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吃肉

  

一片漆黑的树林中,明亮的篝火仿佛一片灯塔,开辟出一块明亮温暖的地域来。几个人错落有致地呆在这块区域中,或坐或站,各行其事。

  能在这时候呆在这随时有妖兽出没的荒郊野外中的人,自然只能是散修。这是一群游离于世家制度之外的修行者,这些人基于种种原因拿不到世家赐予的灵砂灵石,又不甘心做个老实过活的平民,于是或游荡于荒野中猎杀妖兽,或受雇于人担当保镖护卫,甚至也有少数为非作歹作奸犯科的,总之是想办法赚取灵砂灵石用以修炼。

  相比起世家制御下的修行者们,散修无疑是极为自由的,但相对来说也危险得多,有建制守卫的乡镇都偶尔会遭受妖兽的侵害,何况是在荒野中的寥寥几人。但人就是如此,不甘心于平凡,总想活出自己模样的人是永远都不会少的,每年死在妖兽口中的散修算起来比平民都还多,却也总是阻止不了有更多的人迈入荒野。

  张宏正现在正是这一小撮散修中的一员,相比起还在乐山村时候的孩童,他如今已经是一名十六岁的少年。在这个年纪就跟着其他人在荒野中游荡的少年其实并不少,只是由于修为实力所致,他们一般都只是负责做些杂务,比如放哨或者是烹饪做饭之类。

  张宏正此时就正在烤制食物,他快速地转动着手中的木须虫,保证每个部位都能均匀地接受到篝火的灼烧,虫体正冒出白色的浆汁,滴落到篝火上立刻发出刺鼻的酸臭气。

  “有没有搞错?烤这东西做什么?这小子是不是疯了啊?”不远处的女剑客方媛刚好处在下风口搭起了帐篷,被这酸臭气熏得跳了起来,掩住口鼻大叫。

  “别吵。”坐在另一边的西旺抬头看了她一眼,低声斥喝。“吕宁大哥在修炼。”

  “我知道。”方媛连忙低声答应,瞥了一眼另一边的大树下正在打坐的男子。

  男子看起来四十左右,衣衫虽然也是和他们一样都是便于行走的便装,却很是干净整洁,人也长得很是斯文,三缕长须直垂至胸,看上去更像是个饱读诗书的教书先生。此刻他正盘膝端坐在一块平地上双目紧闭,呼吸悠长而均匀,身周一圈放置着二十余颗灵石,这些灵石明灭不定,似乎正在被莫名的力量调动其中的五行元气。

  女剑客不敢再出声打搅,转而又再愤愤看了一眼张宏正这个罪魁祸首,没好气地换了个地方坐下。很是不平地低声嘀咕:“这东西我们那边宰了之后只能用来肥田的,连猪都不会吃。从来没听说过人还能吃这个的。”

  “呵呵,没事,方姑娘。他不过是跟着我们顺路混口饭吃的小孩子而已,吕老大仁义,容得他一路跟着我们。”萧壮走过来在方媛的旁边坐下,足有九尺高两百多斤重的身躯就像一只熊一样,横肉丛生的脸上现在正尽量挤出一个自以为和善亲切的笑容。

  “嗯,我也知道,吕宁大哥就是心好。”方媛也挤出一个笑容来,身躯下意识地想朝旁边挪一挪,不过又忍住了。散修出来混口饭吃都不容易,尤其是女的,手上功夫硬不硬还在其次,首先得会做人。

  “那是。吕老大的名声,在我们边城可是鼎鼎有名的,谁都知道,就是一句话,仁义!”萧壮手一挥,落下来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碰了方媛的肩膀一下,看方媛没有避让的反应,脸上的横肉顿时更笑得乐不可支。再转向张宏正,又满是长辈威严地斥喝。“不过张小子你也要有点自知之明,吕老大对你宽厚,你也不能由着性子胡来,以后可不准再摆弄这些酸臭的妖兽肉了,听到没?”

