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过往

  

那还是五年前,还在乐山村,那一场妖兽浩劫刚过,十岁的张宏正懵懵懂懂地走到了塌陷的天师庙前,遇见了这只奇怪的黑白肥猫。

  那时候天师庙的废墟中还埋着一只被那位剑仙斩杀的妖兽尸体,张宏正当然不会放过,费了半天的劲,连双手都被妖兽血腐蚀得皮开肉绽之后,他从那妖兽身体里翻找三十多枚灵石,还有一枚从妖兽脑袋里挖出的绿光闪闪的灵晶。这种比灵石还要珍贵百倍的东西他以前也从村长手里看到过,想不到自己有天也能有上一颗,一时间高兴不已,手上阵阵剧痛好像都消失了,连所有村民们被屠的悲愤哀伤也一时减轻了些。

  但就在这时,旁边一直蹲着的黑白肥猫却跳了过来,一口把他手中的灵石给衔去,仰头咕噜一声吞下了肚。

  张宏正只看得目瞪口呆,正当他要冲上去抓住肥猫把灵石挖出来的时候,忽然看到肥猫的眼中亮起一抹异样的神光,然后盯着他开口说出一句话来:“小子,你是谁?”

  “我...我是张宏正...”张宏正被这异状吓住了。“你...你又是谁?”

  “哼,无知小辈,我乃是......”肥猫欲言又止,神态间满是莫测的高深。

  “你...你是仙人吗?”张宏正问。作为一个十岁左右的山村少年,见到一切超出理解范畴之外的神异,本能地就会往那些飞天遁地似乎无所不能的修行仙人身上靠,偶尔听那些士兵谈论吹牛关于仙人修行者的各种神奇事迹中,似乎也有他们能化身为其他形态的。

  “我当然是仙人。”肥猫打了个哈欠。“嗯,睡了好长一觉,吃了点东西,总算能醒过来了。”

  “仙人,我想要修行!您教我吧!”张宏正连忙说道。“我也想成为成为仙人!”

  “你要修行?嗯......”肥猫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张宏正,眯着的眼中有光芒闪烁。“不错,也算是个苗子。我可以教你......

  “太好了!”张宏正高兴得一蹦三尺高。

  可惜张宏正落下还没站稳,肥猫又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不过我没吃饱,又有些累了,有些东西都记不清了。我先告诉你最适合你修炼的五行灵石搭配,你自己随便找套拳法先练着,其他的等我以后再告诉你。”

  “你听好了,以你的五行资质来说,最适合的是六份木行......”详细说明了张宏正适合的修行灵石,肥猫的猫头已经上下打晃,眼睛似闭非闭,好像困得实在不行。勉强丢下一句‘别和其他人说我的事’之后,就闭眼睡了过去。

  只是一个呼吸之后,肥猫忽然又睁开了眼睛,张宏正还以为这位神奇的仙人这么快就睡醒了,却看到肥猫左右张望,一脸呆傻之气,之前的玄妙气质和活灵活现的高人风范不知道哪里去了。

  “仙人,仙人,您怎么了?”张宏正问,肥猫却只是喵喵叫了两声。张宏正大着胆子伸出手去摸了摸圆滚滚的猫头,肥猫就偏着脑袋把脸朝他手上蹭,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张宏正大概猜到,那位神奇的‘仙人’是在这肥猫身体里睡着了,现在这就只是一只傻乎乎的大肥猫而已。不过他心中的振奋之情却并没减弱半点,仙人也说他是个修行的苗子,有了仙人的指点,他也能修行有成,迟早可以如同那位蜀山李煜一样,御空而行豪气冲霄,举杯狂饮只手之间荡尽天下妖兽!

  兴冲冲地收拾起了剩下的灵石,张宏正返回了村中。剩余的士兵们都在忙着收拾残局,也没在乎他。也不知是不是那位仙人临睡前的安排,那只黑白肥猫也真的就一直跟在他左右,就像喂养多年的老猫一样。

  正气拳是南宫家所发行天下的基础修炼拳法,村镇中的老人孩童都会几手,张宏正随即兴致勃勃地勤练不休,就等着那位猫仙人醒来继续指导他。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两年。

  乐山村已不复存在,张宏正当然也不能留在那空无一人的废墟中,被当做了难民安置在了州府附近峨城的济世教义舍中。济世教的庙宇除了治病疗伤之外,也有一部分专门留出来收留难民,免费地提供简单的食宿,因此也被称作济世义舍。

