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通天湖

  

当刚刚翻上山顶,从最高处俯瞰不远处的通天湖的时候,张宏正也不禁吃了一惊,如果不是确定这是内陆,他还以为这是到了海边。几乎无边无际的一片水面延展出去,在风中涌现出阵阵的浪花,映射出黄昏的阳光,波光粼粼地直晃眼。浪花前仆后继地涌过来,扑打在下面的山岩上撞得粉碎,发出哗啦啦的阵阵响声。

  “小张,拉我一把。”下面传来西望的声音,张宏正连忙俯身拉扯自己身上系着的绳子,把下面的西望给拉了上来。

  “好大的湖泊,简直就像是海面一样。”后面爬上来的西望也看到了这一幕,也是同样地感慨,忍不住出声说。他现在只有一只单手,即便有张宏正一路在前拉拽,也在这陡峭山路上爬得一脸大汗,不过看到这样的景色也是一脸的惊喜和振奋。

  吕宁也在最后跟了上来,点头笑道:“呵呵,我十年前曾来过一次,不过当时是跟着南宫家的商队来的,一时间也是以为到了海边。”

  张宏正凝神对着远处看去,只是水汽浮动,波光粼粼,怎么也看不到对岸,这才笑着对吕宁说:“那我们明早就从这里直接飘飞出去直达对岸?比起用走的倒也能省几百里路来。差不多能把我们在清河镇耽搁的那几天补起来了。”

  他们之前在清河镇和田家那一场风波,西望被斩去一臂,张宏正后来也受了雷击重伤,都不得不留下修养,一共算起来耽搁了好几天。之后离开清河镇一路向东又走了两个多月,绕上小路才走到了这通天湖的旁边,只要过了这通天湖之后再走上两个月,就能离开唐家地界进入纳法提家的领地。这就是他们三人轻装上阵,几乎全抄荒野中的近路的结果,如果是像普通的商队行人一样沿着城池之间的大路一路走过来,绕路不用说,有了关卡城池中的耽搁,就算买上几匹马来当做坐骑,至少也要多花上一两月的时间。

  听了张宏正的话,吕宁却摇头:“飞不到对岸的,我们只能飞到湖的东侧落下,在那里的一座东湖城买上几匹马,再向前走基本上也用不着去绕小路了,骑马能省力不少。”

  “哦?为什么不干脆直接飞到对岸?”张宏正问。

  吕宁笑着摇头:“那自然是因为太远了。呵呵,小张你可想得简单了,这通天湖无论东西南北走向,至少都在千里之上。想要跨越这么长的距离,对先天之上的鬼仙都是极不轻松的,我这里准备的飞渡符更是支撑不起我们三人飞过千里的距离,要是掉进湖中可就麻烦了。”

  “这湖这么大?”张宏正瞪眼,低头又再仔仔细细地看了看下面的无尽水势,忽然皱眉。“这个湖看起来有些古怪,这湖边的形状怎么看起来如此整齐?像是被人专门修缮过一样?”

  “因为这湖泊本非自然所形成的地势,而是块‘隙渊’。”

  “隙渊?”张宏正挠头,似乎觉得哪里听说过这词汇。

  “上古虚空兽隙被三神挖空之后所留下的地势。”一旁的西望随口答道。他一边坐在地上歇息,一边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来弯曲折叠。他只能单手摆弄显得有些笨拙,不过还是将那一大张纸给弯曲成了一个海碗的形状,然后凝神用了个法术在碗中轻轻一点,就不断地有水汽从周围汇聚过来凝聚成水流落在碗里。

  “哦,原来是这个。”张宏正点头。他作为纯粹野生散修的短板,就是完全没接受过修行方面传承,许多修行中的常识他都不大清楚,其实如果不是南宫领中每城必有的义学,济世教的义舍也会花时间教授其中的小孩,换做其他粗陋一些的家族的领地,张宏正这样的野孩子连识字都难。

  至于虚空兽隙这个东西,张宏正则自然是知道,或者说这东西是天下无人不知,那是上古之时域外妖星直达神州大地的虚空裂隙,曾让无数的妖兽在这片大地上来去自如,后来在三神带领人族的崛起之战中,被三神以莫大神通将这些和地脉相连的虚空洞穴连同整片整片的大地一起分割出来,再于万里高空上凝聚成归墟之月。时至今日,也有虚空裂隙会偶尔闪现,一些妖星之上的零散妖兽得以降临大地,掀起一场场妖兽之灾,不过比起上古时候的情况已是天壤之别。即便如此,这东西如今也是人族大地上最让人头痛的天灾之一,黎民百姓对此谈之色变,即便是世家也甚为头痛。

  “三神遗泽,永垂万世,惠及众生黎民,吾等当常思感恩,奋勇砥砺前行。”吕宁双手三指合拢并举,在头顶,眉间,胸口处一碰,对着东方尚未升起的月亮虔诚行礼。这是修行中人对上古三位修行者的诚挚敬意,既感激他们开创了人族的万世基业,也感激他们创立了三条修行的通天大道,让后来者可以沿着他们的足迹前行。

  恭恭敬敬地行完这一礼,吕宁又忍不住感叹:“其实这一处通天湖的隙渊已算是极小的了,据闻海外有纵横万里的整块大陆都因为地脉和虚空兽隙相连太紧,而被三神生生剥去,真是难以想象上古之时三位大神的威能达到了何等境地,即便是移山填海也不足以形容万一。”

  张宏正也怔怔地看向东方,只是现在还只是黄昏,归墟之月还藏在地平线之下,他只能在心中想象一下当年的情形,悠然神往,想了一会他忽然问:“不是听说三神在归墟上还留有一处所在么?”