  “别吵。”西旺抬头,瞪了一眼萧壮。

  萧壮没开口,却用一个很是凶恶的眼神反瞪回来,显然是很不高兴被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呵斥。只是西旺这时候已经又重新埋下头去。他面前聚着一堆沙子,他则手持一根笔直的树枝不断地在沙堆上绘着符咒所用的云纹,每绘完一次,树枝在沙堆上轻轻一点,沙堆立刻平复恢复原状,然后他又开始在上面画着云纹,周而复始,好像对这种简单的重复举止入了迷。

  对这边三人的响动,张宏正就好像完全没听到一样,他所有的精神都放在手里的这团木须虫身上,除此之外好像天塌地陷也毫不在乎。

  木须虫是南宫领和唐领内一种算是比较常见的巨大蠕虫,最初也是从建木森林中蔓延到其他地方的,也可以归入妖兽的范畴之内,只是没什么攻击性,只要小心被激怒之后喷出的酸液,普通农夫也可以轻松用锄头砸死。除了偶尔能从这些虫子体内抠挖出几个灵石之外,这虫子肉确实是连猪都不会吃,剁碎了用来肥田倒是很有几分效果。

  木须虫身上被烤出的浆汁越来越多。这只虫子妖兽足有小孩腰身粗细,现在已经被烤得只有常人胳膊那么粗了,外面的表皮不断崩裂,露出下面干巴巴的肉来。张宏正单手旋转着虫子,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把剁碎了的干茱萸来,他伸手在虫肉上不断地戳动,将每一粒茱萸都戳进虫肉的深处,而且位置也都非常均匀,将茱萸全都送进虫肉里之后,他又开始用手掌在虫肉上拍打起来。他拍打的频率极快,噼噼啪啪的声音就像是十多个人在疯狂地互抽耳光。

  那边萧壮看过来的眼光极为不善,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子的火气全都跟着这声音转到了张宏正的身上,如果不是顾忌那边正在修炼的吕宁,他就要立刻用拳头来好好教训这个不知所谓的小家伙。

  呼的一声犹如长鲸吸水,那边端坐着的吕宁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你这臭小子,看你弄的,把吕老大都吵醒了!”萧壮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对着张宏正怒喝。但张宏正就像聋了一样,对他的吼声充耳不闻,依然自顾自地在那里拍打虫肉。萧壮眼中一红,脸上横肉狰狞扭动,迈步就朝他走了过去。

  “行了,小壮。我是自己磨炼念头累了。连这点声音都能吵到,我这几十年的修为也算白给了。”端坐的吕宁站了起来,伸手一招,地上四周摆放着的十余颗灵石全都升空而起。

  波波波五声轻响,半空中的灵石有五颗忽然崩裂成了粉末洒下,吕宁的眉头微皱,微微摇了摇头,其他灵石都如同归巢乳燕一样全投入了他的手掌中。

  “吕大哥,您的进境如何了!”那边的西望忽然开口问。“您上次就说快要踩到三境的门槛了。”

  “对,那生法的境界,老大可摸到了没?”萧壮也关心,把对张宏正的怒火都暂时丢开了。

  如果说鬼仙从第一境动念境到第二境引气境,算是平民和真正修行者之间的一道分水岭的话,那么从引气境到第三境生法境,就是散修之间的一个分水岭。只要达到了这个境界,以自身神念引动的天地元气就足以形成真正有巨大破坏性的法术,举手投足之间山摇地动,对付一般的一二十个第二境的散修都不在话下,不管年纪多大,立刻便成为散修间的翘楚人物。而一般到了这种情况,世家也不会对这种人才视之不见。

  吕宁在单宁城的散修圈子里有些名声,除了性格仁厚之外,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已经修到了引气境的巅峰,随时有可能迈过这个槛去。这事不光对他自己极为要紧,对围聚在他身边的这些同伴也是非常重要的。

  “没有,老是还差最后一步,不知道怎么也迈不过去。”面对着周围几人的殷切目光,吕宁手抚长须,皱眉叹了口气。“也许是这灵石阵的搭配上还有可以改进之处,下次我再多试试几种组合......

