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尸怪

  

嘭的一下,张宏正整个人都飞了出去,落在了活尸群中。

“小张!”门后的吕宁惊叫。他们虽然紧闭着木门,但都通过门缝注意着门外的情况,眼看这一幕顿时大惊。

击飞张宏正的是一个看起来分外魁梧的身影,不管是身躯还是手臂都几乎又寻常人的两倍宽大,这个身影一直夹杂在活尸中,同样地衣衫褴褛同样地行动迟缓蹒跚,看起来和其他的活尸并没什么区别,但现在谁都看出来了,这绝不是个真正的活尸。

击飞张宏正之后,这个身影的动作顿时轻快了起来。淡淡的月光下,依稀能看出这个身影比普通人高壮上整整一圈,头发如水草一样搭在脸上将大部分五官都遮住,皮肤呈现出死人特有的惨白还有浮肿,但此刻他的举止完全和其他活尸区别了开来,他打了个手势,附近所有的活尸立刻齐齐转身,朝着吕宁藏身的木屋而去。之前表现得如同蛆虫一样只凭简单本能行动的活尸,此刻表现得就像久经训练的行伍一样,听从号令整齐划一,连原本要去撕扯张宏正的活尸都马上起身,对地上的张宏正不屑一顾。

没有了周围活尸的压制,但躺在地上的张宏正也没有丝毫动弹的迹象,只有一层若有若无的黑色雾气在他身体上旋绕。

附近所有的活尸都聚集在了小屋前,如同得到了齐声命令一般地朝着木门,窗户甚至墙壁撞去拍去,发出的轰然声音就像狂潮一样此起彼伏。但是那只是木板和黄泥构筑的小屋此刻居然就像是礁石一样,任凭潮水的拍击却是巍然不动,连那只是几片薄木板拼凑成的窗户也坚固无比,好像和整个房屋都完全融为了一体。

站在活尸后的那个魁梧身影皱了皱眉,他大概能猜出这是那躲在里面的两个鬼仙用五行法术做了手脚。之前闹出的动静不小,让这两个鬼仙有了充足的准备时间,这些散修虽然修为不高,但实战经验却是极为丰富,借助地利来防御还真的让这些低级活尸一时间无可奈何。

魁梧身影摊开双手,口中喃喃念诵一些含混不清的话语,最外围的一圈活尸中有五六个忽然停止了动作,然后他们那原本就已经腐烂了的躯体骤然开始软化变形,就像瞬间将腐烂的速度加快了几百倍一样,呼吸之间就成为了一滩烂泥和骨骼混合的东西,一阵阵的黑气从这些烂泥中升腾而起,汇聚到魁梧身影的双手之上。

魁梧身影上前双手一伸,将手中的黑气按在了两具活尸上,两具活尸的躯体立刻就像充了气一样地膨胀起来,活尸的动作也不再缓慢蹒跚,而是像发酒疯的壮汉一样抡起拳头朝着小屋的房门猛砸。

魁梧身影再度摊开双手,又有五六具尸体瘫软腐败了下去,和刚才的过程一样,在他故技重施之下又有两具活尸变得巨大暴躁了起来。当他将这个方法重复了四次之后,围在小屋边的活尸就只剩下了十只,但个个都粗壮了一大圈。这些活尸也不再胡乱捶打小屋的门窗,而是整齐地后退几步,然后一起发力朝着小屋撞去。

咚的一声巨响,之前一直稳若坚石的小屋在这合力撞击下微微摇晃了一下,门窗,墙壁都迸裂出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痕,只是在内中符咒的影响下还是勉力地结合在一起。

魁梧身影那张被乱发遮挡的脸笑了笑,这些散修再是舍得符咒,毕竟只是动念引气阶段的法术,只要把这个乌龟壳给掀开,他有的是法子炮制里面的那两个家伙。他微微摆了摆手,那十个巨大活尸又齐齐后退,然后齐齐迈步朝着小屋冲撞过去。

轰的一声在魁梧身影的耳朵里响起,不过却不是那小屋被撞倒的响动,而是从他后腰上传来的,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巨大的撞击和疼痛,这力量让他整个人都向前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一下扑在一只正在前冲的活尸上,活尸并没理会这个操控者,只是带着他一起撞向了小屋。

