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人道金律

  

收拾起地上残余的灵石,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张宏正回到了篝火之前,看到吕宁和西望也结束了修炼。

  这时候睡觉似乎还有些早,一路上他们都是紧赶慢赶,现在这终于有了个难得的空闲,三人都不禁放松了心情闲聊起来。西望就说:“不知道那湖东城可有什么特产?既然准备了要进城,那么干脆便买些特产,顺道带去纳法提领中也能赚上一些。”

  走私货的散修一般只是在乡镇歇脚,是不大愿意进入大城的,主要是大城的盘查严格,若是一个没打点妥当就有可能会被强行征收灵石作为税款,而且大城市中的住宿饮食等等也往往是乡镇中的数倍。但大城有世家先天之上的高阶修仙者作为城主坐镇,城中铺设法阵,麾下有世家修行者管理俗务,一应设施俱全,却又有寻常乡镇完全无法企及的便利。可以让人尽情安心休息不用说,还有充沛的物资可以随意补充,所以散修再是不愿意,某些时候还是要去大城里去走上一遭,比如马匹和陀兽这种东西一般的乡镇就算有,也绝不会出售给外来的散修的。而既然进入了大城,那么顺带买上一些当地的特产去其他地方小赚上一些,那也是应有之意。

  吕宁对此显然也是同意,点点头想了想说:“这湖东城出产这湖中的灵贝。我记得这是唐家培育的特产。灵贝中除了孕育水行灵石之外,贝壳也是绘制符咒的材料之一。”

  “哦,那这城中置换店中兑换水行灵石的价格定然不错,正好我们在那山洞中取出的以金行和土行灵石居多,十个金行灵石应该能换十一二个水行灵石才是。我记得单宁城那边,十个水行灵石却是可以换到十一个木行灵石,我们可以尽量换得多一些,等回去之后......

  说到可以这样安安稳稳地赚灵石,连一向木讷的西望都有些激动起来,眼中放着光,表情也比平常生动了许多。灵砂灵石到处都在出产,但所产的类型偏向却是不同的,如果是矿中所产那就以土行金行居多,唐家这种在灵贝中获取的自然基本都是水行灵石,但用灵石来修炼或者布置法阵的时候却都必须有固定的类型,所以各个地方的五行灵石相互兑换的比例也是不大一样的,出远门的散修自然会顺道兑换上一些赚取个差价。

  不过这说来简单,但其实几乎没有人特意去做这个。灵石出产差异明显的地方自然就隔得相当远,一来一去路上耽搁的时间,还有所冒的风险也是不小,像是他们这样即便以两百多灵石全部用来当做本钱,在散修来说算得上大手笔了,置换成湖东城的水行灵石后回到南宫领去置换回来,所赚的不过三四十个灵石罢了,而他们在路上至少也要耽搁几个月,之前连同伴也折损了两个,自己的命也差点丢了。所以这事也就只能是出远门的时候顺手为之。

  “赚石好比针挑土,用石好比水推沙啊......”想了想这赚灵石的艰难,而这一路上三人修炼所耗的灵石早就不止这能赚到的数目,张宏正也是忍不住摇头叹气,吐出一句在散修间流传甚广的俗话来。

  “哈哈,修行本就如此,哪里有不需要灵石的。”吕宁却是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辛苦,摇头笑道。“小张你也莫要埋怨,能用灵石修炼对我们修行者来说便是三神的恩赐。若是像那田不周一般,资质所限在修行之道上走到了尽头,那时候拿再多灵石去浪费也是无用。”

  “呵,那倒是。”张宏正点头。虽说理论上来讲修行之道永无止境,资质差一些也就是进境会慢而已,只要持之以恒终究会有所精进,但人之寿命只有短短数十载,再是如何修炼和保养也最多不过百岁出头而已。只有迈入了先天境界,才会超越本来的凡俗肉身,至少也有两百多年的寿命,听说有些大世家的家主和长老可都是寿近千年的老怪物了。只凭这一点,就让无数修行者对修行之道趋之若鹜,也难怪田不周那老鬼疯了一样地妄想用人命来填自己的修为门槛,只为最后能有突破境界的机会。

