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集市

  

“通天湖原本只是由隙渊经雨水溪流汇聚而成,不通地脉五行凋零,其中只有一些寻常的鱼虾,后来唐家人打通了一条通往外海的运河,引来海水倒灌,联通了地脉,然后在其中开始慢慢养殖灵贝。他们严守外海河口,不让强有力的妖兽进入,千年下来这通天湖中的灵贝便成了唐家的一项重要产出,湖东城守着通天湖中最大的几处贝场,据说每年产出的只论灵石都有数百上千万之多,更别说还有贝壳和其他鱼获之类的了。因此这湖东城的兴旺在唐家也是数得着的。”

  走入这湖东城中,所见的景象又和在城外完全不同,周围的建筑尽皆高大雄壮,街道宽阔洁净,尤其是远处在城中央矗立的城主府,简直是犹如山峦一般高大耸立。行走在街边路旁的无论是平民还是世家制御下的修行者们,都有种和其他地方的人完全不一样的神采,居住在这样的雄城之中,让人感觉自我渺小的同时也让人感觉心安。

  吕宁此刻的心情似乎也和进城之前的惴惴不安不同了,虽然四周还是有守卫的看守押送,却还有心情给张宏正和西望两人讲解这湖东城的来历和情况。

  “嘿,该不会他们以为我们在高处俯瞰,是觊觎他们的灵贝想来偷盗什么的吧?”张宏正笑了笑,神色有些诡异。“一年数百万灵石...我记得我们出发之前单宁城有人将亲兄弟一家杀了个干净,也就只是为了二十来颗灵石罢了。”

  “我们不过三个过路的散修,哪有胆子觊觎唐家的东西。这说出来就算唐家自己也不信。”吕宁苦笑。旋即又看了一眼前面带领着守卫的女道士。“我看多半是那位济世教的女道长自己多事。不过这些不关我们的事,济世教不管和唐家有什么勾连,也不是我们能管得着的。小张你也千万莫要多事。”

  “我能多什么事。”张宏正一笑。忽然肩膀上感觉一重,脸庞便传来一阵毛茸茸的温热感,原来是肥猫跳了上来。这肥猫一直跟在他们身边,这时候似乎走得累了,干脆跳到了他的肩膀上来。

  照理来说,这种身有嫌疑的外来者应该是带到城中的卫戊所审查盘问,但少女道士带着守卫却是把张宏正三人带到了城边沿上的一处稍显喧闹凌乱的空地上,这里四周都是粗糙搭建的临时建筑,还有林立帐篷,旁边是带着世家徽章的车队马匹,赫然是一处集市。

  少女道士张望了一下,然后向着一个衣衫华贵,正和几个商队中人交谈着的胖子走去。她对着胖子施了一礼,然后指着张宏正三人说了些什么,胖子就带着几个随从跟着她一起走了过来。

  “如今凌统领不在,这位湖东城管事方朗卓负责集市和贝场,你们三个是何来历,为何要在高处窥伺贝场,来此湖东城有什么意图,皆要向方管事细细禀明。”少女道士一板一眼地伸手介绍,随后就在一旁负手而立。她身量在女子中来说颇高,比吕宁都高出半个头来,和张宏正仿佛,这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居然很有些迫人的气势。

  “方总管。”吕宁立刻对这胖子恭恭敬敬地拱手为礼。这虽然不是唐家人,但城中管事一职肯定是只有城主的心腹才能担任,对他们这些散修来说依然是不得了的大人物,这称呼一声总管就是恭维。

  这叫方朗卓的胖子嗯了一声。他有着一张大饼脸,圆滚滚的鼻头,下面是一撇细长的八字胡,看起来满面笑容,似乎是和之前和那几个商队中人交谈的客套表情还没有来得及褪下来,也好像是习惯了随时保持这样的笑容,但是眼神中那种冷淡和不耐烦却是很明显的。

  吕宁把早已准备好的三人的身符文书铁牌给拿出来,双手奉上,说:“我们三人是从南宫领而来,前往纳法提领,途经通天湖,因为路程紧急,所以用了非常手段想从湖上滑行而过,绝非有意窥伺湖东城。”

  这位方管事并不动,他身后的一名面皮白净的年轻随从上来将铁牌从吕宁手中拿起送到他面前。等到这时候,吕宁才又补充说了一句:“大约半月前唐无稽大人也曾见过我们,还给了我们几粒灵晶以资路费。”

  方朗卓原本只是笑眯眯懒洋洋地扫了铁牌一眼,听了这话立刻一怔,这才伸手拿起铁牌仔细看了看,讶然问:“唐无稽大人?你们不是从南宫领过来么?怎么能遇见西风城的唐无稽大人?”

