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反杀

  

朦胧的月光穿过树林的遮挡几乎已经没剩下多少了,在这几乎漆黑一片的林间,一个更黑的身影正在其中毫无阻碍的穿行。

经过一片林间空地,上面的朦胧月光把这个身影照得清楚了一些,这是个近乎全身赤裸,身上许多焦黑,不少地方还露出红色皮肉的怪异老者,正是之前张宏正他们遇到的那个古怪老头。

怪老头的头发眉毛胡子什么的早已经烧光,但面目基本上还是完好,脸上还有着几分狰狞的笑容,仿佛一个充满了信心,正在慢慢追猎猎物的猎手。

走到一株矮树面前,怪老头拉过一丛枝叶嗅了嗅,上面有很弱的血腥气。虽然他身上的血腥味儿更浓,但也能嗅得出该是属于那个被自己击伤的散修的。公允地来说,那三个散修也算是有在林中逃命的经验的。没像普通人一样以刀剑开路砍去树枝,也注意很小心地不要践踏过分草木以留下明显痕迹,只可惜这是他的地盘,他们所留下的细微痕迹在他眼中,就像暗夜里一条插满了火把的大道。

身上和脸上传来阵阵剧痛交织的奇痒,那是之前被烧焦的皮肉正在愈合和生长,不过这种伤痛对于一个修为高超的武者来说并不算什么。那个散修居然会藏有一道先天灵符,实在是让人意外,不过他本人的修为不足,能将自己拖延几十息就是他们的运气了。被烧坏的皮肉也不要紧,把那女修和大块头尸身上剩余的血气通通吸取过来,再用上木行灵砂一敷,充盈的血肉元气和木行元气一激,这种皮肉伤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痒点痛点难免,但已经不影响行动,最多一天就能痊愈。

那正在逃窜的三人的血肉精气也迟早是自己的肚中之物。尤其是其中那个满口胡言乱语的小子似乎已经修出了暗劲内力,还颇有几分火候,这可是难得的好猎物。就算一时大意让那小子把自己的刀给捡去了,但整整一个大境界的实力差距摆在那里,绝不是一把武器就能弥补上的。抓到了那小子之后暂时留着不杀,挑断了手筋脚筋慢慢养起来,等有把握冲关的时候再宰了喝血,有了那富含元气的血肉滋养,说不定自己这次就能一举冲破关隘,凝练出罡气,晋入先天境界。

“嘎嘎嘎...”想到这里,怪老头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就像一只夜枭垂死嚎叫的声音在树林里传出老远,吓得一些夜行的小兽四处乱跑。

他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大笑,不只是预见到自己的功力大进,还因为他发现这三个家伙好像跑到了一个很有趣的地方。三人的足迹在一丛枯枝旁消失。这丛枯枝本不该在这里。怪老头知道其下该是一个深坑。他细细观察坑边一处翻起的草皮,该是三人当中有一个奔行至此的时候失足落下去了。

仔细看了看周围,确定掉下去的人并没有爬起来逃掉,老头忍不住又笑了起来,随后一脚踢开枯枝,毫不犹豫地跳下。

行走在下面的通道中,怪老头熟稔得就像在自家屋中一样,因为这原本就是他的藏身和修行的地方。直到一个月前,他圈养的那只负责解决各种尸块和内脏的东西忽然异变了,他为了尽量不刺激到那东西,这才少到这里来。现在那个东西被他用想法子封了起来,只要那三个人不是运气特别不好,把那东西给挖了出来,反而成了那东西的食粮就好。那他说不得还要大费一番手脚。

怪老头走得很开心,甚至都没有掩饰自己的脚步声,那不过是三只瓮中之鳖罢了。渐渐的,走到了里面那个洞窟的拐角处,他听到有人在里面说话。

“吕大哥……怎么办?是不是那个老怪物来了!?”

说话的是之前那个机灵的少年。随后听到那个叫“吕大哥”的惊呼:“啊!?怎么会?!”

怪老头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在拐角前停下脚步:“哈哈哈哈!先伤了大爷,又闯进大爷家里,你们说说该怎么办才好!?”

略沉默一会儿,怪老头听到那少年叫起来:“吕大哥你不是还有两张先天符么?别舍不得了,这时候不用还在等什么?快准备好,等他一进来我们就和他拼了!”

怪老头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又嘎嘎嘎地笑了起来:“哦?是么?那快点准备好啊,先天符咒可是难得的好东西,爷爷我以前都还没见识过呢,今天居然能看到三张,运气好啊!要不要我奖励你们呢?”