就像满是裂痕的瓦罐,这小屋再也经不起十具活尸的齐力一撞,发出一声呻吟般的碎裂声就整个地垮塌下来,十具活尸还有扑在背后的那个魁梧身影一起冲进了小屋的废墟中,然而就在下一瞬间,一团巨大的火光从小屋废墟中炸开,巨大的声响和火光气浪中,刚刚冲进去的活尸全部被炸得重新又飞了出来,被气浪撕裂的肢体内脏像是被爆竹炸开的纸屑一样飞得到处都是。

“哈哈!吕大哥还真舍得!”看着火光爆炸中乱飞的尸体,张宏正忍不住哈哈大笑。刚才就是他在背后的偷袭一击把那个魁梧身影给打了出去,一起裹进了这小屋中吕宁设下的陷阱里。

那魁梧身影将张宏正一掌打倒之后再没来过问,那自然是对自己的那一掌有绝对的信心。事实上确实也是如此,那一掌直接带来的伤害并不重,在张宏正下意识地内劲反震和卸力之下只是震得他一阵气血翻涌地难受,内腑没却受到重击,只是那一掌随之而来的一股怪异气息却侵入体内。这些怪异气息似有形似无形,顺着经脉气血而上,将所接触到的一切生机都同化腐朽,简直就像是往血肉肌理中注入了一大桶阴沟臭水一样,而且这气息还不止侵入身体,连脑海意识中都被浸染了,张宏正挨了那一掌之后一两息中就感觉全身僵硬麻木,再过一两息之后就连意识都开始模糊了起来。

最终还是初入神仙道的雷法起了作用,随着他的气息鼓动,那股被天雷强行灌入体内的雷电之力也随之游走,这股诡异的气息也被渐渐驱散。张宏正花了十来息的时间才能自己慢慢爬起,那魁梧身影正在专心调用黑气操控活尸,完全没预料到张宏正居然能自己解开那黑气的束缚,被他从背后一记猛击,一起和活尸撞进了吕宁的陷阱中去。

不远处的地面涌动,原本踏实的泥地变得好像沙子一样的松散,然后被下面冒出来的人给顶开。一个人就像是土拨鼠一样从地上钻了出来,正是吕宁,然后他俯身伸手从地下把西望一起给扯了出来。

看到涌入渔村中的那些活尸,吕宁哪里还猜不到对方肯定就是冲着那块纳法提家的怪异货物而来的,利用符咒固守那个小屋看起来是不错,但真要死守又成了瓮中之鳖,于是在除了加固小屋之外还设下了爆裂符咒,还用法术软化地面弄出一个简易的地道来逃跑。眼看那魁梧怪人指挥巨大活尸即将破屋而入,他立刻和西望将所有的爆裂符咒全数用在了木屋上当做陷阱,自己拉着西望一起钻入了地道。这一下累积了十多张爆裂符咒,若论威能比生法境的法术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直接便将这些活尸一口气地炸飞出去。

“小张,原来你没事,那就好。”小屋残骸燃烧的火光中,吕宁的脸色却不大好看,刚才那一下他几乎将这段时间所积累的所有爆裂符咒都用了出去,就算只以成本而论,这都是一笔不小的花销,至少二三十个灵石是跑不掉了。他摇头连连叹气,也看不出到底是喜是忧。“想不到还真有这种阴邪鬼道的修行者,看来前晚的事就定是他在搞鬼了。”

“留心些,那家伙说不定还没死...”虽然偷袭得手,但张宏正也并没怎么放松,只凭刚才挨了的一掌,还有他从背后偷袭时击中感觉到对方下意识的反震和卸力,张宏正就知道这魁梧怪人的武道修为并不比他差,而对方显然还是更精修阴邪鬼道才是。

果然,张宏正的话音未落,就看到那些被炸飞的身影中有四五个都重新站了起来,其中正有那个魁梧怪人。只是这怪人的情况看起来也不怎么好,身上的一些皮肉居然在一块块地掉落下来。

