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神仙道

  

到底要向这位肥猫大仙请教什么样的修行问题,张宏正这些年早已经在心中预习想象了不知道多少遍。他如今的见识当然早已经不是当日山村里那个一无所知的小孩,在最底层的散修之间打滚磨砺,就算接触不到什么真正的高深修行知识,但各种传闻轶事早听了不知道多少。

  “我想要学如何修行神仙道!”张宏正深呼了一口气,说出了早已酝酿多年的话。“肥肥大仙,请教我神仙道的修行之法吧!”

  虽然已算得上是修行中人,早不在是那个懵懂少年,但在张宏正心底最深处最憧憬的,依然是那个御剑行空,潇洒痛饮,弹指间荡尽妖魔的身影。蜀山,就是神仙道的开宗祖师通天大神所创立的门派。

  “神仙道?呵呵,也算有点眼光。人,鬼,神,三条修行之道,就属神仙道最强,成就最高,当然,也最难了。”肥猫摇头晃脑,眯着眼睛看着张宏正咧了咧嘴,不知道是肯定还是嘲笑。“但是很可惜地告诉你,如果说你在人仙武道上的天赋是十,你在神仙道上的天赋大概就是二多一点,连三都不到。”

  “什么?不会吧?”张宏正如遭雷击,脸色一片惨白,这可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

  “其实还好啦,总比你在鬼仙道上的资质好一些,你鬼仙道上的资质大概是连一都不到,连神仙道的一小半都还不到呢。”肥猫又送上一记重击。

  “这个我知道......”张宏正颓然。对于这个他反而不怎么沮丧,鬼仙道的修炼他当然也尝试过,但就连最基本的散发精神意念去引动天地元气都颇为艰难,算是早就绝了这方面的想法。

  “但你可是肥肥大仙啊,总能有点办法吧。”张宏正还是不死心。这位肥猫大仙汇聚了他从小到大的太多期望,甚至在他心底有种无所不能有求必应的影子。

  “我能有什么办法?资质就是资质,从娘胎里就由天地赋予的自然属性,一块石头就是一块石头,就算是....就算是....”肥猫翻着白眼,用爪子挠着头,又陷入那种努力回忆但却又回忆不出什么来的憋闷状态。“......总之这个很难,很难了...

  “...当然也不是绝对没办法。”张宏正还来不及绝望,肥猫又抛出一个饼子,可惜是画饼。“虽然资质差,但也没差到烂泥一样的地步,比起那些没天赋的废物来说还是要强很多的。只要你灵石灵晶足够,总也能......元婴可能有些困难,金丹还是没问题的。”

  “那不是废话吗。就你吃的那几颗灵晶,我都花了整整三四年才攒够呢。”张宏正无力坐倒。对于修行来说资质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却绝对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始终还是资源。理论上来说,只要不是天生蠢笨连一点修行资质都没有的人,只要用海量的灵石灵晶没日没夜地堆过去,也能成为先天之上的大高手。反之,就算是百年千年一出的绝世奇才,却没有修行资源可用或者只能用些最基础的灵砂,那练上一百年也别想摸到先天的门槛。吕宁就是个这方面的例子,认真来说他的悟性资质其实都不错,就因为出身贫寒毫无家世,只能做个刀口混饭吃的散修,蹉跎几十年才刚刚摸到鬼仙道第三阶生法境的门槛。

  而神仙道在散修之中则是从来都没有人去修行的,不只是神仙道所需求的天赋资质相对来说极为少见,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修行神仙道所需求的灵石资源是人仙道和鬼仙道的数十上百倍。不要说散修,就算是那些有灵石矿资源支撑,当真可以把灵石灵晶来当饭吃当水喝的世家大族,如果不是资质确实优秀的子弟也不会选择这条修行之路。

  “那么,肥肥大仙你有没有什么节省修炼消耗的灵石灵晶的诀窍?”张宏正还是不死心,毕竟之前肥猫教给他的灵石阵搭配,还有烹饪妖兽肉的技巧,都让他的修炼比其他人省力省事了不少。“比如像是用什么秘术让修炼中灵石灵晶的消耗变慢,或者消耗了之后能从其他途径补充回来?就像我们吃饭之后会拉屎,但是屎又可以去肥田,种出更多的米来煮出更多的饭......