又过十几息的功夫,里面的三人依旧沉默。

当然不会有第二第三张先天符咒,这种东西散修能有一张拿来压箱底就不得了了,带个两三张在身上纯粹是想引同伴来杀人夺宝。这不过就是想吓唬他而已。

这点小把戏让怪老头有些兴趣盎然,就像已经抓到了老鼠的猫一样,开吃之前总想找点乐子来玩玩,想了想,他开口道:“小娃娃,三个人里面,老夫觉得你最机灵。不如现在给你一条生路——杀了他们两个,老夫就收你做真传弟子,如何?”

三人仍不说话。怪老头也不着急,这是餐前的小余兴,如果来得太快他还会觉得不怎么过瘾。

果然,又等待十几息之后他听到痛呼声。怪老头屏息凝神,踏前三步,听得更清楚了。

“你疯了!他吃人!他肯定是因为重伤了才想叫我们——”

哗哗声。该是有人被重重轰在地上,溅起砂石如雨般下落。

“妖人也要传衣钵,也要门徒走狗!我只能这样了,大哥你别怪我!”

怪老头咧嘴微笑,脸上新生的肌肤崩裂。

“你——啊!!”

“啊!!”

两声惨叫。不过前一声是属于那少年的,后一声是属于那个吕大哥的。似乎那个大个子忍不住偷袭了少年,少年又反击了那两人。倒没料到看起来最憨最傻的那一个出手的时机最刁钻。空气中有浓重的血腥味传来,是属于那个姓吕的,这血的味道他可是闻了一路,绝不会错的。

“老……老前辈!”这是唯一幸存者的声音,但听起来很虚弱,“我把他们两个都杀了,前辈救……救……”

“好!等着,我来救你了!”怪老头舔了舔嘴唇,尝到了满口的腥味,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但刚蹿入洞窟,他就听到了一个和之前全然不同,非常有力的声音:“就是现在!”

就在他身后,身前的岩壁上,有数道符文瞬间泛起荧光,天地元气被道法引动、聚合、爆发——轰隆隆一阵巨响,入口处乍现火光,他的身子被夹杂火焰、灵砂、碎石的气浪轰得往前冲了好几步,但并没怎么伤。不过是区区引气阶段的符咒,就算是这样叠加起来,只要不是直接命中也很难伤到他。

但是随着火光和气浪一起炸出来的,还有好几条如同蟒蛇一样翻腾飞舞的身影朝着他疯狂抽来。

糟糕,大意,中计了。怪老头瞬间便明白了。在这满是灵石和灵砂的环境下,他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符咒散发出的元气。

尘土飞扬中迎面抽过来的影子粗如碗口,整体呈墨绿色,上面零零星星地布着獠牙一般的倒刺,而他背后的退路已经被炸开的岩石和泥土堵上了,土石并不多也不算重,对他来说推开也不过是两三息的时间,但眼前的这些墨绿色的巨蟒状东西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伸手托住最前面那一只巨蟒,力发于足承于腰传于臂暴于腕,圆转如意的劲力带动着这巨蟒中原本的力量朝旁带出。一声暴喝中老头将这抽来的巨蟒给活生生弹了回去,和后面的三只同样的巨蟒撞在了一起。他本人只是微微一晃,朝后退了一步。

但怪老头心中不喜反惊,这力量比他原本以为的要大上近倍。这孽畜不是应该已经被饿得奄奄一息了么?

没错,眼前这些巨蟒状的东西并不是真的巨蟒,而是他一直用吸血后的尸体残骸来喂养的螣蛇兽。这木行妖兽半兽半树,看起来就像只有六只加大了触手缩小了身躯的八爪鱼,或者就干脆只是六只藤蔓触手的结合体,近身战斗极为难缠,但从纯粹的力量上来说不算太大,只凭本能活动也没什么灵智可言。所以他在发现这东西忽然进阶变异之后,立刻便花了不少力气将之逼进了后面的一个洞窟隔间中将之封闭了起来,打算等时机成熟之后再来收割。但不知怎的这东西却被这进来的三个家伙发现了,还借它安排下了这样一个陷阱,现在却是被他身上浓厚的血腥味所吸引,舞动触手朝他疯狂卷来。

匆匆朝着里面一瞥,怪老头能看到那三个散修正退在洞窟的里面,其中那个少年站在最靠前的位置,脸上全是掩盖不住的得意之色,显然这个陷阱还有刚才的一出戏都是出自他的手笔。而之前那个被他击伤过的中年鬼修则是在后面半靠半躺在另一个大个子的身上,脸色惨白得有如死人一样,好像比之前的伤势更重了几倍。