  “哦,你是说伏龙大殿吧。那是三神创立在归墟之月上,原本是用作抗击从虚空兽隙中而来的妖兽的据点,在镇压妖族,人族大兴,封闭兽隙之后,那里就用作教授修行者之用。”

  “对,是伏龙殿。”张宏正点点头。这词他也听人提起过不少次,基本上都是用作吹嘘的时候。“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机会去看看。在归墟上修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说不定是能一日千里?”

  “小张你有志向是好的。”吕宁却是闻言苦笑。“不过那可是三神亲手所建的所在,连那些世家大族的修行者也不是都有机会前往那里,听说为了争夺一个前往进学的名额,不少世家子弟也明争暗斗,我们这些散修想要去那里那是痴心妄想了。”

  张宏正一笑,也不多说。他当然知道世家的修行者和自己这样的散修完全是活在两个世界,自己这边需要辛辛苦苦积攒的灵石灵晶,别人可以就当吃饭喝水一样地猛灌,功法上也有族中秘传,长辈指导,自己只有一只时靠谱时不靠谱的肥猫帮忙,但他胸中一股自在悠扬的豪气却从不曾稍减,并不觉得自己就会比那些所谓的世家子弟差,只是这些话语也用不着和吕宁多说了。这时候他忽然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味,立刻转头一拍手:“想那么多没用的做什么,吃饭才是正理。劳烦西望了。”

  “不客气。吕大哥,吃饭。”就在张宏正和吕宁闲聊这一小会中,西望居然就已经煮出了一锅杂粮粥来。他历来都是这样的性格,话语不多只知道任劳任怨地默默做事,这现在即便是断了一只手臂也是如此。

  锅是西望刚才用特制的大张符纸来折叠之后用法术固化的,这山顶湖边的水汽充沛,随便一个法术就能汇聚出大半锅水来,然后捏土垒起一个小灶,折一些树枝来放在下面引燃,最后丢上一些备好的干粮进去,不多时就煮出这样一锅粥来了。这也是散修中鬼仙修士颇受欢迎的原因,其实即便只是动念境界的普通人,术法的威能极为有限不能用以战斗,但只要巧妙运用,在生活中,特别是荒郊野外都能带来不少便利,而西望和吕宁这样的鬼仙道散修在这些方面就更是如此了。要是像张宏正这样的几个纯走人仙武道的散修到了陌生地界,只是寻找水源生火煮食这些琐事就能让人烦不胜烦。

  张宏正找了一棵树叶宽大的乔木,跳上去摘下来几张足有人脸大小的树叶来交给吕宁,吕宁拍了拍之后在手中弯折一下,再用个金行的固定术,立刻就成了三只大碗。只要是法术持续的一时半刻之内,这树叶倒也撑得住烫不烂,吃完就随手一丢,倒是比随身带器皿更要方便得多。

  杂粮粥分别倒进三只叶碗中,三人正要吃,却听得嗷唔嗷唔的叫声,然后就看见黑白肥猫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只比它还大的木须虫,走过来将木须虫丢到张宏正面前。

  “哈哈,小张你这只猫还真是越来越有灵性了,这是知道我们想吃肉么?”吕宁大笑。这一路走来,他也习惯了这只肥猫的灵异,有些时候紧跟在他们身侧有些时候又不见踪影,但无论他们走到哪里,只要是吃饭的时候必然就会出现。现在偶尔还会抓一些山鸡野兔什么的回来,它自己也不吃生食活物,似乎就是专门让张宏正来做熟的。

  “应该是他想吃肉了才是。”张宏正无奈。自从那位肥肥仙人清醒过那一次后,虽然看起来还是重新彻底沉睡过去了,但这肥肥本尊好像也比之前更多出了一些灵性,现在居然知道指使自己来给它做东西吃了。张宏正也试过,如果不去理会它,或者把它抓来的猎物全都给吃了而不分给它,那么在将它喂饱之前张宏正就别想睡觉。这猫会一直在旁边抓挠,如果张宏正不理会他自己强行闭眼装作入睡,这猫就干脆趴到他脸上来,让他被一团毛绒绒的肥肉塞住口鼻窒息。

  顾忌到隐藏在这肥猫体内的肥肥大仙,张宏正当然不能狠揍这肥猫一顿或者将它捆绑起来什么的,也就只能乖乖给这肥猫烤肉。好在这肥猫再肥终究也只是一只猫,抓来的鸡兔妖虫什么的也只能吃一小部分,也算是给张宏正他们三人加菜了。

