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逃

  

老头干枯的手抓在方媛那半片尸体的大腿上,筋骨凸显满是皱纹如枯枝一般的手指和那白皙细腻充满了生机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老头直勾勾地看着手里这片大腿,露出饿了十天的人看着鸡腿的表情。

老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仿佛在酝酿情绪一样,然后他猛然睁眼,嘬唇一吸。噗的一声,无数血沫血流从大腿的截断处喷涌而出,在半空中就汇聚成一股细细的血流朝着老头的嘴中汇聚而去。不过一两息的时间,女剑客的大腿就像是火炉上的菜叶一样飞速地枯萎下去,然后变成了一截像是木材枯枝一样的东西。

“嘿嘿,不错,这女孩修为差点,但这血的味道可不差,有点茉莉的清香,回口又还带点甘甜,难得难得。”老头打了个饱嗝,面带笑容,好像吃了一顿满意的宵夜一样容光焕发,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不少。他又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三人,说:“我说,你们怎么不跑啊?就算有一个受伤跑不快,不也还有三个没受伤的么?分着朝三个方向跑,老头我也不一定能追的上啊。”

“你...你这妖人,居...居然敢以人为食...简直...简直是畜生也不如...”吕宁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他的胸口还在不停的渗血,脸色本来是惨白得吓人的,但过度的激愤又让上面浮现出一片不正常的嫣红。西望在旁边扶着他,看着那老头也还是满脸的愤怒,只是这个有些木讷的大个子说不出什么话来。

“前辈……”一旁的萧壮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眼神乱晃,既不敢正面去看这个干巴巴的老头,也不敢把眼神落在地上那枯枝一样的大腿上,那在半刻之前还是他梦寐以求的事物。“我们就是几个过路的散修……前辈行行好,放我们一条生路,今天事情我们谁都不会提!”

老头和善地笑了,拿刀慢慢刮自己的掌心,嚯嚯作响,并没有理会萧壮的哀求,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张宏正,问:“你呢,小家伙,你为什么不逃?”

“厄......”张宏正嘴角抽了抽。“当然是因为前辈实力太强,我们逃也逃不了。”

“哈哈。有眼光,有眼光!”老头笑得更开心了,还忍不住鼓了鼓掌,得意地摆了摆身子,就像得了称赞的小孩一样。“小家伙,就冲你这眼光,我就有些舍不得杀你呢。要不然这样,你过来拜我为师,爷爷来教你这喝人血的功夫。”

张宏正暗暗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吕宁伤了,逃不了,西望要护着他,不愿逃,萧壮色厉而内荏,可能连逃的勇气都没有。刚才那劈开方媛的一刀,尤其是还有隔空劈伤吕宁的一刀,都将这老头惊人的武道修为展露无遗。这是已经踏入了借物传劲,武道圆通如意的化劲之境,在散修中来说这已是极为少见的顶尖高手,甚至一些世家的修行者也不见得能有这老头这样的修为。

认真来说,张宏正觉得自己倒是最有希望逃掉的那个。只是一旦他动,这老头肯定率先上来追杀他,他觉得自己真能在这漆黑陌生的荒野里逃掉的可能性最多只有三成,这把握太小,还不如留下来看看机会。

他知道肯定还是有机会。吕宁他们修为也许不是太高,但是能在散修圈子里混这么久,活这么久,可不是只靠运气就行的。

“喵~!”肥猫在那边闻了闻方媛的尸体,大概不明白这个刚才还和自己捉迷藏的人怎么就成这样了,然后抬起头来,傻愣傻愣地看着篝火边的老头。

“看你这肥球模样。是想吃肉了么?”老头看着肥猫,就像在自家门口逗弄邻居的宠物一样,随手从干枯的大腿上撕下一片来丢过去。“哈哈哈哈,没关系今天的肉多,爷爷我请客!”

肥猫闻了闻干得像是一片木屑的肉片,没有去吃,反而走开几步。

“你这孽畜,糟蹋粮食!”老头突然暴怒,抽起旁边的刀反手一撩,如同击伤吕宁一样的一蓬砂石呼啸电射而去。

肥猫显然要比吕宁灵活许多,一个翻身就闪过了这道攻击,砂石打在后面的树干上发出碰碰闷响,木屑纷飞。肥猫似乎被吓到了,嗷呜嗷呜地哀叫着跑进了树林里不见了。

“你......那些在这里失踪的散修,原来都是被你杀了?”吕宁恨声问道,他脸上的嫣红已经褪了下去,现在只剩一片惨白。“你这疯子,居然杀了那么多人?还以人血为食。不管南宫家还是唐家,还有蜀山剑侠,知晓了你这样的妖邪一定会来将你诛杀.......

不等吕宁说下去,旁边的萧壮先冲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将他拉住挡在了身后,转过来对着老头连声哀求:“前辈见谅,前辈见谅......我大哥这是伤得重了才胡乱说话,只要前辈放过我们,我们绝不会将前辈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如果前辈喜欢喝人血,我们还可以每隔一段时日带人过来送给前辈,总比前辈自己在这荒山野岭守株待兔强啊。前辈是不知道,就是因为这里经常有人失踪,都没什么人敢走这条路了。我们几个人再出事,以后就真没人敢来了。但前辈只要放过我们,之后便会有人被我们不断源源地带来了......

“哎,好法子。”老头眼睛一亮,手一拍大腿。“但你就这样说说,我怎的知道你们出去之后一定会给我带人来?不会去告发我?”

“我们可以发誓!”萧壮连忙伸手三指举天,对着夜空云层中隐约可见的归墟之月。“我们用三神之名发誓,一定不会告发前辈,一定会给前辈带人来这里让前辈吃~!”