螣蛇兽的触手又再度抽来,怪老头拨开一只,撞开了两只,再用脚踢开了一只闪开两只。周围的泥土被抽空的触手打得四溅乱飞,其中的血腥味传得更重了,依然还是那个鬼仙散修的味道。

原来他是用自己的血来浇灌螣蛇兽,不止将螣蛇兽引到岩壁后面紧贴着,还让原本已经虚弱的妖兽恢复了几分实力。怪老头心中暗惊,这些人居然如此的胆大心细,自己终究还是小瞧了这些散修。修为也许不高,但这些人为了十来个灵石就能去荒野猎杀妖兽,绝不缺乏拼命的勇气和果决。

“还是要多亏了张小哥,察觉到了这岩壁后居然是一只螣蛇兽,设下这样一个陷阱,终于让这老妖咎由自取。”

看着洞口处的激战,靠在西望怀中的吕宁终于长舒了一口大气,如果不是知道危机还没有真正的解除,这轻松和虚弱叠加在一起几乎就让他要马上昏睡过去。

“叫我小张就行。”张宏正脸上虽然有忍不住的笑容和得意,但神情却没有半点放松,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洞口处激战的老头和螣蛇兽,手中紧握那把老头的长刀,身形半蹲在地,只是随口回答。“这也是吕大哥对我信任有加,舍得自身精血来喂养这螣蛇兽。这老头大概是一直用人尸在喂养这妖物,想要等着收割灵晶吧。这东西长城那边多得是,习性我熟悉得很。”

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吕宁再不说话。其实他原本对这个计划并没多少信心,只是实在被眼前的形势逼得走投无路,他也明白这喝人血的老怪物绝不会放过他们,在这密林中逃出去的可能性实在太低,这才同意张宏正的计划。西望的修为太低,就算放血也没有什么作用,而趁着他身上那张回春符的效果还没有消散,也就只有用他的血才最合适。

至于张宏正,人仙武道的战斗力全靠身体气血来支撑,他在这陷阱中还有更重要的作用。

啪啪轰隆,螣蛇兽的六条触手抽击得越来越凶猛,鬼修的血只是将它从虚弱中唤醒过来,并没有填补上那十多天的饥饿感,面前那团散发着浓郁血腥味的猎物几乎要让他疯狂,六条触手将所有的力量都压榨出来朝着这团血肉抽打缠杀。

老头支撑得很辛苦,如果有刀在手旁边没有其他窥伺的敌人,这个只凭本能的妖兽他有的是办法去解决,但现在空手之下他战斗力最多只剩下了一半,也多亏了化劲之境的劲力运转已经圆通如意,往往能借力打力让螣蛇兽的触手互相撞击,这才能在六条触手铺天盖地的抽击缠绕中支撑下来。

但这样支撑下去绝不是办法。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老头双手分别在两只触手上一推一拨,撞开了另外三只触手,然后险险闪过最后一只触手的抽击,不理会触手上的一只木刺在肩膀上拉出一条一尺多长的伤口,朝前猛冲,越过了螣蛇兽封堵的洞口。

没错,只要冲入这片洞窟,把那三个散修丢给螣蛇兽他就可以趁机出去了。

但是迎接他的是一片眩目的刀光。

张宏正一直守在不远处,紧握长刀半蹲在地,全神贯注地看着老头和螣蛇兽的缠斗,就是为了这一刀。

这是凝聚了所有力气毫无花巧奋不顾身舍生忘死的一刀。张宏正的冲势之猛,就像要劈死老头之后还要和身撞进螣蛇兽怀里去一样。

如果是在其他时候,老头会对这样一刀嗤之以鼻。这一刀纯以刀法来说简直比门外汉劈柴禾还丑陋,用力太猛去势太尽没有变化的余地劲力更说不上通达,无论是闪躲,招架之后都可以轻轻松松地要这小子的命,但偏偏在现在他是冲刺向前的时候,他赤手空拳,他避无可避。这一刀的势道也太猛太大,他想用巧劲去卸也卸不开。

这勇猛但拙劣的一刀时机来得实在太准,太毒辣。老头只能双脚站定,双掌朝中间一合,空手入白刃强取这一刀。

血光暴现。

这一刀如切豆腐一样地破开老头胸口的皮肉,摧枯拉朽地切断筋肉斩断胸口肋骨,不过再要往下深入的时候还是停住了,老头的双手终于还是合掌夹住了这一刀。

“撒手!”忍住胸口传来的剧痛,老头沉声怒喝,双掌间内劲狂涌而出。

张宏正身躯巨震,刀身上传来的内劲如同山洪海啸一般地涌来,这是化境高手借物传劲的一击,他感觉好像有一张爆裂符咒在体内炸开,喉头一甜,忍不住就是半口鲜血喷出,鼻端也是两道鼻血流下。

