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身陷

  

田家大宅中此刻已经是一片骚乱。

大宅中所有守卫都被集合了起来,在满脸铁青的田霁的带领下呈一个扇形将吕宁西望所在的小院给堵住,十多盏灵石灯挂在各方高处的院墙和建筑上,将这一片照得通亮。而刚才的一声爆炸则是一个士兵冲上前去猛力踹门,结果门上却炸出一团火光来将这士兵给轰翻在地。

“田大人,不知道何故用这番场面对待我们?”吕宁的身影出现在门边,对着田霁遥遥一礼。

“哼,不用装模作样了。你们这些散修妖人,明明是自己来拐卖我田家人口还花言巧语地想要栽赃嫁祸,说什么有妖人占据灵石矿杀人。给我拿下了!”

伴随着田霁的怒吼,他身边的几个守卫就冲了上去。吕宁后退了一步,等这几个守卫即将冲入门中的时候忽然伸手在门框上一拍,轰轰又是两道火光在门上炸出,把几个守卫给炸倒在地。爆炸的威力并不强,包括最开始踹门的那个在内也没人受重伤,只是被震得昏头转向和被火焰给灼伤,都在地上惨叫呻吟,一时间其他守卫再不敢上前。

砰砰两声,有两个手持火灵铳的守卫扣动了手上的武器,塞在密闭铁管中的配制灵砂被簧片上的火灵砂撞击点燃,爆发出火焰和冲击将弹丸猛地推出。这种直接利用灵砂的简易远程武器比弓弩要简单得多,稍作练习就能运用,而且杀伤力也算不错,对付些低阶妖兽和散修很有效,因此是这些低级的乡镇守卫常用的制式武器。

但对于有所准备的修行者来说这种简单的攻击就没什么用了。当看到守卫中有人手持火灵铳,吕宁也就有了防备,当守卫举起火灵铳的同时他也立刻抽出一张符咒激发,身前立刻浮现出一层半透明的光膜。火灵铳炸响,两粒金属弹丸以寻常人肉眼难辨的速度飞向吕宁,但是一碰到光膜之中后就像陷入了泥泞,速度骤降,不过在一两寸的距离中就完全失去了力量,最后只能在吕宁面前掉落下来。

这几下连续的符咒法术让所有的守卫都有些骚动,这些偏僻小地方的乡镇守卫一般就是对付对付普通的低阶妖兽和修习人仙武道的散修,极少有对付引气境之上的鬼仙的经验。这想要近身却被符咒法术给炸开,火灵铳轰击也不见效,让他们有束手无策的感觉。

站在门边,吕宁依然是背负双手,神态轻松,一副气度从容的模样,但其实他很清楚自己并没胜算,不用说那极有可能就隐藏在这田家大宅中的老怪物,就只是田霁这一个世家出身的镇守就绝不是他所能对付的。但他心中并不怎么畏惧,江湖风雨二十多年,生生死死看得太多了。在知道自己极可能踏入虎穴狼窝中的时候他就有了心理准备。那一张回春符的效果只能让他不用再陷入过度失血的虚弱昏迷,想要在这滂沱大雨的黑夜中逃跑说什么也办不到。他现在所想的就是尽量吸引这些人的注意力,给张宏正留出足够的机会逃出这里。

只是连累了这孩子。微微侧头,吕宁看了正在桌上绘制着一张符咒的西望,之前本来是叫他和张宏正一起离开,但他却死活也不愿意。这个大汉对外面的剑拔弩张毫不理会,只是全心全意将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手中的笔上,沾满了材料的笔在符纸上画出一道道云纹,以绘制者的精神为指引将天地元气灌注并稳定在这方小小的纸上。绘制好了这张符咒,西望立刻起身将符咒递在吕宁的手中,立刻转身又坐在桌前开始绘制另一张符咒。

吕宁手腕轻轻一抖,这张符咒就飘在门框上固定下来。这是鬼仙独特的战斗方式,用符来事先储蓄法术看情况即时激发释放,比一次次地使用法术要灵活许多,虽然制作符咒的材料其实耗费不菲,但在生死关头的战斗中无疑是绝对值得的。

屋外,脸色铁青的田霁缓缓抬起了手。感觉束手无策的只是手下的田家守卫,当然不会包括他,只是他不大习惯和人战斗,尤其是操纵现在这个法术让他感觉颇为吃力,能不动手他当然不愿意动手,只是现在是必须展现他作为田家镇守的力量和威严了。

吕宁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能感觉到庞大的五行元力正在汇聚。这位田家镇守是一位鬼仙修士,而且修为比他更高,应该已经达到了他渴求已久的生法境界。

轰隆一下,地面上的雨水猛然击中汇聚起来,化作一条水桶般粗细的水柱轰击向了吕宁。但门前的光幕首先抵挡住了水柱,光幕消失,水柱重新化为流水洒落在地。

田霁皱眉,脸色依旧铁青,这散修居然挡下了自己这一击毫发无伤,实在让他大为意外,也大为不满。他缓缓捏起拳头,那些洒落在地的雨水又重新流淌汇聚在了一起成为一个水洼。

门后,吕宁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贴在门框上的符咒有三张掉落下来,然后在半空中崩解湮灭,而且这整面墙壁都开始呈现出了明显的裂痕,看来最多再承受一次这样冲击就要彻底粉碎。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比他想象的更大,田霁只是一击就让他的防御有崩塌之像。

尽量让自己平静如故,吕宁背负在背后的手在后腰的符包里一摸一弹,立刻有四张符咒从他后腰上的符包里飞出重新贴在了门框上。务必要利用好每一分外部的环境,这是鬼仙战斗的精髓。