  “对了。那老鬼当真能以人的精血为食,我亲眼看到他还真能用旁人的血肉来疗伤,怎么会有这样邪门的功法?简直将人变得与妖兽一样。”想到当日那个老怪物的情形,张宏正忍不住问。他不止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人,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邪门的修炼功法,想到居然可以以吃人来提升修为,就让人忍不住背后发寒生出一身鸡皮疙瘩。

  吕宁却是摇摇头:“阴邪鬼道中的旁门邪法甚多,号称能让人进境神速的也不少,但基本上都是些有着极大隐患的。那田不周就算当真杀了我们,让他肆无忌惮地吸取旁人精血,我看多半最后不是修炼出岔子走火自毙而亡,便是彻底疯癫的下场。”

  “原来这便是那什么阴邪鬼道?”张宏正眼睛一亮。他也听说过这种修行者,走的并非是三神所创的感悟天地五行元气的正统修行方法,而是其他偏门法子,散修之间的传言有说这些人操控尸体的,有说能将死后之人化作无形幽魂的,有说能操控迷惑人心的,还有说能死而复生长生不死的,总之千奇百怪说什么的都有。但这种修行者在南宫领内甚少见到,多只是传闻而已,他一直很是好奇,想不到原来就是田不周所用的怪异邪法。

  “阴邪鬼道只是这些旁门邪法的统称,虽然我们也不知道那田不周所练的到底是什么,但那般邪异残酷,灭绝人伦,只能是旁门阴邪之流。”

  “到底什么是阴邪鬼道,吕大哥你给我们讲讲吧。我也只是偶尔听说,其中缘由来历却不清楚。”一旁的西望也跟着道。

  “嗯,也好,今日正好难得有空。”吕宁掏出怀中的时仪看了一眼。“我便向你们简略说说这些东西的来历。这些也都是我在白鹿书院中看到的。”

“哦哦,吕大哥请说。”张宏正连忙凝神坐好,准备认真听吕宁讲解。他生性跳脱好动,从小就不喜欢读书,济世教义舍中的课也是能躲就躲,哪里会知道这些典故见闻方面的东西,而吕宁曾入儒门的书院去学习,当他的老师是绰绰有余。这些典故来历都是极为有用的,叫他自己去翻找书目古籍看他是绝难有那个耐心,更没那个机会,现在这样犹如听故事一样却不会觉得厌烦。

吕宁闭目微微思索斟酌了一下,这才开口缓缓说来:“所谓旁门邪法的称谓,那自然是相对于正法来说。而修炼的正法,那自然是由三神开创出来的人仙,鬼仙,神仙三条修行正道。只是千百年间,有些修行者在正道上资质有限,或者是别有际遇,别出心裁开创出其他的修行路数来,这些修行之法与三神的正道有别,便称为旁门邪道,‘邪’通‘歪斜’的‘斜’字之意。从这一点上来说,济世教的济世道,南宫家的儒门浩然道,都可归于这类‘斜道’。”

“这个......”张宏正和西望都是目瞪口呆,面面相觑。“怎么可能?南宫家和济世教怎么可能是旁门邪道?”

也不怪他们两人是这样的反应。其实如果不是说出这话的是吕宁而是其他人,他们肯定就是直接跳起来破口大骂。而南宫家的散修乃至普通平民,听了这样的话语大都也会是同样的反应。

南宫家可说是天下几个最顶尖的大世家中所处环境最为恶劣糟糕的一个,最大的原因便是紧邻着天下间最大的妖兽巢穴‘建木’。如何抗击从那妖异森林中涌出的无尽妖兽,千百年间都是南宫家的头号大事。尽管在三神门和其他世家的帮助下修建起了曙光长城,算是勉力将妖兽封锁在了西边那一片地域之中,但木行妖兽那无与伦比的生机还是通过种种方法不断扩散自身的种群和领域。从高空偷偷越过来四处产卵的虫类妖兽,随风散发过来的各种植物状妖兽种子,地底蔓延开来的妖兽分身,还有润物细无声的木行元气的侵蚀,都让南宫领内的妖兽灾劫比其他家族领地严重上十倍,甚至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南宫家,而是其他家族处于那个位置,那千万里疆域可能早就沦为一片妖兽纵横渺无人烟的无尽森林了。