  “你当修炼是种地吃饭,还是当修炼是拉屎?”肥猫白他一眼。“引动五行元气的淬炼肉身和精神,本质上是通过五行元气和天地自然的交流,将自身与天地自然更深层次地连接在一起,去触碰这天地宇宙的本质,任何想要玩弄小心眼的花样取巧都是在画蛇添足。破坏了五行元气和天地的自然规律,那只能离这天地的本质背道而驰,那修炼还有什么用?”

  “嗯......”张宏正一时间抓耳挠腮。“真的就没有办法让我修炼神仙道了么?”

  肥猫做出一副回忆的样子,半晌之后点头:...好像还真有个办法,不过有点危险。”

  张宏正顿时精神一振:“有什么办法?我不怕危险的!”

  “真的有点危险,而且会有一点痛有一点难受。你不怕吗?”肥猫面无表情。

  张宏正毫不犹豫马上回答:“痛算什么,难受点算什么。就算有点危险,还能比去猎杀妖兽危险?还能比遇到吃人的疯子危险?”

  “那好吧。”肥猫点头,抬头看了看洞窟外有些阴沉的天空。“正好今天的天气也正好。我记得我们之前经过的地方有一座小山,我们去那里吧。”

  今天的天气并不好。上午的时候还能有些阳光,到了中午之后天就开始阴沉了下来,乌云层层叠叠地堆积在一起,还刮起了大风,看得出来一场暴雨即将到来。

  “天地自然万物,都由阴阳五行交织演化。灵石灵晶则是天地元气的五行演化汇聚而成,是天地元气最平稳也是最纯粹的显化。所以我们能借之修行,借之感受天地之力,借之增加自己的修为。”

  肥猫坐在一个高高的岩石上,看着漫天被扰动的阴云侃侃而谈,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风采。开始逐渐猛烈的山风不断地吹拂在他的身上,一身猫毛如波浪一样抖动,但不管是怎么抖动,看起来还是一团黑白的肉毛球。而张宏正则在他旁边不远处盘膝而坐,身周是一圈铺好了的灵石。

  “但还有一种显化方式,和灵晶相似又相反,那就是天地间生成的雷霆闪电。无形无质,是最为纯粹的天地五行的运转火花,只是转瞬即逝。而只要能投身其中,一样能感悟到天地之间阴阳五行的运转韵律,从这一点上来说,和灵晶灵石的作用是一样的。”

  “...真的有效吗?”看着天上不断累积的阴云,还有身周的一圈灵石,张宏正有些后悔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位肥肥大仙所说的居然是这样的办法。天地雷霆的力量何其之大,就算是高阶妖兽也不一定承受得住,而且从来就没听说过还能有人这样修炼的。“如果这样修炼真的可行,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秘法中的秘法,一般的凡夫俗子怎么可能知道?要知道这乃是...乃是...是谁想出来的呢......”肥猫又陷入呆呆地回忆状态中去,看着天上的云发起呆来。

  看着发呆的肥猫,张宏正也有些无语。如果不是之前肥猫大仙教的那两项秘诀确实都有奇效,他是万万不敢来尝试这种貌似自杀的法子。原本还希望肥猫仙人这次能回忆起自己的来历,看来也是没希望了。好在根据上两次的经历来判断,修炼方面的记忆还算靠谱。

  “...总之这是神仙道独有的修行秘法,没有其他人知道。而且这秘法对身体要求很高,一般修炼神仙道的人还用不了。”肥猫大仙终于从没有结果的回忆里清醒过来。“其实等你踏入武道圆融的化劲层次之后再用这个法子会更保险一点,不过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又睡过去,睡多久,干脆趁现在就试试也好。”

  “试试也好...?”张宏正表情犹如便秘,最后还是叹一口气。“好吧,试试也好。”

  肥猫摇头晃脑,一只爪子比划着:“你要牢记刚才我教你的吐纳法和运气诀窍,关键是一定要保持意识的清醒,和周围灵石阵气机相连,感知那天地之间的自然韵律,这样才能引动雷电之力淬炼身体。这比用灵石灵晶更为直接,效果也更好。唯一的弊端就是会有点痛有点难受,你一定要忍住了。”