田霁慢慢收紧了拳头,地上的水洼像是一个活物一样慢慢扭动起来,看得出来比之前更强更猛的一击正在酝酿中。

吕宁的瞳孔猛地一缩。

并不是因为这即将要面对的法术冲击,而是吕宁看到了田霁和那些守卫背后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人影。只凭穿透雨幕的微弱灯光,他其实只能看到一个极为模糊的影子,但他依然能分辨出那是张宏正。

不是早就叫他快点逃回南宫领吗?他又回来做什么?吕宁的惊愕中,外面田霁的手猛地张开,一道更为猛烈的水柱朝着他激射而去。

沉闷地巨响中,又一面光膜出现在了门框中,也同样被水柱击打得粉碎,但同时整栋建筑都在这冲击下震颤摇晃起来,墙壁上的裂痕继续扩大,似乎下一刻就要崩塌。

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威力巨大的一击吸引,所有的守卫都看得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墙上的黑影滑落下来,飞速地冲向了他们包围着的镇守大人。

擒贼先擒王。

吕宁不免有些微微激动。虽然他已做好了直面死亡的结局,也并不意味着他不想活。这位镇守和这些守卫显然都是疏于战阵,根本没有足够的警戒心。只要张宏正能一举击昏擒下这位镇守作为人质,他们就有了获胜的机会。

张宏正来得极快,站在最后和他擦身而过的两个守卫都只是一愣,田霁则更是沉浸在刚才那个法术的余韵中,完全没察觉到张宏正的手刀划破风雨正朝着他的后颈上劈来。

但是就在张宏正即将击中田霁的时候,田霁身边的一个守卫好像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伸手猛地推了他一把。

嗤拉一声,张宏正的手擦着田霁的衣领划过,没劈中他的颈项。张宏正立刻临时变劈为抓,却只是抓住了衣领的一部分,而田霁扑出去的力量太大,直接就将衣服给撕破了。

“保护大人!”周围的守卫们这才醒悟过来,靠近的几个连刀都来不及抽,直接伸手就朝张宏正扑来。

张宏正顺手一抓就把一个守卫的胳膊抓住,横向一挥把他当作武器砸出,这些不过是粗通武道的普通任,比之前的猎户和矮胖子都大有不如,在他的手中和小孩子也没什么区别。被一扔一砸几个守卫立刻滚在了一起,张宏正毫不停留继续朝着地上的田霁抓去。

田霁刚刚才从地上支起上半身来,刚才的一摔让他五体投地。一般来说,散修中的鬼修像是吕宁西望这样的也会兼修习人仙武道,练习一些实战拳法和技巧,否则在实战中一遇到被近身的突发情况就只剩送命一途,但田霁这样的世家鬼仙却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就算对付妖兽时也有护卫在侧,所以这些人基本都懒得在磨炼筋骨上去花费时间力气。田霁被旁边的守卫一推直接就跌了个狗吃屎,一张脸全泡在了雨水里,胡须头发都被泥水泡了个透,狼狈不堪之余也完全没回过神来,头昏脑涨地眼睁睁看着张宏正朝着他扑来。

张宏正却还是没有抓到他。一个被砸倒在地的守卫伸出了手抓住了他的脚踝,张宏正也是一个踉跄,等他站稳甩开脚上的手的时候其他的守卫又嚎叫着继续奋不顾身地扑了上来。他们既是镇子的守卫又是田家的私兵仆役,如果田霁真出了什么事他们也会受到极为严厉的处罚,这时候真的是拼了命地来拦张宏正。

吕宁这时候也冲出了房门,但是前面雨地里的情况简直是一团糟,所有守卫都在朝张宏正扑去,有好几个已经抓住了他的衣服或手脚,所有人都挤在一起,后面的几个守卫手持长刀和火灵铳都不敢乱打乱砍,吕宁更不敢乱用符咒法术去轰击。而田霁这时候也终于明白过来,连滚带爬地朝后退去,只可惜吕宁和他之间隔着张宏正和那十几个守卫,一时间也绕不过去。

一声低喝,张宏正身上的筋肉鼓起,同时身形旋转猛然发力,沛然而至的巨大力量将他身上的攀着的守卫,包括外围挤着的守卫全数甩了开去。暗劲层次的内力全数爆发可以让他在瞬间发出数倍的力量,他微喘一口气,强忍着筋肉的酸软继续朝着田霁冲去。

只可惜这时候几步外的田霁已经站了起来,面上虽然还些慌乱,但却没有了之前的茫然,更多出了愤怒。他突然抬起了手对准了冲来的张宏正,周围的五行元力勃然而动。

张宏正脚下不停,只是身形一矮一偏一个翻滚,从正面冲锋转为了自下而上的一个扑击。他清楚这位镇守并没多少和人交手的经验,一般来说这种缺乏实战历练的修士无论修为有多高,都会下意识地用出最简单最直接的法术来轰击,这样的攻击想要避过并不难,然后他就可以乘这个机会制住......

然后张宏正就发现他错了。他这一扑并没有扑到田霁,而是扑到了一团水中。

不只是他的前面有一团水,他的左右他的后面他的脚下,原本流淌在地面上的雨水在田霁一张手间全都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起来,宛如一朵骤然收拢的莲花,将位于花心位置的他给重重包围了起来。

连摆脱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张宏正就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大团水的重重包围之中。他奋力地划动双手双脚,但是不管他怎么用力,划动水流都带不来丝毫的挪动,这团水中仿佛有无数奇妙的暗流在抵消他动作的力量,这明明就是一团丈余见方的水,但对他来说就像是无边的海洋一样。

原来田霁并不是在下意识地用法术攻击,包括他之前的两次攻击在内,都并不是单纯的法术,而是他一直在操控着一记先天符咒。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章:脱身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