋,正是之前那个魁梧怪人的,他那原本算得上很大的脑袋现在就在这尸怪的肩膀上却显得很小很怪异。虽然依然是一头乱糟糟的长发和浮肿发白的肌肉将五官大部分都遮挡住了,但还是能看得出来他很开心,他在笑。

他笑并不是因为将吕宁给撞飞了出去,他那由肢体扭曲构筑成的手上拿着一个东西,正是之前张宏正还给吕宁的那个存放怪异骨骼的木盒。原来尸柱撞飞吕宁的同时,藏身其中的怪人也乘机将这木盒给拿到了。

“这妖孽!”回过神来的白玲虎同样也是惊怒交集。她脚下一动似乎就想要扑上去,但随即又是一软半跪在地。

怪人的手一翻,肢体筋肉涌动中就将这木盒给淹没了。他看了看还站着的张宏正,半跪在地的白玲虎,还在爬起来的西望,掩盖在乱发下的眼光泛起一阵森寒。

“一堆垃圾,该死不死,偏要浪费我的时间。”怪人开口说出了自现身之后的唯一一句话,沙哑阴冷难听。然后他就迈动着脚步朝着张宏正冲了过去。

张宏正见状正转身要逃,忽然看见一道白光从远处跨空而来,直直地照射在怪人和他的尸骸身体上。伴随着这道白光,还有一声嘹亮的高唱。

“仙尊济世,大圣大慈,大悲大愿,普济十方,驱邪伏妖。”

白光照射下尸骸身体就如同被泼上了沸油一样发出嗤嗤的轻响,阵阵黑烟从上面浮现,然后又飞快地弥散在白光中,那些纠结在一起的尸体飞快地变得松软起来,大块大块地从尸骸怪人上脱落。

“且,算你们运气好。”怪人朝白光射来的方向瞥了一眼,惨白的脸上扭曲出一个狰狞的遗憾表情。这光芒对他的阴邪鬼道法术有着极为明显的克制作用,但似乎对他本人却没什么效果。他也不再朝张宏正冲去,而是转身朝着白光射来的反方向飞奔,虽然那尸骸的身躯上不断有融化般的肉块掉落,一时间却还是有着极强的力量来行动,很快地就冲出了那白光照射的范围,融入黑暗中不见了。

“师兄快追!别让那妖孽跑了!”白玲虎对着那白光照来的方向大喊。

并没人追来,传来的只有一声长叹。白光散去,一个人从那边疾步走来,那是个三十来岁,容颜俊朗的青年,一身灰白色的长袍,头上用根树枝随随便便地挽了个发髻,只是身量略矮,看起来比白玲虎足足矮了一个头。

“师妹,你又是任性胡来。怎么惹来这样厉害的妖人,波及无辜村民?”白袍矮个青年微带恼怒地瞪了白玲虎一眼,又快步走到草丛中,附身检查吕宁的伤势。看了看之后他点点头,伸手按在了吕宁的胸口和肩膀处一阵揉捏,然后闭眼轻声默诵,一阵白光就在他手上浮现出来,朝吕宁身上传递了过去。

“我......”白玲虎一张脸涨得通红,满是委屈和激愤,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憋了一阵,才转过来对着凑上来的张宏正说。“这是我师兄,吴子健。”

“见过行者。”张宏正连忙抱拳行礼。他自然能看得出这位青年就是济世教的光世行者,这是济世教中最受平民尊敬的职位,专门为人治病解难,所修行的法术也是基本归于医治解毒之类的,至于居然还能克制阴邪鬼道法术他也是第一次见。

白衣青年吴子健站了起来单手抚心躬身,用光世行者的特有礼节还了一礼,然后指了指吕宁说:“胸口和肩膀断了的骨头我已给他复位了,受创的内腑也已经制住了血,加上一道回春甘霖咒,多用些木灵砂,小心修养几日就没问题了。拿二十个灵石出来吧。”

“什么?”张宏正一窒。刚刚到嘴边的感激就卡在了那里。“怎么这么贵?”

济世教救治平民是不会收受报酬的,但如果是散修去疗伤的话,那多少会给些意思一下,但一般来说要价也不会太高,除非需要药草来辅助,一般也就是一两个灵石而已。这吴子健开口就是二十个灵石,简直有大敲竹杠的嫌疑。

“胸骨肩膀碎成了几十块,胃和肺部也几乎被震碎,若不是我出手,你们肯定把他救不回来。难道他的命连二十个灵石都不值?”吴子健的神情淡然自若,一点也不为自己的言行羞愧的样子,偏偏说出来的话确实也让张宏正无言以对。“还有,这灵石也不是给我的,是给这些村民的。就是因为你们引来了那个妖人,让这些无辜村民死伤。如今连村子都毁得差不多了,他们只有重新迁徙到其他地方去。二十个灵石说不定还不够。”

说完这些,吴子健转身快步朝着村民们聚集的地方而去,再不理会他们。张宏正和西望愣在原地,作声不得。白玲虎也站在那里闷着头一声不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之后忽然转过来对着张宏正说:“借五个灵石给我。”

张宏正瞪着她问:“你这又是搞什么名堂?”

白玲虎埋头叹了口气,颇为沮丧:“我想明白了。师兄说的没错,都是你们把那妖人引来的。不过是我把你们带到这里来的,所以我也有一半的责任,我这里只有十五个灵石,你借我五个,我也凑足二十个赔给他们。”

张宏正盯着女道士看了半晌,才闷声回答:“我也没有五个灵石。一个都没有。”

“那你向吕先生和西望借。”白玲虎说得理所当然。“我和他们不是很熟。”

“我也和你不是很熟。”

“我这里有,我这里有。”一旁的西望却是马上主动拿出怀中的口袋,摸出二十五颗灵石来递给白玲虎。白玲虎接过,却是连谢字也没说一声,直接就转身走向吴子健那边去了。

 “这真是......”张宏正摇头,虽然确实是被人救了,但却没有什么轻松的感觉,反而是一股闷气塞在胸口。

“呜......”肥猫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走到张宏正旁边,嘴里衔着一条大鱼。

“你这家伙,我们这边差点连命也丢了,你还有闲暇去摸鱼?”张宏正蹲下恼怒地揉起了肥猫身上的肥肉。“你刚才怎么不来帮忙?提醒提醒也是好的啊。”

“小张你别说笑了,猫怎么能来帮忙?我们还是先把吕大哥扶到那边去吧.....”西望在旁边叹气。他现在的心情确实是沮丧之极,原本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开口的,这时候也带着些发泄似的发起了牢骚。“虽然总算是保住了命,但连委托的货物也被抢了,押在老于头那里的灵石是拿不回来了,那可是吕大哥的全部身家....而且那些货主多半还要找我们的麻烦。坏了名声,今后大概也没人再找我们帮忙了...

张宏正冷着脸默然了一会,才开口说:“别说那些丧气话。被抢走了,去抢回来不就行了?”

“抢回来?怎么抢回来?”西望瞪大了眼。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森罗殿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