纵然千难万难,南宫家还是守住了这片土地,而且兴盛之势并不比其他任何一家稍差,这是南宫家所有修行者和平民的共同骄傲,对于南宫家一直奉行的儒门仁义之道也是认同度极高。比如在内里私下,散修之间依然会有不少利益争夺和龃龉,但不管是谁做了什么,即便是自欺欺人也好,也都要以仁义自居。这就是一个道统绵延千年下来的人心向背之力。

而宣扬青玄仙尊慈悲救世的济世教,论底蕴和力量自然没有南宫家这样深厚,但在底层民众之间的影响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散修受伤之后会去请济世教的光世行者施救,还会购买专门制作的治愈符箓。普通平民更是受惠良多,张宏正自己就是济世教的义舍中长大的,对济世教的感官也无需赘言。因此两人听到吕宁的说辞之后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再正常不过。

吕宁对两人的诧异反问也不奇怪,手抚长须微微一笑:“这可是南宫家白鹿书院中所藏的经典中所言的,只是说这个称呼的来历罢了。从修行的根子上说,济世教祭拜仙尊供奉仙灵,儒门内承人心深处的一口正气,外以礼法仁义汇聚民心,这确实是与三神正道只尊天地敬自身是有偏差的。只是这两道以仁心善意为根本,利人利己,活人无数,所以才能流芳百世传承至今,成为天下无人不称颂的显学正道。”

说到这里,吕宁的声音和神色又是微微一变:“至于其他的旁门邪道可就不是如此了。多数都是以世间各种各样的阴戾之气为基点,纯粹为了一己私利,损人利己,甚至害人害己。这些邪法几乎都是有逆人伦,触犯了三神门的人道金律,是绝对见不得光的,所以称之为阴邪。那田不周吸取人精血练功就是其中典范。”

“那为何还要称之为鬼道呢?”西望问。

“那自然是因为这些其实都是基于鬼仙之道衍化而出的啊。”吕宁一笑。“不管是这些阴邪之道也好,南宫家的仁义也好,济世教的慈悲救世也好,其实都是基于人心而衍化出的,区别只是一发掘人性中向光向善同理之心,一在狭隘戾气私欲等等路上越走越是偏激而已。说是人道术法也不错。只是以自身感悟汇聚人心意念之力,从根本上也是鬼仙之道以自身感悟天地五行运转衍化而出,所以从根源上来说却是鬼道,只是并非真正鬼仙修士的归于天地之真,而是归于人心罢了。”

“原来如此。”张宏正点头,又问。“那对这些阴邪鬼道,三神门难道不管么?怎么会纵容其在这世上流传这么广这么久?”

“怎么会不管?若不是顾忌着三神门的问责,那唐家会否严惩田家还不一定,田家的那些人也不会情急之下来反手帮了我们。而且要不是有三神门的人道金律为界,这世间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大约一百多年前,南方慕容家的一位长老暗中以尚在母体中的胎儿来炼制丹药,滋养身体延缓衰老,结果被蜀山剑仙发现,直接一剑枭首示众。两百多年前纳法提家麾下的尼尔家悄悄试图将人与妖兽以法术相融合,却被真武宗察觉,真武宗派出三位修士将所有涉案之人尽数废去修为,尼尔家的家主和四位长老俱都是先天境界,那位家主更是立刻便要突破先天,成就真人,结果一朝成为全无修为的平民,骨衰筋老,呻吟数日才在病榻上辗转而死。”