但他还是拼命握住了手上的刀柄。他早知道这一刀不可能一劳永逸,但他要的也就是怪老头的这一停。

唰唰两声,螣蛇兽被弹开的触手再度卷上,终于乘这个机会捕捉到了这个它渴求已久的猎物,先是一只触手迫不及待地在老头的背上抽了一记,带走一大片的皮肉,随后一只触手就缠上了他的腰间。

老头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恐惧之色,没有了皮肉的五官扭曲成一团,螣蛇兽的抽打算不了什么,只凭化境阶段的肉体本能反应他都可以将之卸去力道,最多只受点皮肉伤,但如果一旦被缠上那就会变成纯粹的角力,螣蛇兽在妖兽中力量算很小,可也要胜过他一筹。

更要命的是,一阵怪异的酥麻感正从腰间被缠住的地方蔓延开来,那是螣蛇兽触手上那些倒刺正在将毒素灌入他的体内。恐惧和随之而来的暴怒让那张没有表皮的脸扭曲得更加狰狞,他夹住刀身的双掌猛然发力朝自己这边猛地一扯,暴喝:“不放那就过来~!”

但是这一扯却扯了个空,刚才还拼死握住刀柄好像一辈子都不放松的张宏正却在这时候毫无端倪地松了手,老头这全力施为却丝毫没着上力,身子猛地朝后一仰,忍不住就要朝后退去,他立刻劲灌双脚,脚底陷入地面寸许,总算凭着对身体妙到毫巅的细微掌控站住了。

只是这一仰,一顿,螣蛇兽那剩余的四只触手就立刻跟上了,两只卷上了他的腿,两只绕上了他的手,就像几百年不见的老情人一样将所有的肢体都缠了上来,立刻就将他的双脚双手都牢牢捆上。

张宏正捂着嘴后退,尽量不让自己身上的血腥味散发出来。他伤得不轻,这怪物老头的修为整整高他一个境界还多,这一次借物传劲的暗劲冲击即便是他早有防备还是被震伤了内腑,不过他一边咳着血一边还在笑,用这伤换来这老头的一停一顿虽然不过一息左右的功夫,但已经完全值得了。

张宏正退开,露出躲在最后的吕宁和西望,两个鬼仙修士面前都漂浮起了一张符咒,上面的符文正引动着天地元气不断变化,然后分别化作一团火焰和一团浓稠的褐色汁液飞来。

眼睁睁看着这两团原本在他眼中只能算是乌龟爬的法术飞来,怪老头脸上的恐惧更甚,螣蛇兽的触手已经完全地纠缠上了他的双腿,他只能凭借脚踝和腰身的力量强拧了一下身体,让缠上背后的螣蛇兽来承受攻击。

褐色汁液率先打上螣蛇兽的身体,将绿色的粗大藤蔓和腐蚀得滋滋作响,然后火焰跟着而来炸成一大团燃烧的火球,这些浓稠汁液除了腐蚀之用外似乎也特别易燃,立刻就将螣蛇兽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火炬。

好像上百只老鼠一起嘶叫的声音从这只木行妖兽身上响起,这个并没有理智的怪物没办法理解攻击来自何处,只是本能地拼命抽搐挤压自己已经抓捕住的猎物。同时惨叫的还有老头,被一个点燃着的火炬紧紧纠缠绞杀还在注射毒液,这痛楚恐惧更甚于之前被那张先天灵符烧灼的时候。

张宏正已经退到了吕宁和西望之前,两手分别抓住了一颗木行灵石和一颗土行灵石,见缝插针地尽量调动木土行元气来让刚才被震伤的血脉内脏稳定伤势,焕发生机。吕宁和西望两人也重新再拿出了两张符咒来,随时准备激发。虽然现在看起来形势大好,这老怪物已经完全陷入他们预设的陷阱中,但这毕竟是一位已入化境的武道强者,说不定还有搏命的余力。

确实如此,惨叫挣扎中的怪老头手依然稳得惊人,手掌轻微一滑一动,长刀如同游鱼一样在他手中掉头,眨眼间已反握住了刀柄,弯腰刀光一闪,紧捆住他腰间的一条藤蔓就被斩断。

吱呀~~螣蛇兽的尖叫声再拔高了一个层次,这本能感觉到自己行将走到死亡的妖兽拼命将生命中最后的一份力量和生机都压榨出来,本已缠得很紧的触手再度勒紧,格拉一声,老怪物的左手以一个怪异的角度朝后扭曲了起来。