  和义舍中收容的其他小孩相比,张宏正绝对是个另类,几乎不和其他小孩玩耍,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练拳锻炼,要么就是逗弄那只肥猫。有州府定期向济世义舍提供物资,天师义舍本身也有教徒的资助,他这样小孩的衣食住行还是不怎么缺的,心无旁贷地整天勤学苦练之下,他进步神速,旁人也只当他遭遇大变而发愤图强,除了勉励几句之外并不怎么在意。

  有从之前妖兽尸体那里得来的那些灵石,他在初期修炼也可用一些灵砂来辅助。张宏正自小就是习惯了自己打理生活,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天师义舍中对难民的私人财物也有维护,倒也没有其他难民来找他的麻烦或者窥伺他的财物。张宏正拒绝了管理义舍的庙祝引他入教,助他修行的邀请,也没有去参加州府每年为十三岁以下的有修行资质的少年举办的英才营。这些都是平民少年能获得修行资源和功法的上升渠道,只是一旦加入之后就是济世教和长城联军的预备人才,再不是纯粹的自由之身。其实张宏正对这两者都并不排斥,但他也是从小就自由自在惯了,实在不喜欢受约束。

  最重要的是,张宏正一直都在等着那位沉睡中的肥猫仙人能醒过来,教给他更多更好的修行办法。他坚信那位肥猫仙人所能教的,肯定比济世教和州府军营里教的那些厉害多了。

  别的不说,只是肥猫仙人告诉他的那个修炼所用的灵石的比例,就明显比其他人的要高明许多,天师庙里有几位威仪道人的修为都已经不低,却经常都在为如何调整出更好的灵石法阵在争论不休,而张宏正虽然还用不着灵石,但以灵砂辅助还是能感觉到那搭配的效果顺畅无比,让他修炼进境神速。也多亏了张宏正极为早熟,知晓轻重,是个心里藏得住事的,也没人在意他一个小孩用最低级的灵砂来怎么练。

  自己能独占如此大一个修炼上的大秘密,大优势,这让张宏正一想起来就兴奋异常,说什么也要自己一个人把这条路给走下去。

  只是张宏正左等右等,就是不见那位仙人从肥猫里重新现身。相比起其他的普通猫,那只黑白肥猫倒显得有些通灵,能听得懂一些话,行动举止也有远超那一身肥肉的敏捷,但也仅此而已,也只是一直稍微聪明些灵敏些的肥猫罢了,无论张宏正怎么对着他说话,怎么抱着抓它捏它揉它,都只是傻乎乎地喵喵叫。济世义舍中不少人都觉得他可能是受了刺激头脑有些不大正常,还有专职医治的光世行者来探视他,张宏正花了好大力气才糊弄过去。

  也许是那位仙人还需要再吃点东西才行。张宏正左思右想之后终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那位仙人就是在肥猫吞吃了妖兽的灵晶之后才现身出来的,而且还说过没吃饱太累了之类的言语,于是张宏正就尝试着用灵砂和灵石去喂肥猫,但肥猫却是丝毫不感兴趣。张宏正强行把灵石朝猫嘴里塞,最后换来的只是脸上手上被猫抓出十几条血痕来。

  这位大仙应该是只能吃灵晶。心神俱疲的张宏正得出了正确的结论。

  但是更大的问题立刻就接踵而至,他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孩,哪里去弄灵晶这种东西?就算有之前从妖兽尸体里捡来的二十来块灵石,那也是远远不够的,就算不算鬼仙的提炼费用,也大概需要一百块左右的灵石才能提炼出一块灵晶来,更别说城里的置换店,一般都是至少需要一百一二十的灵石才能兑换到一块灵晶。而一块灵石就可足够一个乡镇中普通的三口之家过上小半个月了。

  对家里没矿的散修和普通人来说,获得灵晶最快最方便的途径就是去猎杀妖兽。南宫领西端的曙光长城之外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妖兽巢穴,就算有长城作为阻挡,偶尔也会有些妖兽从海面上漂泊过来,乐山村就是倒霉碰到这种情况而覆灭了的。而每年通过上古兽隙中掉出来的异星妖兽更是公认的祸害,运气不好被一只巨型妖兽砸在城中,又没有足够强的世家修行者在,死个几千上万人也是有的。