  吕宁淡淡说道:“我们是在清河镇中遭遇了些变故,帮当地镇守捉了个妖人。之后唐无稽大人闻讯赶来,因此才能得见一面。唐无稽大人慷慨大方,风范高雅,令我们没齿难忘。”

  方朗卓顿了顿,眯着的眼睛抖动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好像一下变得鲜活了起来,说:“既然如此,那这定然是没什么问题了。白道士只是职责所在,不得不请你们三位过来分说清楚......

  一旁的少女道士忽然开口打断:“我还未曾得祭酒大人封敕,还不算真正的威仪道士,方管事叫我名字即可。”

  “呵呵,这位白玲虎姑娘做事就是一板一眼地太过于认真。”方朗卓拍拍头,笑得更欢快了。“其实三位只是途经我们湖东城在空中看了两眼罢了,连城都没入,算得什么事?她却非要带人前去探查,还要将你们强行带来。南宫家出来的义士散修,哪里会是作奸犯科之辈?大概是这位白姑娘从城主大人那里新领了守卫副长一职,一心想要做出些成绩来。几位还请见谅。”

  少女道士面无表情,只是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这位方管事上前亲手将文书铁牌交还给了吕宁,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是亲热地说:“这几日正是我们湖东城的四方集会,几位难得来这湖东城,不妨就在这里住上几日,看看我们唐家领地的风貌再上路也不迟啊。下来我就叫那边的客栈备上三间上房还有酒水吃食,算是替白姑娘赔罪了。若是去坊市买卖,报我的名字,定然给足了优惠!”

  吕宁抱拳一礼,依然是不温不火地淡淡道:“赔罪不敢当,那多谢方总管了。”

  后面的张宏正没说话,却早已经忍不住喜动颜色,面浮笑容。看来这趟进城来是赚到了,风餐露宿这么久,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他这辈子可还没住过什么客栈上房,更别说还有免费的酒水吃食,不吃个痛快再包上些在路上去吃,都对不住这唐家大城每年上千万的灵石收入。

  “行,那便如此吧,我老方这边也还有事,就不陪三位了。”这位方总管自然是大忙人,表完了态,说完这些客套之后便带着随从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周围的守卫也都跟着散去,包括那叫白玲虎的少女道士,站在不远处看了他们一阵,似乎有些想上来和他们说什么,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眼看周围的无关外人都走开了,张宏正才终于按捺不住跳上前来一拍吕宁的肩膀:“不愧是吕大哥,这般举重若轻地一提,那胖子不仅不敢和我们为难,还要乖乖请我们吃饭喝酒住店。”

  “那也只是因为我们毕竟只是无关轻重的过路散修,不清楚唐无稽到底是何心意,那位总管大人也不敢拂了唐家大人的面子。”吕宁微微一笑,虽然是故作轻松,但也能明显感觉出他的自得之情。“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这湖东城集市休息一天,正好补充一下制符的材料,也可换些灵石。”

  “行,那吕大哥和西望去看材料,我就到处逛逛后去客栈吃饭吧...”张宏正身上既无多余的灵石,也没什么要买的,更没修鬼仙道不会制符,也就不想跟着吕宁西望一起去。

  吕宁点头:“那就一个时辰后在那位方总管所定的那客栈那里汇合把。”

  和吕宁西望分开,张宏正就在这集市中开始闲逛起来。肥猫也继续蹲在他肩膀上,远远看起来好像他肩膀上另外长出一个肉球脑袋来。这造型虽然还是有些怪异,但散修中什么样的怪胎都有,旁人多看两眼也就罢了。

  这集市虽然只是湖东城的一隅,其实也相当不小,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家族商队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各处,他们前来湖东城主要为了这通天湖里的如灵贝之类的特色产出,不过也在贩卖自家的东西,每个商队面前都用法术弄出个石台,上面摆满了各自领地中的出产。张宏正也没什么想要买的,就只是在摊位之间乱逛。

