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事败

  

雨势比之前的小了一些,但天地间依然是漆黑一片,田家大宅门前挂着的两个灯笼的光芒在雨幕中根本传不出几步。分散在镇中的几处高高的路灯塔上,也只有两个在发出幽暗的灯光,在这大雨的遮盖下看起来和萤火虫没什么区别。

张宏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雨地里走着,幸好他还勉强记得大宅前的地形,而且目的地也并不远。

再摸黑走了几步,张宏正终于隐约看见了一点悠悠的灯火,位置也正是和他预想的一样。他快步走上去,果然,他率先看到的是那棵粗大的老榕树,亮着灯的是老榕树下巷口第一家窗户。现在看起来这一家人的家境不错,从里面的灯火亮度可以看出,居然比给他们安排的小屋中的灵石灯还要亮上许多。

门口小院的门并没有关上,张宏正径直走了进去,依稀能听到屋子里传出来的话语声,似乎有几个人正在屋里争论什么,还有隐隐的女子啼哭声夹杂在一起。

张宏正走到了门边,伸手想要敲门,却发现门根本就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的。加上外面压根就没有关的院门,似乎这屋里的人似乎还在等着什么来客。张宏正干脆就走到了门边,这比之前偷听田不周和田霁那里可要安全得多了,里面的人也根本没有小心低调的意识,讲到激动处几乎都是在相互吼叫。

...薛老三,不知道你在顾忌什么,既然看到了那三个走私货的散修,直接拿下来不就是了?现在他们进了田家大宅,我们能怎么办?难道就一直在这里守着?”

“我怎么会知道?难道要一看到外来散修就上去动手?那三个也不是庸手,我上去也打不过......

“那就由得他们在我们清河镇为非作歹?今天这些散修一来,立刻就又有几个人不知所踪了,定然是被这些散修埋伏在镇外的同伙给掠走了!”

“田霁大人也是,总是顾忌什么和南宫领的脸面,对这些路过的散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去要他主持公道,他却总是推三阻四说什么没有证据,正在和南宫领交涉,难道我们这些领民的性命还没那脸面值钱么?”

“铁胖子,你这话出了这里可不能胡说。田家大人再怎么糊涂,也是我们的主上,犯上作乱放在哪里也是一个死字。”

“我就只是说说也不行了?这田家的日子我也受不了了,这几年被那些路过的散修劫掠去的人还少么?我那姨娘,我那徒弟......娘的,这次田家大人还是拿话语来糊弄我们不给我们求个公道,我就搬到南宫领去!”

“南宫领你以为便是什么好地方么?那边临着建木,妖兽最多,每年都要招收大批人去守那长城不说,散修也是遍地都是。那些走私货的散修不都好多是南宫领来的么?”

“总好过在这田家镇子上等死好吧?”

“好了好了,说这些都有什么用?我召集大家来不是来吵嘴的,大家总要商议个办法出来,怎么去把这被散修劫去了的亲朋好友都找回来!”

“还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只能等明天白天,再去求田霁大人。”

“好在那三个散修就在田家大宅里。我们务必要仔细看着,不能让他们悄悄走脱了......

听到了这些,张宏正脸上浮现出微笑,这些人正如他之前所料的一样。他后退两步举手敲了敲门,屋中的声音一下安静了下来,旋即一个有些焦躁的声音响起:“是赵老五么?你个没胆鬼不是说不来么?”

房门打开,一个矮壮的身影站在门口,正是之前曾经在大宅前和张宏正他们对峙过的那个猎户。身后的屋子中点着三盏油灯,满满当当地坐着居然有将近十个人。看见满身湿透的张宏正,猎户却是一愣,后退一步,警醒地喝问:“你是谁?”

张宏正一笑。不过还不等他答话,那个矮壮猎户就已经把他给认了出来,顿时满脸的怒气勃发:“是你?”