  抓起那只木须虫,再找来些木材,张宏正就着炉火烤了起来,他如今对整治这虫子是越发熟练,每到一处乡镇中都会买上一些香料随身备用。虫子没过多久就烤好了,扯下一截给肥猫之后,他们三人又把剩下的虫肉给分了和粥一起吃个精光。

  吃完之后,吕宁和西望扯来了些枝叶用法术固定,围绕着篝火搭起了三间简易的帐篷。他们来到此处就是要打算从这里飞渡前方的通天湖,只是这肯定要耗时极长,现在却只能等到明天早上才能开始了。

  这是难得的空闲时候,三人连忙抓紧了时间修炼起来。西望和吕宁拿出灵石摆开阵势,端坐在其中静静淬炼精神打磨念头,张宏正也另外找了个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取出灵石来准备练拳。吃饱喝足的肥猫蹲在不远处的树干上缩成一团肉球,闪着大眼睛看着他。

  张宏正的所有家当都在之前的那一场雷击中灰飞烟灭,现在的灵石其实是吕宁借给他的。之前三人从那矿洞中取出了两百多灵石藏在他处,离开清河镇之后先返回去给被田不周所杀的萧壮和方媛收拾了残骸,将他们就地挖坑掩埋,顺便就将灵石给取了出来。眼看张宏正连日常修炼也无法维持了,吕宁也不等他开口,直接就拿了几十颗给他。张宏正对此也没办法推辞,只能保证之后再慢慢还上。

  在摆开的灵石阵中,张宏正凝神静气,慢慢开始打那套不知道打了多少遍的正气拳。

  这套拳法很简单,南宫领内几乎人人都会。能被南宫家公布在领地乃至天下的基础修炼功法,容易上手是一定的,但却绝不可能就因此而粗陋肤浅。看上去很简单,那是因为有不知道多少南宫家的高阶修行者来反复斟酌,打磨修订,因此最是中正平和,用来对敌是没什么用,但是用来修炼基础,运转气血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且那位肥猫大仙不也是说过了么,这套拳法和张宏正的秉性颇为相合,也适合他修炼,所以张宏正更是一心一意地投入其中,暂时也没想过要去找其他拳法来练。

  随着他的气血运转,四周的灵石散发的天地元气也被牵扯其中,张宏正能感觉到自身和整个天地联系得似乎更为紧密了,一举一动之间仿佛天地世界都在与自己一同动作。

  这是武道修炼进入更进一步境界的证明,张宏正心中无悲无喜,巍然不动,依然只是全心全意地将心神沉浸在拳法中。体内的生机气血,每一次呼吸引起的起伏,每一血液在身体中的奔涌,都在慢慢地变得更加清晰更加有力,而借此产生的内力暗劲,他也能运用得更加自如。张宏正知道,自己这算是已经迈入了人仙武道暗劲境的巅峰层次。

  也许是之前在清河镇的那场凶险死斗的作用,人仙武道终究是需要身体力行,生死之间的历练对于精神和肉体都有莫大的益处。而平日间吃下的大量妖兽肉,每日不间断的修行和锻炼,还有最为契合他体质的灵石阵,这些打下的深厚基础,终于让他在这个年纪就迈入了许多散修要花费十多二十年才能达到的境界。只凭这一身武道修为,在散修中就也能算是个人物了。

  不止如此,张宏正还能感觉到一股明明微弱,仔细一体悟似乎又沛然莫御的力量潜伏在身体中,随着气血内力的运转,他也能勉强驱使这股力量。

  轰的一声,张宏正一拳击在一株碗口粗细的树上,发出闷雷般的轰鸣。就在他拳头击中树干的一瞬间中,有耀眼的电光闪动了一下。

  但是承受这样看似威猛的一击,这棵小树却是完全纹丝不动,不用说被拳头击中的树身,连上面的叶片也没有晃动一下。

  张宏正神色不变,凝神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收起了拳架,结束了这次修炼。然后他才走到那棵树前,伸手轻轻一推,树就从刚才他击中的那里断裂开来,树冠轰然倒地。

  张宏正看了看树身断裂的地方,里面的木质都被震碎成了锯末一样的细碎粉末,这正是完全掌控了内力爆发的证据。但是这些木屑之中却还有些焦黑的痕迹,这就不是单纯的暗劲所能做到的了。

  张宏正深吸一口气,脸上终于忍不住地浮现出笑容来,他抬头张了张嘴,想要仰天长啸一声,终于还是忍住了。这一路上都在赶路,没有什么像这样独处练功的机会,他这时候才能确定,肥猫大仙指点那一场几乎将他给劈死的雷击,确实是让他迈入了梦寐以求神仙道,就算只是入门,只是第一境的初阶,但他确实可以以自身之力散发雷霆,并不是外力残留之类的。

  张宏正快步走到不远处的肥猫面前,很想对那位肥肥大仙表达一下自己的激动之情,更想的是询问以后该当如何修炼,肥猫却只是瞪着一双大眼睛愣愣地看着他。张宏正知道现在面前这终究只是只贪吃的肥猫罢了,满腔满腹的话语只能变成两只手在肥肉上很抓了两把,把这猫抓得嗷嗷叫了两声。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七章:人道金律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