  不算这些天灾级的妖兽,就算平日游荡在荒野中的妖兽也几乎是无穷无尽。在三神尚未将这一片神州大地开辟为人道乐土的洪荒年代,妖兽便是这世间的主宰,野外的生灵动物多少都混杂得有妖兽的血脉,当年深日久或者是积累多了天地元气,都有可能重新转化为妖兽。

  所以妖兽是永远杀不光的。只要能击杀足够强大的妖兽,就总能从妖兽体内挖出灵晶灵石来。但这也是极其危险的,妖兽食人,尤其喜欢吃修行之人那富含精气元气的血肉,每年想要靠猎取妖兽发财最后却葬身妖兽肚腹的倒霉蛋并不少,暴富的路子都是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闯的,这是放在哪里都一样的道理。

  但是张宏正没办法,他不过一个在义舍寄宿的十一岁小孩,毫无根基,什么事也做不了,做买卖没门路,想要靠跑腿卖力气的钱攒到一个灵晶,那至少得花上几十年去了。好在张宏正还有着自己的优势,自小在乐山村那种算是抗击妖兽前线的地方长大,他对与妖兽战斗一事已是见得太多,成天在野外疯跑,听着那些士兵们的聊天,让他对荒野中的情形,还有一些妖兽的弱点甚至比一些散修猎人都要熟悉,经历过那样一场灭村的妖兽侵袭,他对妖兽也再没有什么惧怕之心。加上他人小灵活,用灵砂修炼习武一年之后力气体质大增,已迈入了明劲初阶,和普通成年人也差不多,也让他有了一定的本钱。

  于是张宏正左右打听,还买了好酒好肉贿赂了义舍里的一名威仪道士,让他出面作保,这才加入了几个散修猎人的队伍。

  都是刀口上混饭吃的,散修猎人大都不会是什么真的良善之辈,为了一时的好处相互残杀灭口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但为首的想要聚集起人心,也必须得有公正担当之名。而且南宫家奉行仁义之道,对败坏人心的奸恶行径打击极重,所以大体的秩序和公正还是能保证的。加上还有济世教的人作保,张宏正在这队伍中也没受什么欺压。他人小机敏反应极快,还有一只灵活的肥猫跟着,负责侦查斥候什么的倒也合适,对妖兽的习性踪迹也很熟悉,也能帮着治疗采药什么的,倒也稳稳能在团体里分得一份收入。

  大半年下来,这队伍里的散修死了好几个,也补充进来了新人,期间有两次运气不错的大收获,让张宏正也总算积累到了足够的灵石,用十个灵石作酬谢,让相熟的威仪道人去请动庙里的祭酒大人,总算用一百来个灵石淬炼出了一颗灵晶,而不用去置换店里去挨宰。

  没有辜负这将近两年的辛苦,在自己的小屋中张宏正拿出这颗灵晶递给肥猫的时候,肥猫也如同第一次一样一把抢过吞下,随即眼露神光,口吐人言,那位肥猫仙人果然又出现了。

  张宏正高兴激动得几乎要流泪。但那眼泪花还在眼眶里打转,却看到这位肥猫仙人又打了个哈欠,说:“怎么还是只有一颗啊?嗯,脑袋还是昏沉沉地,不行,还是得去休息,下次你多准备点,至少也得要三五颗吧。”

  张宏正急的直跳脚:“等等啊!仙人,您至少也先指点一下我的修炼吧。”

  肥猫半眯着眼,懒洋洋地说:“你现在不过是刚开始,有什么好指点的,用什么五行灵石我也和你说过了,剩下的就是多吃多锻炼。”

  “这个...对了,该吃什么呢?有没有什么药材可以滋补身体的?”张宏正情急之下,先问了个一直比较头痛的问题。修炼人仙武道对灵石的消耗不大,但对吃食的需求却是激增,而且想要滋养身体补充消耗,只吃米面杂粮还不行,必须得吃肉,如果有条件的还要吃滋补的药材,这又是一大笔开销。

  “吃肉啊。”肥猫理所应当地回答。“一般来说木行妖兽的肉最好,你的体质对木行元力的吸收很好,吃比你强的妖兽的肉是大补。不过要记得最好做得好吃点。”

  “妖兽肉能吃吗?不是,那东西要怎么弄才好吃啊。”张宏正问。

  勉强来说妖兽肉是可以吃的。散修猎人在外的时候偶尔也会用低级的妖兽肉来充饥,只是这些肉都极难吃,有些是腥臊味重,有些是酸臭难当,必须花上两三个时辰炖煮得稀烂或者是烤得半焦才能把异味减弱,加上一些香料盐巴这才能入得了口。至于稍微高阶些的妖兽血肉几乎就可以当做毒药来使用,倒是听说大家族可以用高级妖兽血肉去炼制丹药,但对于散修们来说吃妖兽肉真不是个好选择。

  “难吃是因为里面的妖气和元气失衡,想办法中和一下就可以。我告诉你一些药材,你自己去慢慢尝试怎么弄。你听好了,如果是虫类的木行妖兽,多用山茱萸,少用盐和胡椒,绝不能用醋和酒,要让山茱萸的辣味和火行元力渗透进肉的肌理深处......