  “正所谓火到猪头烂,吕大哥你也不用心急,放松心情顺其自然不要去强求,说不定哪一天就自然成了。”

  一直没说话的张宏正这时候才突然开口,他不断拍打虫肉的手也停了下来,微微聚气之后,又猛地再拍到了虫肉上,这一次发出的再不是清脆的拍击声,而是如同重锤击鼓一样的闷响,原本被塞入虫肉深处的茱萸碎块也全都在这一声闷响中被震得飞了出来,纷纷扬扬落在周围,随即他又抓出一小撮盐飞洒在虫肉上面。

  “嗯?”萧壮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凶恶狰狞的神情就开始变得有些惊疑不定。他也是修炼人仙武道,当然能看出最后的这一拍里藏着的功夫,可不是一个跟着混饭吃的小屁孩能拍出来的。

  张宏正把手中的虫肉和串着虫肉的树枝一折为二,拿着较小的一半扔向吕宁:“好不容易能碰到一只上了年生的木须虫,正好试试烤了来吃。吕大哥你尝尝。”

  “嗯,早就听平老爷子说张小哥有一手烹制妖兽肉的好手艺,今天正好尝尝。”吕宁接过虫肉,闻了闻之后咬下一块,眼中顿时一亮。“不错,不但完全没有了原本的酸腐之气,反而有一股清香醇厚如同鸡肉一般的回味,咬劲也是十足。真想不到这妖兽肉还真能做得如此好吃。”

  “呵呵,看来是成了,也不枉我耗费这么多精神。”张宏正对着西望和方媛三人举了举手里剩下的虫肉。“这妖兽肉可是大补,你们三位要不要也尝尝?”

  看了那虫肉一眼,女剑客直接黑着脸摇了摇头,从怀里摸出干粮来。萧壮也是脸色不善地没有回答,只有西望伸了手出来。张宏正又折下一截丢给他,剩下一块最大的自己拿在手中开始吃了起来。

  “喵~~”一只黑白相间的肥猫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蹲在张宏正旁边盯着他。

  “哈,我就知道,这一有吃的你就肯定回来了。”张宏正看着猫一笑,从虫肉上撕下一块丢过去,肥猫都不等虫肉落地,凌空就用爪子抓住低头吃起来。

  “嘿,你这猫还真有些......灵性。”方媛兴致盎然地看着这猫。女性天生就容易被这种毛绒绒的东西吸引,尤其是这猫几乎胖成一个肉球,一张大脸,看起来有些憨痴憨痴的。这一路上都可以看到这只肥猫跟在张宏正左右,有时候会消失一阵子,但到吃饭的时候就一定会出现。

  “叫什么?叫小胖是吗?”女剑客从手中干粮饼里抽出一根干肉丝来,丢到肥猫面前。“小胖,来吃。”

  肥猫很是不屑地瞥了一眼旁边地上的肉丝,然后继续埋头大嚼虫肉。

  “他叫肥肥。”张宏正嘿嘿笑了笑,又丢了一块虫肉过去。“因为他很肥。”

  “怎么叫这样一个名字?”方媛收起干粮慢慢走过去,伸手想要去摸肥猫,肥猫一边吃着肉一边不动声色地朝旁挪开。女剑客突然发力一跳,想要把肥猫抓住,但肥猫朝旁边又是一让,差之毫厘地闪了过去,咕噜一下把嘴里的肉全都吞下了肚。

  “嘿?我还真不信了。”女剑客露出讶异之色,再次扑向了肥猫,肥猫又轻轻地闪过,方媛一咬牙使出身法,身形再次提速朝着猫扑去,猫也是朝另一边飞跑闪躲,一人一猫就这样在营地周围追逐起来。