“啊~~!”惨叫声中,老头握刀的右手一抖,刀倒着飞出射向岩壁随后反弹回来,将拉扯住他右手的触手斩断,他扭动腰身顺手一捞就再度握住刀柄,随即刀光连闪,螣蛇兽的剩余四只触手也纷纷断裂,墨绿色的汁液四溅而出,将他全身都淋了个通透。

“小心了。”张宏正沉声提醒。这老怪物终于还是脱困,纵然看起来五劳七伤,也应该还有一定的战力才是,尤其是他现在有刀在手。接下来才是真正最关键的生死搏命时候,张宏正深吸一口气,沉腰坐马。

吕宁和西望面前的符咒也是光芒大作,如同箭在弦上,随时都可以转化为法术。

老头恨恨地看了一眼洞窟深处严阵以待的三人。他现在的情状极为凄惨骇人,身上既有被烧得焦黑的皮肉,又有被撕扯开裸露出来的血肉模糊,更多的是被螣蛇兽汁液沾染的墨绿,而手臂折断,双腿上大片大片的筋肉被扯开,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只怪异的活尸。

勉强还算完好的右手握紧了刀,老头猛然转身挥出,一片雪亮的刀光如同雷霆怒涛般斩出。这已是他目前状态下所能用出的最强一击。

不过这一刀却并不是斩向张宏正三人,而是斩向那堵住了洞窟入口的土石。岩石碎裂泥土飞溅,原本就堵得并不算严实的洞口被他给斩出了一条通路来,怪老头身形一瘸一拐却也极为迅速地朝外冲去,一眨眼就消失了。

“咦?”张宏正三人倒被这老怪物的举动给愣住了,一时间都没有敢放松,吕宁和西望面前的符咒依然是闪烁不定,保持着随时能激发的状态。昏暗的洞窟之中,只有地上螣蛇兽的肢体还在翻滚扑腾,烧得噼啪作响。

十来息之后,还是张宏正先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回头看着吕宁两人苦笑一下:“没事了,看来这老怪物舍不得和我们拼命。”

两人这也才跟着松下劲来,面前漂浮的符咒消散,西望还好,吕宁则是支撑不住直接晕了过去。西望连忙接住吕宁,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在地上,然后走到张宏正身前蹲下,更加小心翼翼地拂去地上的一层灵砂,露出隐藏在下面的十多张符咒。原本这才是他们对付那老怪物的最后一层陷阱,如今却是用不着了。

等西望重新收起了符咒,张宏正放轻脚步,屏住呼吸,慢慢地挪到洞口。除了地上螣蛇兽的肢体还在偶尔扑腾一下,确实是一片寂静,那老怪物确实是走了。

老怪物的伤势不轻,而且木行妖兽的毒液越是拖延越是要命,他这退走应该不是假模假样去外面埋伏,眼前这场危机看来已经过了。瞥了一眼旁边那螣蛇兽之前所困的洞窟,借着地上还没熄灭的火光,能隐隐看到里面是小山一般的骨骼。

皱眉看着前方漆黑的洞口,张宏正怔怔出神,那老怪物虽然退走,但他心里却老是觉得这沉沉的阴影并没有散去,似乎有什么不大对劲的东西潜伏在背后更深更远的地方......

踏踏踏踏,忽然间仿佛有极轻微的脚步声在通道中响起,张宏正悚然一惊,连连后退几步,伸手对西望一挥,西望也停下了动作,伸手从怀中掏出符来。

踏踏踏踏,脚步声细密而有节奏地接近,张宏正分辨出来了这是什么,长松一口气,一屁股坐下。西望不明所以,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但是旋即他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随着脚步声一起从通道里走了进来,那是一团肉乎乎的毛球,上面两只眼睛正迎着灵石反射出发出绿油油的光芒来。

“喵呜~!”肥猫闻了闻地上螣蛇兽的尸体,发觉这不是吃的,发出委屈的叫唤声。

“这猫......怎么能找到这里来?”西望满脸的不解。

“我也不知道,这家伙总能找过来。”张宏正瘫坐在地,笑道。这猫既然能出现在这里,说明外面已经没危险了。“走吧,我们也该走了。”

当张宏正和西望背着昏过去的吕宁钻出地洞,正好看见一抹鱼肚白在东方的夜空中亮起,天亮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章:清河镇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