  这些商队的摊位上除了贩卖得有各种制符材料之外,也还有一些家族自制的丹药。相比制符材料大都是各形各样的妖兽器官,爪牙,鳞甲什么的,要让鬼仙修士拿回去自己研磨萃取,丹药则都是炼制好了的,盛在光洁的玉瓶或者是琉璃瓶中,一看起来就十分高端。各家拿出来售卖的药也各自不同,有不少都是各家的独门配方,用以解毒的,用以强壮筋骨的,用以提升气血的,用以疗伤的应有尽有。

  张宏正基本上都在这些摊子前走来走去,看着各种玉瓶中的丹药,还有下方说明药效的文字嘴里啧啧有声。这些丹药看似效果诱人但价格也不菲,一瓶至少也要几十个灵石去了,基本上都是只有世家制御下的修行者才会购买,散修在野外受了伤中了毒大多都是硬撑着去找济世教的光世行者,而至于那些强健筋骨壮大气血辅助人仙武道修炼的,散修连修炼的灵石都得精打细算,怎么可能用在这些上。

  至于张宏正,当然更不会花几十上百的灵石去买这些东西,而且听说炼制丹药的时候也是用了妖兽肉作为材料的,他平常也没少吃那玩意。对这些东西看看过过眼瘾也就罢了。而石台前售卖丹药的商队守卫也对他这种穷鬼散修见得多了,连招呼都懒得招呼,多是翻个白眼,最多朝他肩膀上打盹的肥猫看上两眼。

  逛了一圈,张宏正忽然看到了之前在城门和守卫起争执的那个小家族商队,这商队也是刚才在集市中找到一小块地盘,那个被喷了一身血的年轻首领手一挥,一个石台就拔地而起,几个杂役正在把一把一把的武器摆到上面去。看起来这家人居然是个少见的武器贩子。

  张宏正走过去,拿起石台上的一把长刀看看,顿时眼前一亮。这刀纹理细腻,刀身修长,手指在刀上轻轻一触就感觉到一股浸人的冷意,刀柄处缠着的似乎是石膏羊的皮毛,手感极好,而且即便浸透了鲜血也绝不会滑手,算是张宏正迄今为止摸到过的最好的武器,比起之前抢夺过田不周那老怪物的刀至少好了几个层次。

  “我周家的战刀皆是以寒铁精炼,内镶金行灵晶,外篆符文,由生法境的鬼仙道修士凝练天地元气千锤百打而成,在唐家纳法提家这一带都是小有名气。”

  旁边的年轻首领开口说道。他此刻身上已经没有了血污,显然是用法术清理过了,只是神色间还是有些低沉阴郁,虽然是介绍自家的武器,语气间也提不起什么精神来。

  “确实是好刀。怎么卖的?”张宏正点头,口中啧啧有声。他其实早就想要一把武器,赤手空拳无论是对妖兽还是对手持武器的敌人都太吃亏,只是他没学过什么使用武器的招法套路,也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

  “你手上那把是精制上品,正面斩杀三阶金行妖兽不在话下,一般是给守卫副长以上用的,二十晶。”年轻首领语调平淡声音无力,听在张宏正耳朵里却是震得人头晕。那年轻人也看出张宏正不大像是个富裕的,顿了顿又说。“也有普通一些的,五晶。”

  张宏正咧嘴吐了吐舌头,把刀放回了石台。果然这种给世家修行者准备的东西不是普通散修所能用的,也许有些身家富裕的散修能买把普通的制式武器,但张宏正觉得能买得起这种武器的,亲自上阵搏杀的时候大概不会多。

  看到张宏正的模样,年轻人本来就阴郁的神情再阴郁了几分,开门生意就碰到个穷鬼散修显然不是个好兆头,不过也难得他教养不错,只是冷冷翻了翻白眼并不多说什么。

  “这位小哥,买不起刀没关系,来看看我这灵贝肉如何,今天中午才捞出来的,吃了强身健体旺盛气血,修行起来事半功倍一天一个新境界!”

  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招呼起张宏正来,张宏正转头一看,原来是在两家的石台中间有个地摊,守摊的是个面容丑陋的单手汉子,正在一脸怪笑地招呼他。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章:白玲虎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