“只是这一切阴邪鬼道的源头,其实都是在人心欲望。人心不绝,这阴邪鬼道自然也难以禁绝。只是这些旁门邪道也并非全是阴邪之流,南宫家和济世教就不用说了,近一两百年间方才风行天下的墨家机关器械之流也属旁门,虽然那些真人之境的修行者对此多不屑一顾,还说术器小道会妨碍修道之心,但对我们散修和不少平民来说确实也多了许多便利。”说到这里,吕宁又拿出怀中的时仪晃了晃,这以灵石驱动的小机关上,闪烁的微小火光正在度盘上照出时辰和方位,对于未入先天的散修来说,这确实是极为方便的。 “此外还有许多奇人异士自己走出的修行之道,总不能因为和三大正道不符就全数抹杀。所以三神门只会紧守人道金律,对阴邪鬼道本身却是听之任之。”

“人道至纯,人道至大,人道至刚。”西望也听得出神,喃喃自语。而这三句短句就正是三神门的人道金律。

“正是如此。这三句人道金律总纲是上古三神所钦定的修行者所该有的精神,也是作为人道千古流传不可更改的铁律。人仙始祖所传道统真武执掌人道至纯,就是人当以自我本身来面对这世间万象,生死如一,不管是以任何理由都不能混淆人之界限。否则那些执掌权势的世家修行者为了突破境界,延长寿命,当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田不周那以杀人吸取精血练功的邪法是如此,慕容家那以婴儿为丹药的长老是如此,尼尔家那尝试将人移植在妖兽身躯上也是如此,长此以往之下,修为低下的散修和普通人最终只能是沦为强者延命的食粮。”

“吕大哥喝茶。慕容家那事我也听说过。”西望点头,在用符纸折出的纸碗中丢了些茶叶递给吕宁。“似乎三神门插手凡俗,都是和这些事情相关......

“还不就是那些世家修行者贪恋权势享乐,沉湎人欲不知自拔之故。人之私欲浓重,修为越高,越是容易被外物所困,最终难免走上这些邪道。此即是嗜欲重而天机浅。”吕宁长叹一声,点头抚须。接过西望的茶碗轻轻一点,法术到处自然有一股水流缓缓顺着碗中凝聚,然后他将茶碗放在篝火边上煮着。他虽然修为不高,但读了不少书,也深受南宫家的仁义之学的熏陶,在道德眼界上不自觉地就站得极高,点评起这些世家修行者们来也是一副毫不费力理所应当的样子。

“伏羲上神曾有言‘生死如昼夜’。正是有着这番胸襟眼光,三神才能开创出这片人道乐土,开创出让万千黎民也能砥砺向前的修行之道。他们最终化空而去,与天地同存而不朽,可叹这后来者却大多只沉迷于修为所带来的名利权势。那些世家家主执掌万里疆域,数以百万计的领民,灵石灵晶用之不竭,各种享受是我等平民所无法想象的,而他们又无我儒家‘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的浩然之道,于是一心便扑在那些权势名利上,即便修行,也只是当作为了获取更多利益的工具,或者纯粹只是延命的手段罢了。长此以往,这些被沉迷贪欲之辈为了不死,当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之前那些以人为食的不用说,听说还曾有修至真人甚至圣人境界的修行者还尝试化身为妖,或者以自身神魂强夺他人肉身躯壳之举等等......

西望只听得极为入神,时不时地点头,而一直一言不发的张宏正这时候却看了看正对着在篝火打盹的肥猫,忽然探手过去将之一把抓了过来抱在怀里揉了揉:“吃饱了别光顾着睡,好好听听吕大哥讲解这些典故,长长见识。”

肥猫猛然惊醒,左右看了看,然后茫然地瞪着对面的吕宁,张嘴喵的一声。

吕宁也只当张宏正是少年人心性地玩闹,并不在意,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其实我看典籍上记载所说,这些大神通者想出的延生养命之法不少别出心裁,并不一定是损人利己灭绝人伦,像是曾有修士在寿元将尽的时候将自身神魂寄托于一株参天大树,不过在真武宗看来这依然是迈过了人道至纯之线,好在对此他们也没有直接将之灭杀,据说是直接将那化身为树的修士整个移去了真武宗内,永世镇压而已。”

