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反杀

  

看到那一个凭空而来将张宏正完全包裹的水球,吕宁的脸色变得铁青,他也没有想到这位田家镇守居然是一直操控着一张先天符咒。相对于之前他击伤老怪物田不周那一张符咒,田霁显然是因为修为比他高上一个台阶,事先准备的更加充分,而彻底将这一道先天法术的威能发挥出来。

认真来说,只是凭这一道法术就可以将他们三人轻松碾压至死,足足两个境界的差距几乎就是蝼蚁和人的区别。但吕宁没有胆怯后退,反而抢先朝着田霁冲去,头也不回地对跟在后面西望丢下一句:“先护住我!”

西望这时候才刚刚跟着冲出那件即将倒塌的屋子,之前即便是这屋子连续遭受田霁的法术重击,他还是一直在桌前埋头绘制符咒,直到看见吕宁冲出这才急急忙忙地起身出来。他也根本都没看清楚外面是什么情况,听到吕宁的招呼之后立刻也跟着一起冲了上去。

迎向吕宁的是那些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田家守卫。镇守大人自己出手将那个偷袭的散修给制住了,他们庆幸之余也没忘记自己的职责,看见刚才门后的散修冲了出来,也不用田霁命令就扑了上去,挥舞手中长刀狠狠砍出。

不过比这些守卫的武器更早一步到的是西望的符咒。吕宁的话很简略,但一起配合多年的他们并不需要说太多,西望几乎是本能地在腰间的符包里一抹一扔,一张符咒就已经贴在了吕宁的身上。符上的云纹亮起光芒,一层宛如花岗石的光泽在吕宁的身上升起,蔓延开来,转眼之间就让他看起来变作了一尊石像。

当当当,几把长刀砍在了吕宁的身上,石屑纷飞,刚刚才在他身上升起的岩石表层被砍得纷纷碎裂脱落,但下面露出的身体并没受到伤害。吕宁一抬手,一发火球就从他掌间冲出在近在咫尺的两个守卫头脸中间炸开,闷响和火光中两个守卫木桩一样地栽倒在地,旁边的守卫顿时一惊。吕宁的冲势不停,直接搂住了几个守卫,同时他身上陡然冒出丝丝电光,被他搂住的几个守卫浑身抽搐着连声惨叫,被吕宁带着一起摔倒在雨地中。周围靠近的几个守卫也都感觉到了阵阵酥麻,连忙手忙脚乱地朝旁边跳开。

毕竟这是一个达到了引气境界的鬼仙修士,这些乡镇守卫不过只是略有修炼过的普通平民而已,连暗劲层次都未迈入,只要是给吕宁充足的距离和准备,他可以一个人就将这十多个守卫全数解决。

“去救小张!”带着几个守卫一起摔倒的同时,吕宁大喝。跟在后面的西望在他背后一踩,借力越过了因为而让开了一条路来的几个守卫,朝着后面的田霁,还有困住了张宏正的那一团水冲去。没有犹豫没有顾忌更没有恐惧,这个木讷的大汉似乎完全不知道前面的是一个比他修为高出许多的世家修行者。

而田霁确实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刚操控着先天符咒将张宏正给抓住,还没从那惊险的节奏中缓过劲来,这从没经历过的激烈战斗刚把他精神深处的潜力全都压榨出来,就像一个拼命狂奔后的人正在喘息,面对这后续而来的变故确实再也提不起精力来应对。操控先天符咒对他来说也是种不小的负担,他一时间只能连连后退,居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西望大步朝前,他甚至都没有去追赶后退中的田霁,只是按照吕宁的话将手伸向了那团包裹住张宏正的水。里面的张宏正也显得甚为激动,在里面一直手舞足蹈。

只是一道如同匹练,又如同闪电一样的刀光突然闪现,西望那已经触碰到水团的手忽然就无声无息地掉落了下来。

西望低头看了看地上那一段之前还属于自己的手臂,又转头看了看空无一物的肩膀,那里股股的鲜血正如喷泉一样地朝外激涌,他愣在了原地,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不知所措。

出刀的是一个守卫。这个守卫穿着和其他人一样的制服,戴着一样的帽子,除了不知为什么在脸上蒙着一圈布,只露出一双眼睛之外,看起来似乎和其他守卫没什么区别。只是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正是他刚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推开了田霁,然后又在一片混乱中抓住了张宏正的脚,让他没办法追击田霁。

做出这些关键举动的时候,这个守卫也并不显眼,依然是有些手忙脚乱的模样,好像只是碰巧运气好才办到而已。直到斩出这一刀,他整个人才忽然沉静下来,那些和其他守卫一样的慌张模样都不见了,如同褪下了一层伪装,一股凌厉沉稳,和其他人迥然不同的森然气度陡然浮现出来。

刀光再起。这第二刀毫无滞碍地砍中了呆立中的西望脖子,西望立刻像根木头一样地栽倒。好在他的脑袋还是呆在脖子上的,这一刀只是用的刀背。

砍倒西望的同时,那个守卫还出手在西望的肩膀上连拍两下,原本血如泉涌的肩膀断面立刻就不再流血。然后这个守卫身形闪动,一步就来到了正在从地上爬起来的吕宁身边,还不等他有任何的反应,同样快捷无伦地一刀劈在了他的脖子上,于是吕宁也一声不吭地软倒在地。

不过一个呼吸之间,这两个凶悍无比威胁到了镇守大人的散修就被击倒。周围的守卫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愣愣地看着这个同僚。这之前还喧闹无比的小院一下就变得死寂一片,只剩那堆水团中的张宏正还在拼命挣扎,可惜也发不出半点的声音。

咳嗽两声,借着雨水把脸上的泥水洗掉,田霁总算恢复了几分镇守大人该有的沉稳和威严,对着周围那些茫然的守卫挥了挥手,说:“好了。这几个散修妖人都已就擒,你们就去各归原位,照之前的吩咐好好看守,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让人靠近!”