“是谁?”屋中的人也都看向门口,看见门口的张宏正也都是满脸的不解。

“你居然敢到这里来?”猎户怒吼一声,挥拳就朝张宏正当面打了过来,拳风凌冽,势道极猛。

“诸位请听我说,我来是有要事相商的!”一边大声提醒,张宏正伸手接住了猎户的拳头,脚下也退了一步。在这世道够胆子也够能力来当个猎户的,绝不会是泛泛之辈,从修为上来说这矮子猎户其实也算是一位散修,只是居所一般都固定,不会像张宏正吕宁他们跑江湖的四处游荡。

“是那个白天来的散修!”屋里的一个人跳起来指着张宏正大叫,却是之前和猎户一起的那几个人之一。其他人立刻也跳了起来,有些人直接抽出了武器。

“李大你和周波出去看看他有没有同伙,其他人一起上,先打断了手脚再说!”一个比猎户还要壮上一圈,活像个树桩子的胖子跳起来吼道。然后这矮壮胖子抓起身边的一个人像是扔石头似的一扔,就把这人砸破窗户给扔了出去,那人的尖叫声中,矮壮胖子抓起身边的一柄大铁锤蹦跳过来,一锤就朝着张宏正的膝盖砸来。

“诸位有话好好说!我真是有要紧急事来找你们的!那些走失的镇民真是不关我们的事!”张宏正连忙跳起闪过,退入后面的雨幕中。他也是又惊又怒又好笑,完全没想到这些人对他的敌意已经如此之重,一见之下不由分说直接就要打断他的手脚。

“听你的妖言惑众!这些年来被你们这些散修哄骗的人还少么?你骗得了田家大人,却骗不了我们!”矮壮胖子手持铁锤跟着跳了出来,后面又跟着几个手持武器的,甚至那猎户转身进里屋去取了一把弓箭出来。

“田家那边来人了!”刚才被那矮胖子丢出去的人爬上了院墙上去张望,朝田家那个方向只是看了一眼就叫了起来。

张宏正悚然一惊。大雨滂沱之下,田家也这么快就对这边的喧闹有了反应?难道自己去偷窥的举止被暴露了?还留在田家大宅中的吕宁和西望两人会怎么样?

猎户和矮胖子听了这话,互相看了一眼手上的动作反而慢了下来,他们毕竟是田家的领民,再是不满田家和这些散修,在没弄清楚情况之下也不好当面围殴田家大宅里的客人。

几息之后,一个人急匆匆的脚步踏水声传来,墙上的男子说了声:“只是周庆一个人。”

“你们聚在这里,是在为那些走失的镇民是吗?你们还以为是我们三个路过的江湖散修在搞鬼?”张宏正趁这机会连忙开口,单刀直入地直切要害。“我直接告诉你们吧,这几年镇上消失的人都是被田家的族长田不周悄悄抓去,杀了吸血练功。昨晚我们在野外将他打伤,他逃遁到这里来,正需要人的精元气血来疗伤,这镇上之前失踪的人全都被他抓了去当疗伤药给吃了。他现在还要更多的人血,镇守田霁已经在帮他抓人了。”

张宏正的声音嘹亮中气十足,在大雨中也是让每一个人听得清清楚楚,猎户和矮壮胖子,还有他们背后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这是我在田家大宅里找到的手,你们认识么?”

张宏正从怀中拿出那个肥猫衔回来的手,丢向猎户。这个手虽然已经被抽干血液,干瘪得像是枯枝,但张宏正还是能清楚分辨出这只手早年应该是一个六指,后来被砍掉了多出的那个指头,只留下一个不大明显的桩子,在认识的人眼中应该极有辨识度,这才随手带了出来。

猎户接过这截枯手看了看,果然认了出来,神色大变,声音发颤:“这...这真是王六的手......今早他老娘还在问我,我还以为他是去了河边的瓜田...

胖子和猎户身后的诸人也都和猎户的神色仿佛,面面相觑,惊恐不已。自家领主大人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这些领民和笼中的鸡鸭有什么区别,不过是等着早晚被抓来吃肉。

张宏正转过了身,看到了刚好跑过来的周庆。这个镇守亲随左手提着一盏灵石灯,右手撑着一把伞,大半个身体都淋湿了,此刻脸色在灵石灯的映照下苍白得犹如死人一样。

来的只是这个家伙,张宏正并不怕。他大声说出那番话不只是说给猎户胖子那几人听的,也是说给这个家伙听。

张宏正退了两步,处在一个随时可以转身就跑的距离上,却是看着所有人,语气激昂:“你们的亲人友人都是被田不周所杀,现在你们知道了他的秘密,他也绝不会放过你们!我来找你们,就是想叫你们一起来,大家合力将这个以人为食的老怪物给宰了!给那些被杀被吃的人亲友报仇!”