“为何要如此?这人化作了树木......似乎也完全没妨碍旁人吧?”西望问,木木的表情有些神往的样子,好像也在想着化身成为树木。

“我其实也是那样想的。只是典籍中所说,那些法子看似一时之间无害,但本质都是偏离人道至纯的方便之途。而方便出下流,只要此口一开,那以后逐渐由此而衍生出来法子就会越来越偏激,最终都会不可收拾走上悖逆人伦的阴邪之道。不过这些就不是我等的眼界所能测度的了。”

“与此相类的,还有蜀山所执掌的人道至刚之律。相对于真武和昆仑的绝少现世,蜀山剑侠却是仗剑行走天下,见事不平即拔剑而起,听闻还传授平民一些杀伐之道,是世家最为头痛,也是和世家所起争端最多的一门,你们大概也时常听说这类事情。当然,这等刚烈手段也并非十全十美,据说也有世家因为怕所做之事败露,直接便将所有知晓自己劣迹的领民斩尽杀绝的,甚至还有联合起来反而将前去问询调查的蜀山剑仙给谋害了。至于一些别有居心之辈设下陷阱圈套反而利用蜀山剑仙去对付自家对手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但若无这一道刚烈之性维护人道,上位者对平民的压榨逼迫只会越来越甚,平民只能沦为纯粹的蝼蚁草芥,逆来顺受,随生随死,和上古洪荒在妖兽口中苟且偷生也毫无区别。”

“正是如此。尤其那些执事和守卫里,真正的好人可不多见。”西望闷声闷气地说了一句。张宏正也点头。世家相对于平民和散修来说力量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灵石灵晶这些东西又太过重要,那么对下层的压榨或多或少都是无法避免的,纵然是南宫家奉行忠厚仁义,但制御下的执事和守卫也难免会想着法子给自己捞取好处,只是相比其他家的情况要好得多而已。

“相对来说,昆仑执掌的人道至大之律,和我们散修和平民似乎就没什么直接接触。我也只是知晓人道至大之意,便是人道自身也是天地运转阴阳五行中的一环,人道当与天地同存,与世间万物共呼吸。但具体他们是如何执掌,却是不清楚了。”

说完这些,吕宁端起篝火边早已经滚热了的茶水,再拿出时仪看了看,说:“好了,时候也差不多了。明日一大早就要出发,这就去休息吧。小张你......

“吕大哥你和西望先休息,我守上半夜。”还没等吕宁说完,张宏正先站了起来。“你明天还要带我们飞过去,你就别守夜了,等会我会叫醒西望。”

“这...也好。”吕宁犹豫了一下,就放下了手中的茶碗。“那就辛苦你了。”

一会之后,吕宁和西望就都已经草木拼凑的帐篷中入睡了,张宏正一个人挑了个最高的树爬到上面去端坐着,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篝火在夜色中开辟出来的一片光亮之地。虽然他们一路走来并没在附近见过什么妖兽的踪迹,但该有的戒备防范也是绝不能少。

肥猫也跟着他一起爬了上来,那肉团一样的身躯居然灵活异常,在树枝间行走跳跃如履平地,这时候蹲在另一边的树枝上四处张望着。

“喂,肥肥,刚才吕大哥的话你听到了吗?”看了下面一会,张宏正忽然扭头对肥猫问道。

“喵?”肥猫愣愣地盯着他。

“哈哈。”张宏正一笑,走到肥猫旁边将它一把抓住,把他举在眼前,盯着那张大大的肥脸。“老实交代,你这家伙是不是也是走了旁门邪道,才变成如今这模样的?”

随着年岁的增长,眼界和见识的广博,张宏正早就不再是乡村中那懵懂少年,自然也不再以为这肥猫真是什么无所不知的大仙了。他也猜测这应该也曾是一位修行到极高境界的大神通者,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多半便是和吕宁刚才所说的那些人一样,在寿元将近的时候不得不用了旁门手段将自己变成了这个模样,或者就是出于什么巧合把神魂寄宿在这只肥猫体内,只有在得到了灵晶中的天地元气滋养之后才能恢复神志一段时间。

“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把你交给三神门的。”张宏正将猫放下,轻轻揉了揉肥肉,肥猫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但是养了你这么多年,把你喂这么肥,你下次可要多告诉我一些修行上的诀窍啊。”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八章:东湖城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