尽管还是有些发懵,但镇守大人的命令却是不能违背的,这些守卫搀扶起受伤的同伴迅速离开了。只留下那个蒙着脸的古怪守卫和田霁一起还留在小院中。

确定周围的手下都已经离开,田霁这才对着那个蒙面古怪守卫一躬身,说:“小侄无能,还是要劳烦大伯现身出手相助。”

蒙面守卫开口了,发出的是田不周那阴冷干涩的声音:“无妨。这些刀口上过活的散修勇悍亡命,你实战差了,应付不过来也是正常的。”

说话间,他俯身捡起了地上那条西望的手臂,微微凝神之后一捏,喷涌而出的血雾从手臂中冲出,汇流成一股被他吸入蒙面布后的口中。西望那条手臂也旋即干枯下来,被他随手丢掉。

“果然还是要修行有成之人的精元气血才是大补。”田不周满足地叹了口气,看了眼地上昏迷的两人,就像老饕看着两只待宰的肥鸡。“这两人等会都叫人抓去地牢,打断了手脚好好看管。”

田霁却是有些犹豫,说:“夜长梦多,不如大伯就趁现在......

田不周摇头:“现在就用他们实在是浪费。等我将伤势养好了,再用他们来冲破关隘。”

咕噜咕噜咕噜,水团中不断挣扎的张宏正似乎终于到了极限,张开吐出大团大团的气泡,然后双眼翻白地在水团中不动了。

“这个才是关键,更不能淹死了。快放出来。”田不周连忙对着田霁挥挥手。

田霁微微凝神,那一大团水立刻就崩解滑落,里面的张宏正也掉了出来落在雨地里一动也不动,似乎是闭气昏了过去。

“这三个散修不止是我冲关的灵药,也还能将昨天,还有今天晚上失踪的人都算在他们头上。这些私运货物偷关闯隘的江湖散修都是无恶不作的亡命徒,等我养好了伤,便可以在镇民面前将他们宰了,然后......

忽然间,一抹亮光在雨夜中亮了起来。那是不远处的大宅中央,一道淡淡黄色光芒冲天升起,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北方而去,不过两息之内就完全消失在了漆黑的雨幕中。

这一抹亮光并不太显眼,而且转瞬即逝,但田不周和田霁两人的表情却满是愕然,震惊,然后转为震怒,还带着几分惊慌失措,田霁的声音都变得结结巴巴:“怎...怎会的?怎会的?是谁去把急讯符鹤传发出去的......”顿了一息,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茫然四顾提高了声音呼喊起来。“周庆!周庆!是不是你?你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回答他,周围依然是一片森然的雨声,这大雨仿佛遮盖住了整个世界。

“别慌。即便是西风城的唐无稽大人接了急讯符鹤之后亲自赶来,也至少要小半天左右的时间。我们还来得及。”还是田不周更能稳得住,虽然他脸上的筋肉也在不停地抽动,那被烧烂了的皮肉下好像有一根一根的蚯蚓在翻滚,但他至少没有太慌乱。

“你把这三人手脚给弄断再叫人关押起来,我先过去看看。”田不周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三人,转身朝着那发出亮光的方向掠去。

看着田不周的身影消失,田霁发呆了几息,忽然跺了跺脚,踩得雨地里水花四溅,脸上的懊恼,丧气,恐惧等等神色一一闪过,随后又都化作一片灰败。最终他叹了口气,还是微闭起双眼来,地上的雨水又开始凝聚起来。

但就在这时,一直躺着没有丝毫动静的张宏正忽然就像一只跳蚤一样地蹦了起来,用一个完全超乎田霁反应的速度撞到了田霁的怀里,然后田霁就听到了自己体内传来好似几颗核桃一起被捏碎的嘎啦嘎啦声,那是肋骨密密麻麻地断裂的声音。

这辈子从来没有体验过,甚至都没有想象过的剧痛传来,把田霁脑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挤得一干二净。他后退几步脚下一软,但都还来不及坐倒在地,后颈上的一记重击就让他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着田霁软绵绵地倒在雨地中,张宏正也半跪了下来,张开嘴哇啦哇啦地吐出一股股的清水,然后就是猛烈的咳嗽和喘息,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气来。他溺水是真的,溺水到意识全无失去知觉却是假的,身处那一道先天符咒之内,他也只剩那样的办法来赌一把,赌田不周不会真的让他就那么被淹死。所幸他真的赌赢了,赢得还很大。

原本想着趁其不备先劫持田霁为人质,救下吕宁和西望之后再来想办法对付田不周,没想到的是这两人居然主动分开了。张宏正也不得不庆幸自己的运气太好。

看了一眼田不周远去的方向,又看了看昏迷中的吕宁和西望,张宏正目光闪动。没错,这运气真的是太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一章:唐家大人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