  女剑客的功夫本来就是走的轻灵迅捷的路子,这一全力起速简直可称得上是迅如风雷,身形几乎化作一道肉眼难辨的残影在飞纵扑击,那黑白肥猫看起来好像没有女剑客快,但是每次都是要被扑到的时候轻轻地一个转身就避开了,最多留给猫毛的末端给女剑客摸摸。

  张宏正也不理会,就这样一边吃着虫肉一边看着方媛追着肥猫,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女剑客会不会恼羞成怒把这只肥猫给活剥了。吕宁也是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幕,只是看着看着,忽然眉头微皱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其他什么事。他两人不开口,一旁的西望和萧壮也自然不说什么,一个只埋头吃肉,一个黑着脸不知道想些什么。

  足足过了小半刻,方媛终于停了下来,已是气喘吁吁额头见汗,作为一个已经修炼出了内力暗劲的武者,能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已经是彻底力竭,离脱力也已经不远了。而肥猫也在不远处停下了脚步,却是气定神闲,端坐如一团黑白肉球,连气都不喘一口。

  “你...你这哪是猫,简直就是妖兽吧。就算妖兽也没有这么灵活的......”方媛连目光都有些都有些涣散,似乎难以相信自己堂堂一个修行者居然连一只肥猫都抓不住。

  “这猫确实有些古怪。”萧壮也闷声闷气地说,眼神和表情都甚为不善。“别是被什么妖兽给附身了吧,干脆抓了切开看看。”

  “哪里有这种妖兽。不过就是极有灵气的一只小兽罢了。”吕宁在那边微微一笑。“你们也别小瞧这寻常的猫狗,其实他们也同我们人一样是天地造化所生,比如眼前这猫刚才闪避方媛姑娘的动作就令我颇有感悟,感觉似乎离生法境界只剩最后一张纸了,待得时机成熟就可以水到渠成。”

  “真的?”

  “吕大哥,是真的?”

  西望和萧壮两人都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喜之色。

  吕宁手捻长须,微微点头:“我鬼仙道祖师伏羲上神曾有曰:精神离性,各归其真,是谓鬼也,所以我们鬼仙之道其实乃是精神念头离散归真之道。只是修行鬼仙道之人万万千,大都只下意识地注重搬弄念头操控精神的离散,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乃是‘归真’二字,我之前也是懵懂不知,何为‘真’也?直到看了那猫闪躲方媛姑娘的举动,这才心中有所悟。”

  “哦?是什么呢?”女剑客也不自觉的认真听起来。

  “那猫的速度并非比方姑娘快,只是每一个举动都浑然天成,恰到好处。伏羲上神曾说过‘道法自然,自然而然’。这自然而然,恰到好处,其中便是造化中之‘真’。”吕宁说得摇头晃脑,宛如读书人沉醉在文章中自得其乐,但旁边的其他三人都是听得一脸懵懂。吕宁看了看他们又是一笑。“也就是张小哥刚才所说的放松心情,顺其自然,就等他水到渠成就好。我一直都对进阶生法境界患得患失,要想着如何去调整灵石阵,反而失了平常心,于是这才卡在关隘上甚至不进反退。”

  “哦,就是说顺其自然嘛。说得复杂了我们也不懂。”萧壮一拍手,哈哈大笑。“吕老大就是厉害,只要这一入生法境界,就可是真正大人物,随便去哪个城主府下做个幕僚也是卓卓有余。”

  “吕大哥真是太厉害了。能在这些小处都悟出修炼上的心得,还请吕大哥有空的时候多多指点一下小妹啊。”方媛看向吕宁的眼神也是闪闪发光,好像透露出些别样的意味。

  “吕宁大哥,好厉害。”西望个性木讷话不多,只有脸涨的通红,显然也很是激动。

  散修之中的鬼仙只要达到生法境界,去哪一个城主府当个幕僚门客,在世家制度中担任个什么职务那都是足够了。而能跟着世家混上一口饭吃,是无数散修梦寐以求的心愿,不止可定期得到灵石资源,不用再朝不保夕地在外奔波猎杀妖兽,更有可能得到更精深高明的修炼功法,在境界上再上一层楼。听说极少数的还能入赘世家,从此便跃上枝头变凤凰,成为和所有平民和散修需要仰望的存在。