“不知阁下是何人?为何要和我们几人纠缠不休?”吕宁对着这怪人遥遥一拱手。既然对方已经现了身,那至少也想要套出些话来。“若是阁下有什么所求,不妨说说看,大家行走江湖都只是为了混上一口饭吃,何必弄得你死我活。”

但是这魁梧怪人好像并没和他们说话的意思,低头发出一阵怪异的笑声,挥了挥手,那几个同样站起来的壮硕活尸就朝着张宏正和吕宁三人扑来。刚才的爆炸确实威力不凡,即便是湖东城那种训练有素的守卫被近距离炸中了也要非死即伤,但对这些原本就已经死了的活尸却没什么太大的作用,有几个手脚被炸断了的,还有双脚腰身都被炸没了的,依然是地上奋不顾身地拼命爬来。

“妖邪受死!”一声厉喝响起,然后就是一道人影从远处疾驰而来。明明这道人影只是个身材偏纤细高挑的女子,明明只是徒步奔来,却奔出了一骑闯阵,万人莫敌的气势。

这自然是一直在另一边救护村民的白玲虎,刚才的巨大爆炸也将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发现站在活尸中的那个魁梧怪人极有可能就是操控这些活尸的真正凶手,便立刻转身猛冲而来。还在半途,她手中那把铁尺就高举过头顶,金色的光芒闪烁,那把金光巨锏又浮现出来。

这魁梧怪人似乎也有些被白玲虎冲来的气势给吓到了,手势微摆,那些原本要朝着张宏正三人而去的活尸齐齐转身,反而对着白玲虎冲去。白玲虎不避不让,只是高举金光巨锏斜劈而下。

噗嗤一声闷响,一个活尸被金光巨锏生生砸得支离破碎,第二个则是被拦腰断为两截,然后余势未竭地将第三个活尸的双腿砸得像是干榨菜一样,这金光凝聚出的武器才消散。但是周围的其他活尸并没对同伴的惨状有丝毫的反应,依然发疯一样地朝着白玲虎扑去,白玲虎怡然不惧,没有了金光巨锏的铁尺依然一击将一个活尸的头颅给砸碎,另外一脚将一个活尸给踢飞,只是这样一来却还是被周围残余的几个活尸缠住了。

另一边,张宏正和吕宁原本还提防着那个指挥活尸的魁梧怪人,毕竟就算没有了活尸,这也应该是个极强的对手,但魁梧怪人却不再理会他们,反而转身就跑。这让三人反而愣在原地。

“别想跑!”吕宁和西望还不敢追上,张宏正却是微微发愣之后立刻追了上去。

不知是不是在之前的爆炸中受了伤,魁梧怪人的速度不算快,张宏正几个大步就已经追上了不少距离,但这时候那怪人忽然回过身来,伸手一扯居然就从自己的胳膊上扯下了一大块肉来,然后挥手一扔,这块带着褐色脓汁的血肉就朝着张宏正迎面飞来。

魁梧怪人转身的时候张宏正就放缓了脚步,他也没真想凭着一己之力来把这怪人给捉住,只是想着缠上去等白玲虎和吕宁上来帮忙而已,眼看这恶心怪异的暗器袭来,他连遮挡都不敢,连忙一个弯腰后仰翻滚在地。那团血肉几乎是擦着他的脸飞了过去,一股比周围的尸臭还浓郁了几百倍的怪异恶臭传入鼻端,差点没把他熏昏了过去。

张宏正从地上爬起,这怪人又已经跑出了好一段距离,他立刻又是拔腿追上,只是有了刚才的教训,他也不敢追得太紧,只是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只是再跑了几步,他就发觉有些不对,这怪人并不是朝着渔村外跑去的,而是朝着前面的那一群活尸。

那一群活尸之前被白玲虎在其中的一阵冲杀,把村民抢救出来不少,不过除了最初被砸成肉酱的几个,其他活尸都没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这时候他们似乎听到了无形的指令一般,丢下了村民而是朝着魁梧怪人这里走来。魁梧怪人脚下不停,冲到这些活尸面前就是一个鱼跃飞扑,就像遇见多年不见的亲人一样,张开双手冲入了他们的怀抱中。活尸立刻围拢起来,里三层外三层地将他簇拥在其中。