  轰隆。半空中传来一声轰鸣,豆大的雨点滴落下来,这蓄势已久的暴雨终于要来了。

  “好了,你开始运转气息,激发灵石阵吧。”肥猫说完,迈步朝着旁边走开一段距离,似乎也是怕被雷霆波及。

  事已至此,也只有硬气头皮来试试了。张宏正深吸一口气,按照肥猫之前所传授的方法运转内息,将自身的生机气息和周围灵石相连。这周围的灵石阵比他平常用来修炼人仙武道的要大上许多,数量也多得多,足足有二三十颗,是肥猫把他所有的灵石都掏空了拿来亲自摆放的。此刻他虽然坐着没有动,但一身的气息依然还是人仙武道的修炼方式来运转,只是引动的五行元气并不是用来淬炼自身,而是朝天缓缓上升。

  一阵怪异的酥麻感从脚下开始传来,张宏正刚刚才有所警觉,眼前就一片明晃晃的白光,震耳欲聋的巨响如同就在耳朵里直接炸开,与此同时,仿佛有一把开天巨斧从他的天灵盖猛地劈了进来,然后沿着奇经八脉四肢百骸一路破开砸碎碾成粉末。总算张宏正心中始终警觉,一直提着一口气息按照肥猫所教的方法运转,这才没有昏过去。

  雷霆只是一瞬间的事,但张宏正这里的却还远没有完结,无数胳膊粗细的耀眼电弧在灵石阵的范围之内疯狂游走,肆无忌惮地在张宏正的身体上跳跃闪动。张宏正只感觉刚刚才被劈开砸碎碾烂的四肢百骸又再被无数烧红了的刀子猛戳猛刺然后粘起来重新再切割开来......他忍不住张开了嘴惨叫,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或者说他什么也听不见,一切感官都被巨大无比的痛楚掩盖了过去。他仅有的唯一一丝清明都用在了维持自身与灵石阵的气机相连,至于什么天地元气的韵律搏动早就顾不得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又只是一瞬间,张宏正醒了过来。

  愣了一两息之后,他才明白自己居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昏了过去,也不知道昏了多久。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此刻他就躺在刚才的那块岩石上,脸上和身下传来一阵冰凉,居然都是泡在雨水中是空气中隐约飘荡着一股香味,肉香。

  刚刚想要一动,那被千百把刀子切割般的剧痛就重新山呼海啸一般地重新席卷了过来,张宏正只是稍微动了动,就惨叫半声重新躺了回去。然后张宏正就知道这股肉香是从哪里来的了,那是他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

  “喵~”黑白相间的大肥猫跳到了他的面前,嘴里还衔着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条鱼。

  “大仙...肥肥大仙...这哪里只是有点痛啊......”张宏正勉强开口,他觉得自己嗓子也在冒烟。

  肥猫呆呆地看着他,没有回答的迹象,然后就开始吭哧吭哧地吃起那条鱼起来。

  张宏正欲哭无泪,看来那位肥肥大仙已经重新睡着了,下一次将他请出来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肥肥大仙靠不住,一切就只能靠自己了。张宏正深吸一口气,慢慢运转体内的气息,结果还算不错,也不知道是那布置的灵石阵还是肥肥大仙教授的吐纳呼吸的原因,自己只算勉强熟了两三成而已。

  忍着千刀万剐般的剧痛,张宏正用了几十息的时间才慢慢重新坐了起来,缓缓调匀气息,慢慢运劲活动筋骨血脉。总算是他已练出了内力暗劲的身体生机旺盛强大,这闪电雷霆把他体表烤了个三分熟,内腑和重要的筋肉还是没什么大碍,忍着剧痛还是可以慢慢行动的。

  慢慢爬起,慢慢从岩石上走下,张宏正盘算着回到清河镇中的距离,只觉得眼前发黑,几乎又要重新昏过去。回头看看他之前躺的位置,周围的灵石早已经一颗不剩,只有些灰烬留在那里被雨水泡着,毫无疑问他所剩的全部家当也在之前的雷霆中化作了乌有。

  没的说,这一次请这肥肥大仙现身来教授修炼功法,那真是亏得连底裤都不剩。

  好像感觉到了张宏正饱含怨念的眼神,肥猫看了看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把口中还剩个骨架和头颅的鱼吐了出来,用爪子拨了拨,拨到了张宏正的手边。