  吕宁也看起来甚是得意,也对张宏正点头道:“这次也要多亏了张小哥啊。要不是张小哥那一句话和带的这只猫,我也不知道要在这里耽搁上多久。”

  “哈哈,哪里哪里,我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还是吕宁大哥自己心思通透。”张宏正连忙笑着摇头。他还真是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还真的助了别人一臂之力。鬼仙修行比人仙更为消耗灵石,像吕宁这样的一介散修通常隔个两三天才能修炼一次,他也没什么高深的典籍功法来指引,能凭自己一路摸索达到这样的地步,资质悟性都已算百里挑一。

  “吕老大,这趟送完货回去之后,城主那边得了消息肯定就要来招揽您。您可不要忘了我和小望。”萧壮将胸脯拍得碰碰有声,有意无意地看了张宏正一眼。“跟了您这些年您也知道,我老壮其他的没啥,就是忠厚听话,叫揍谁就揍谁,谁敢来惹你,我头一个顶在前面,天王老子也不怕。”

  张宏正在一旁有些啼笑皆非。这叫萧壮的大汉显然是有些顾忌他,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被世家招募的散修有了职位有了权势,那顺便再提拔一两个进城去当个守卫什么的也是情理之中。之前这萧壮一直以为张宏正只是托着人情来顺路走一程的愣头青,现在发觉张宏正的修为并不弱于他,立刻就怕自己把原本属于他的那位置给占了。

  方媛也开始抱怨起来,声音中开始带着些撒娇的味道:“吕大哥,要不我们就返回单宁城去,你找个地方静心修炼等着突破吧,也省的餐风露宿跑这荒郊野外来。那什么东西也不用护送了,还给那些人便是,你当时不在,不知道那委托的人有多讨厌,居然对我们说什么‘东西千万别出事,如果出事,你们最好是死了’。”

  萧壮也是呲牙咧嘴,横肉乱动地咬牙道:“不知道是哪个狗日的家族里出来的狗奴才,一副拿鼻孔看人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我们南宫领的人。不是看在出的灵石够分量的份上,谁他妈的愿意接他的货?方姑娘说得没错,既然吕老大马上就要突破了,干脆我们就回去,把东西丢还他们......

  说到这里,萧壮的眼珠子一转,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一样,兴高采烈地说:“对了,既然如此,那东西也不用还给那些人了。这些人神神秘秘的,肯定是见不得光的东西,我们直接拿去卖了换成灵石,等吕老大入了职,难道他还敢来要我们还他的东西不成?抵押在平老头那里的灵石也一并拿了回来,否则便查他们一个擅自和外人交易违禁事物,谅他们不敢说半个不字......

 听了这话,吕宁却是皱眉摆手,有些不悦,说:“小壮你胡说什么,怎么能做这种事?”

  萧壮拍了拍脑袋,露出个自以为憨厚的笑容,说:“哈哈,我是胡说。吕老大是出了名的敦厚君子,自然不会随便贪墨别人的东西......”然后他又是一拍大腿。“但是万一这委托我们托运的是些什么犯禁的玩意怎么办?不如我们先打开来看看,若真是什么不对劲的东西,我们赶快回去上交给南宫城主。”

  这话其实是废话,能雇佣一帮散修绕路走不设关卡的山野小道运送的,肯定是犯禁的东西。不过换个角度来理解,似乎又有几分道理,私货都犯禁,但具体犯禁到什么地步,这又是一个弹性极大的区间。多数可能都只是一些不想缴纳关税的贵重物品,但也有可能是一些涉及世家阴私的账本记录,甚至是其他什么更犯大忌讳的东西。