矮壮胖子举着锤子指着张宏正,刚才还迅猛如雷沉重似山的铁锤现在像是啄米的鸡脑袋,和他的声音一起抖个不停:“你...你这少年胡说八道些什么?田...田家大人怎么会做这种事?”

“说...说的是!田家大人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猎户的神色先是惶恐不安,随即看着张宏正,眼中的敌意越来越重。“定然是你们这些散修早一步在镇外将王六给杀了,砍了他的手来哄骗我们,还想让我们犯上作乱!”

“对!定然是这小子胡说!污蔑田家大人!”

“宰了他~!还想要哄骗我们去造反!这是让我们送死啊!”

“正是这样!这些江湖散修一贯地诡计多端!定然是想鼓动我们之后乘乱搞鬼!”

看着几乎所有人都开始顺着猎户的话鼓噪起来,张宏正也是大为意外,他毕竟年少,自小就无拘无束地野惯了,不大能理解得了这种寻常平民对一方领主的依附心,只要不是被刀架在脖子上,他就算真拿出了证据,这些人也宁愿相信是他这个外人散修捏造出来哄骗他们的。

“你们要想明白,杀人练功这等事情肯定是破了三神门的人道金律,别说是小小的田家,就算是唐家也是扛不住的。田家覆灭不过是迟早问题而已,你们宁愿就等着被田家那老怪物一个个抓来吸血练功都不愿意趁现在一起报仇吗?”

张宏正一边后退,一边尽最后的努力高声劝说。但是这些人似乎就已经认定了这都是他的胡言乱语,那矮壮胖子又举起了铁锤似乎马上就要蹦上来,猎户也重新扯开了手上的弓箭,眼看就要一拥而上围殴张宏正。

“住手!他说的都是真的!”一声喊叫让这些人立刻停了下来。因为出声的是那个刚刚赶来的田家镇守亲随,周庆。

周庆已经丢掉了雨伞,全身淋得湿透,整个人都在发抖,和着在灯光下苍白发青的脸,看起来犹如一只刚刚上岸的溺死鬼,他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透着无比的虚弱,却让猎户胖子那些人如遭雷击:“这少年说的是真的。这些年走失的人都是被田不周抓了去。昨天田不周被他们几个打伤,现在正在让田霁大人帮他捉人......

“周庆...你怎么也......”猎户的一张脸迅速地变白变青,飞快地向着周庆的脸色靠拢。“...你可是田家的人,你怎么能...跟着这般胡说...

“两年多前,田不周来清河镇住过几日,当时便是说过来探查人口走失的事情。小晴当时曾去服侍过他。后来小晴转回来和我说田不周有些古怪,和田霁说要想办法引些其他地方的散修来顶罪什么的,又说这些散修不能当众处死,要交给他去杀了做什么用的。当时我没在意,后来田不周走的当天小晴也不见了,田霁只是说她跟随田不周一起去红石城了。但是小晴却没和我说过这事,她可是什么都会和我说的......后来田霁大人真的抓住了几个散修来杀掉,说他们是什么森罗殿的走狗,专一贩卖人口给一些家族做奴隶,我们镇上的人都是被这些人捉了去,这些你们也是知道的......只是小晴从此以后就没了音讯,就算她真去了红石城,也应该会想办法给我写信的啊......直到刚才我听了这几个散修所说的,又专门回去确认了他们遇见的那个吃人老头的模样,我才知道小晴肯定是永远不会回来了......

周庆站在雨里,连手里的灯也丢掉了,只是絮絮叨叨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话。周围的人全都鸦雀无声静静地听着,一时间这世上好像只剩下雨声和这幽魂一样的话语。

“田家完了。这些散修的同伴早已把这事传回南宫领去了,南宫家肯定会上报三神门。那是三神传下的道统,执掌天下大义,就算是唐家,也不可能在这事上包庇田家的。”周庆又转向张宏正说。“你还是逃吧,田霁大人好像发现有人去偷听他和田不周的谈话了,不过他以为你还和那两个同伴一起在大宅里,正着人包围准备捉拿你们。我是刚好在门口,听见了这边的喧闹才赶过来。”

“什么?”张宏正一惊,转头看向田家大宅的方向。

就像是专门迎合周庆的话一样,一声沉闷的爆炸声从大宅中响起,还有一阵隐隐的火光。张宏正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拔腿就朝田家大宅跑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章:身陷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