“三神誓啊......”老头也抬头看向了悬挂在天空的归墟,若有所思。

今天是十四,归墟之月略缺了一丝,显得不够圆满,但还是静静地挂在中天,将自己的光芒洒向下方的世界。这块看着和大日相对的巨大天体,是从妖兽横行的洪荒时代中开创了圣武纪元的三神以莫大的法力硬生生从大地上剥离一部分然后捏合在一起生造出来的,时历三千多年依然高悬于万里高空上,让所有人一抬头就能感受到上古时代三位大修行者的威严,还有绵延至今的福泽。和城镇中的三神庙,还有每家每户中都有的三神塑像相比,这才是所有修行者的信仰具现,但凡是修行者,还有着对修行之道的基本敬畏和憧憬,就不敢胡乱对着归墟之月胡乱发誓。

“嗯?”沉思中的老头忽然怔了一下,一双眼睛一眯,好像发现了什么异常。

“前辈,不好了!”张宏正忽然叫了起来。

“怎么不好了?”老头一瞪眼。

“我知道前辈你喝人血是为了什么!”张宏正拍着大腿,表情一惊一乍。

“哦,为什么?”老头的眼睛又眯了起来。

“前辈是不是用喝人血来练功?我忽然想起来了。以前也是有人和我说过喝人血的修行之法的!”

“什么?真的?”老头的眼睛一下瞪得斗大。

“没错,那个人说,人血确实是极好的滋补食材,用来滋补身体对于人仙武道进境极大!但这个人说,这种修行之法也有极大的弊端!”

老头的表情显得有些紧张,问:“什么弊端?”

“人血里有毒。”张宏正一脸正经认真,凝重无比。“普通修士吸收天地五行元气,是自己淬炼了,再藏于体内。吃妖兽肉,也得经过处理才无毒无害。但人修行会偏向某一系,喝人血虽然滋补,但其实五行有别,其中的元气潜伏在五脏之中,长此以往必然五行失调,必然就是要中毒的。前辈,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现在常常会觉得心浮气躁,有时暴躁易怒,有又会患得患失神不守舍是吧?这就是血毒入脑的征兆了!”

“嗯?血毒入脑?”老头的表情阴晴不定,眉头皱得几乎要把两道眉毛连成一条。“这些你是听谁说的?”

张宏正向一旁踱了两步,小心翼翼:“前辈,其实我小时候也遇到过另一位像你一样喝人血的前辈。当时他人毒发作,半疯半癫屎尿失禁,趴在路边吃草,是我把他捡回家,给他送终的。他那时候就收我做弟子,还教给我很多道理——”

“另一个?”老头想了想。“他是不是姓田?”

“对,是姓田。”张宏正点头。

“那他是不是个秃头,身形有些肥胖?”

张宏正一拍手:“对啊,原来前辈你认识他?”

老头的眼睛又眯了起来:“呵呵,那是不是脸上有块红印,左手有六个指头!?”

“对!我记得清清楚楚!”张宏正睁大眼睛抬起左手,“就这只手,六指儿!”

老头站起身,原本严肃凝重的表情忽然一变,微微冷笑:“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把你这满口谎话想要搞鬼的小娃娃给宰了?!”

言出即刀动。老头的一抹雪亮刀光如黑暗中的雷霆闪电,飞射而出直取张宏正的脑袋。

张宏正却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一刀一样,后退矮身朝旁翻滚,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躲过这夺命的一刀,同时大叫:“编不下去啦!动手!”

火光乍现!

不知道什么时候,之前还跪坐在地的吕宁面前漂浮起了一张符纸,只是被萧壮的身影挡住了。也就在张宏正这一躲一叫中,符纸上一片暗红色一闪即逝,整张符纸化为一团火焰,随即急速膨胀成一个头生翎羽、背生双翼的火焰人,这个火人眨眼间就飞出了十多丈的距离撞在了老头的身子上。

轰然巨响,狂暴而炙热的的气流横扫周围一丈之地,老头斩出去的刀也脱手飞出,贴着张宏正的耳朵插在地上,只剩刀柄。老头在爆炸中被轰出十几步远,浑身着火地在地上乱滚。可他再怎么滚身上的火焰也没熄灭,火焰化作游蛇一般的火流在他身上不断游走,烧得噼啪作响,随着老头的翻滚把一大片草地一同点燃。

皮肉的焦臭味传来,老头终于抵挡不住,发出的凄厉惨叫声在夜空中传出老远。

一身横肉的萧壮看到这个机会,立即飞身而起,抓起了原本丢在地上的双锏朝着老头扑去。

“别过去~!”吕宁大喊,只可惜刚刚发出这一道符的他已经力竭,这一喊已经沙哑破声,萧壮没听见。

被烈火焚身的老头一直在惨叫,火焰一直包裹着他的头颅五官,应该是看不到什么东西的,但他好像依然能感觉到扑来的萧壮,他猛地用掌在地上一拍,正冲跑过去的萧壮好像被人在脚底猛击了一下一样飞了起来,扎手扎脚地扑向老头,老头似乎只是凭着感觉随手一击

,萧壮的脑袋就像鞭炮一样炸得四散零落,无头的躯体顺着惯性冲到另一边的草地上,就像被剪掉了脑袋的青蛙一样,手脚还在胡乱扑腾。

老头没有就此住手,他似乎真的是看不见了,一边惨叫一边随手抓起身边的泥土泥沙就朝四周乱甩,布满了内劲的砂石如同密集如雨的强弓劲弩一样打得周围的树木枝丫折断,木屑纷飞。原本要拿着一张符咒出来要攻向他的西望连忙拉住吕宁朝后闪躲。

“走!”张宏正爬起来,顺手拔了出老头的刀,冲上前去和西望一起左右扶住吕宁朝远处树林里冲去。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章:巢

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