  张宏正连叹气都懒得叹了,忍着剧痛像是个病入膏肓的百岁老人一样迈步朝着山下走去。足足花了两三个时辰,天色都见黑之后张宏正才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十里之外的清河镇上,这还是他后面逐渐活动开了气血,习惯了身周的剧痛加快了步伐。

  镇口的两个守卫看着全身衣衫褴褛,头发焦黑变形,满身肉香的张宏正都是大惊失色,连忙去禀报了新任镇守周庆,周庆和吕宁一同赶来,看了张宏正的模样也是惊骇莫名。

  “小张,你...你怎的变成这样了?是和人动手了么?”吕宁急忙从符包里摸出一张符来,忽然又是一惊。“那...那个...

  “是灵晶被人抢了?”一旁的周庆替吕宁问了出来。显然他在鬼仙之道上也有一定的修为,在这近乎贴身的距离上已能感觉得出来张宏正身上没有了灵晶的气息。实际上张宏正现在的模样极其凄惨,说衣不遮体都是轻的,只能说是勉强还剩些破布挂在身上,就算用眼睛看也知道他身上很难藏什么东西。而这小子拿着四颗灵晶大摇大摆地走出镇子,这可是好多人都亲眼看到的。

  “是...遇到一个过路的高手,被抢了.......”张宏正也就跟着这话回答。这刚好也就把他这狼狈相和灵晶的去处做了解释。

  “......是哪位大人么?”周庆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奇怪。他也是有些眼力的,张宏正身上的伤势显然不是普通的打斗能造成,而能抢走灵晶,却留下重伤张宏正的一条命,要么是张宏正的运气极好,要么就是对方根本不在意。如果是散修,劫财之后别说活口,毁尸灭迹才是常理。

  “认不出来......”张宏正随口糊弄过去。他的精力精神早就被一路上的剧痛给磨光了,这时候一松下来只感觉随时都要晕过去。

  “小张你也莫去多想了。人没事......还活着就好。那四颗灵晶丢了便丢了吧,也不见得是坏事。”吕宁一声叹息,将手中的符贴在了张宏正身上,符咒随即崩解化作一到绿光没入张宏正的身体。

  一阵清凉舒适感觉随之而来,将一直以来宛如千刀万剐的剧痛稍稍压了下去一点,张宏正松了一大口气,抬头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墙上,那肥猫打了个哈欠,蹲在那里居然开始眯起了眼睛,他就再也支撑不住,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这一昏就昏睡了整整一天。醒来之后张宏正才发现全身都包裹起了纱布,纱布里显然还填满了木行的灵砂,周身刀割一般的剧痛已经没有了,只有阵阵的麻痒感。

  不一会吕宁进来,看他已经醒了,立刻又去叫人弄来米粥汤水给他吃。言谈间张宏正才知道吕宁居然把所剩的唯一一张回春符给他用了,这心中更不是味道,不过好处就是有了这张济世教的治愈灵符,他这看似严重的伤势也要不了一两天就能痊愈。

  果然,等到第二天睡醒,张宏正就感觉到麻痒感已经完全消失,动动手脚也再没发现有什么障碍了。他自己爬起来把纱布扯下,抖落已经完全成了砂砾的灵砂,其中倒有一半是焦黑的死皮,下面则是刚长出来的粉嫩皮肤。

  坐在床头发了会愣,想想自己用光了所有的灵晶灵石不说,还欠下吕宁一张回春治愈符,张宏正实在是说不出的郁闷。不过现在郁闷也没什么用,张宏正就在房间里摆出架势,慢慢打开一套正气拳,就算现在没有了灵石用来修炼,也要活动血脉,好好检查一下身体有没有留下什么隐疾暗伤。

  只是刚一开始练拳,张宏正就发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中随着劲力运转而一起游走,这股力量虽然不大,却有股灵动跳跃,爆发力极强的感觉。

  忽然间啪嗒一声,一道小型的闪电在张宏正拇指和食指之间一闪而过。

  张宏正眼睛亮了起来,原来这一次还并不是完全一无所获。兴奋地打开门,张宏正看到肥猫正在不远处的栅栏上打着盹,走上前去狠狠抓了抓猫身上的肥肉,笑说:“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

  “喵。”被抓醒的肥猫极为不满地叫了一声。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六章:通天湖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