  结果这一颗灵晶换来的就只是肥猫仙人对于怎么把妖兽肉弄好吃的一番教导,然后又变回了那只傻乎乎的大肥猫。这让张宏正颇为失落,好在仙人最后说了,下次如果能有三五颗灵晶,他肯定可以清醒相当一段时间,到时候就可以好好教张宏正一些真正的修炼功法。

  仙人的教导自然是必须要认真执行的,于是张宏正从此以后就开始了对妖兽肉的专研之路,每次猎杀到妖兽,等到大家挖取完灵石晶石摘取掉有用的器官之后,就剩他对那一团烂肉埋头摆弄。刚开始同队的散修都讥嘲他,但发觉经他处理后的妖兽肉真的还可以入口,也都啧啧称奇。等时日渐久,张宏正还真练出了一手处理妖兽肉的好手艺之后,他在峨城附近的散修圈子里也出了一把名,许多人都知道了有个带着怪猫的少年散修有一手好厨艺,能整治出好吃的妖兽肉来,不少人还争相邀请他入队。

  张宏正也确实从中获益不小。有不少经验丰富的散修也隐约察觉到了一些妖兽肉其实对身体有一定的滋补作用,但碍于味道不会多吃,张宏正却是一有机会就绝不放过,还出灵砂灵石去购买其他人猎杀的妖兽肉来烹饪,几乎天天都吃,数量还极大。有了这些常人绝达不到的滋补,他的修行进度和身体素质也是进展极快。只是过了两年的时间,等到他十四岁,就居然已经跨过了单纯的筋强骨壮,进入了可以用自身生机元气勃发内力暗劲的地步。

  这样的修为,在不大的峨城散修圈子里也能算得上一号人物了,再考虑到张宏正的年龄,完全就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天才新星,已经超出了寻常散修的范畴,不止济世庙里的威仪道士再度来劝说张宏正加入济世教,连城主府都有人来暗示张宏正,希望他可以入麾下听用,如果他修炼有成,以后还会向城主,甚至南宫家举荐他。

  这可是统御千万里疆域,全天下都数得着的南宫家,不知道有多少散修打破了头也只是希望能蹭上一点这样的大家族的边。一旦进入世家的体制中那就意味着衣食无忧,定期还有灵石等等资源可以领取,如果真能被举荐入主家,那更是一步登天,从此就是普通平民和散修都需要仰望的人上人,修行路上更是一片坦途。

  张宏正还是拒绝了。对他来说当个门客手下什么的实在太不自在,而且那位肥猫仙人也说了,不能把他的事告诉其他人。张宏正很有自知之明,他这样一个毫无根基的小屁孩极难在大家族的修行者面前继续保有肥猫仙人的秘密,就算南宫家的人向来标榜仁义,待平民也确实宽厚,但他也犯不着把自己的命运交在别人的手里。

  拒绝城主之后当然不方便再继续待在那里了,反正也算是有了自保之力,张宏正就带着肥猫一起离开了,靠着散修之间的人脉介绍四处流浪,一边修炼一边赚取灵石,就等着能攒够四五个灵晶的时候再能请出那位肥猫仙人出来。只是这种行事方法效率实在高不起来,加上他迈入能勃发内力暗劲的阶段后,修炼就再不能用便宜的灵砂,而是要用灵石,四处游荡了一年多之后,他的修为也渐渐看涨,只是灵石却实在没攒多少出来。

  好在这一次那唐无稽丢来的四颗灵晶,却是直接将这问题给解决了,加上原本积攒的两颗,终于能将久违了三年之久的肥猫大仙请出来。这一次张宏正说什么也要学一些真正的厉害本事。

  “肥肥大仙。这次您都已经完全清醒了,那种该教我一些厉害的修炼功法了吧?”

  肥猫的眼中闪过一抹亮光,用有些森然有些高傲的姿态问:“好,你想学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五章:神仙道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