张宏正停下了脚步,站在十来丈外看着这群涌动的活尸。怪人的身影已经完全陷入在尸群里看不见了,除了在后面缠住白玲虎的几只之外,整个村子中所有的活尸都聚集了过来。无论是能走的还是只能在地上爬的,都像是受到了致命诱惑的蛆虫一样疯狂地涌来,在外面围上还不满足,还在互相攀爬,不一会这上百只活尸就层层叠叠地累积在了一起,成为了一座尸体的小山,只是所有的尸体又都在无声地蠕动着,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恶臭,简直就像一堆巨大的有无数蛆虫涌动的大便。

“这个......”张宏正简直是看得目瞪口呆。就算曾经见过的所有妖兽加起来,都没有面前这一幕所给人的冲击大,这根本就是超越了生灵本质的邪祟异变。

很快地,白玲虎就将缠着她的那几个活尸一一用铁尺打得粉碎,和吕宁西望两人一起赶了过来,看着面前这不断涌动的尸山,他们也是震惊非常。

相比于吕宁和西望的不知所措,白玲虎这位少女道士的震惊就只维持了一眨眼,旋即她就怒喝一声,冲上前去高举铁尺,狠狠砸向这团巨大的蠕动尸团。

金色的光芒巨锏再次在铁尺上浮现,将堆积在一起的四五个尸体砸得粉碎,只是这对于由上百具尸体累积在一起的尸堆不过是小小的一角罢了。这铁尺上的金光巨锏似乎也有使用的限制,白玲虎挥出这一击之后就没能再用出来,只是单纯以铁尺继续在尸堆上猛敲猛打,这样自然更是没什么效果,十数息之后她就自己气喘吁吁地退了下来。

“那妖人就是藏身在这些尸体之中?”白玲虎喘着气,额上的汗珠迎着火光闪闪发亮,脸色也比平常红润许多,看起来居然比平日冷峻的模样多出几分娇艳之色。从一开始她就直冲出去一直不停地在活尸中横冲直撞,全力以赴地猛冲猛打,这几乎一刻钟下来体力再好也该累了。

...你就不会在动手之前问问?”张宏正对她的问题颇有些无语。这位少女道士平日看起来只是有些迂腐呆板,这一打起来却是勇猛无比,甚至说是鲁莽也可以。

...这妖人到底想要干什么...?”白玲虎却是根本都没有在意张宏正的嘲讽之意,只要看到这些妖邪之物,感受到这些恶臭,一种源自精神深处的本能厌恶就强烈地升起,只要还有一分力气在,她就恨不得将这些东西给全数砸烂消灭。

...我觉得暂时先躲一下的好......”张宏正看着不断蠕动的尸山,本能地就觉得有些不妙,脚下已经开始后退。这东西现在既像是一团布满了蛆的肉团,又有些像是正孕育着什么的虫蛹。吕宁和西望则是根本就没走过来,之前一看到这诡异的东西,本来就小心谨慎的他们就站住了脚,小心翼翼地站在数十丈外看着。

“何须畏惧这等妖邪之物...”白玲虎却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咬牙切齿地狠狠看着这堆巨大的尸堆,好像恨不得要用眼光来将之碾成肉泥。

“白姑娘,你不畏惧不躲避,最好让那些村民去躲一下。”张宏正忍不住出声提醒。“这家伙好像正在准备什么厉害邪法,我们倒还好,如果那些普通人被波及了怎么办?”

“嗯,也对。”白玲虎这才醒悟过来,转身而去。之前她从活尸口中拖救回来不少村民,也指挥其他奋起抵挡的村民一起依托着一栋坚实些的屋子抵挡活尸,这时候所有的活尸都来了这边,村民正在乱哄哄地救治伤者。

正当白玲虎走出几步,那座小山一般的尸堆忽然开始了塌陷,就像腐败速度加快了几百倍一样,最外层的尸体飞快地腐朽崩解化作黑色的臭水流下,尸堆的体积也在飞快地缩小。白玲虎似有所觉,猛然转过身来,就看见一具足有两三丈高的巨大身躯从这尸堆中猛然站起,黑色的污水和臭气熏天的腐败烂泥如暴雨一般朝四周飞溅开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沮丧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