  随着这话,萧壮,方媛,西望三人都不禁把目光投向了吕宁背上的那一个小布包,那就是那些惹人厌的货主委托给他们的私货。布包里是一个小木盒,木盒里具体是什么东西当然不会告诉他们,按规矩来说,他们当然也不能自己打开去查看,但作为老大的吕宁一旦有了能攀上世家的可能,那这只是散修的规矩就好像没什么束缚力了。

  一旁的张宏正只是专心地吃着虫肉,也不说话。相对于吕宁这个小队来说,他只是个顺道带上的新人,当然不好开口说什么。

  吕宁自己也似乎稍微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摇头,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们既然已经答应了别人要将货物安全送到,又如何能出尔反尔?人无信不立,我也知那货主有些目中无人,但若无他们预支给我们的灵石,我也不一定能顺利突破至生法之境。既然入了这一行,受了别人的恩惠,那就要照别人的规矩来行事。如果我们坏了规矩,就算我能入得了南宫家的幕僚而逃得过一时,单宁城那些散修们却要因为我们坏了名声而帮我们背过。”

  “咳,吕老大也真的是,仁义啊。”萧壮咳嗽一声,表情有些别扭地摇了摇头。

  张宏正在一旁笑了笑,放下心来。南宫家以仁义儒学立家,一般城中的义学除了教授正气拳这种基础炼体之法外,习字学文都用的是南宫家历代先贤的语录,州府之中更有书院收藏典籍,修习鬼仙之道可和人仙不同,不是一个劲地埋头死练就行,还得观看各种典籍领悟先人在精神上的心得体会。这位吕宁大哥看来便是耳濡目染,受南宫家儒门风气的影响不浅,虽然是提着脑袋混饭吃的散修,但为人处事上也当得起‘仁厚’的评价。

  这当然并非坏事。也许对萧壮这样一般的散修江湖汉子来说,吕宁这种行事就是迂腐而不够油滑,明明有便宜不占却要去冒风险,简直是傻瓜无疑。但从长远角度来看,若不是吕宁的这种厚道性格,也不会有人来死心塌地跟着他一起走,散修本就已经生存不易,纯以利益结合的小团体利来则聚利去则散,终究是一盘散沙。张宏正也跟过那样的散修小队,平日里相互提防不用说,一有什么意外的收获就分崩离析争斗不休,遇到危险顿时就一哄而散,有的还不忘暗使绊脚让同伴去挡灾。吕宁这样的小队也有人员更换,但像西望和这个萧壮都是断断续续跟了他近十年的老同伴,张宏正和方媛也是听说了吕宁的厚道名声这才慕名而来的。

  如果是站在更高层次的角度,南宫家直面全天下最大的妖兽巢穴‘建木’,领内妖兽灾害之重远超其他家族的领地,灵石资源也略显贫瘠,但千年下来并不见衰弱崩塌的迹象,这也和南宫家奉行的‘仁义’之道凝聚民心士气不无关系。

  “莫要多说了。大家打醒精神来,接下来的这一段路并不好走。”吕宁拍了拍手,示意此事再无商量的余地,他拿出地图看了看。“我出发前向平老爷子打听过,本来以前还有些走私货的散修从这里绕过南宫家的关卡,但这几年已经很少有人走这条路了。不只是因为南宫家降了税,走私货的人少了,据说还因为时不时有散修和平民在这一段失踪不见,可能有什么妖兽潜伏......

  “有妖兽不更好,顺便挖些灵石灵晶。”方媛却是不以为意。他们这一队人实力经验都很不错,一般的二三阶妖兽也能对付。当然,如果有更强的妖兽,早就有大家族的修行者来料理了,高阶妖兽本身也是一种难得的资源,还轮不到他们来猎取。

  “小心总是不错的。这里已算是唐家的地界,百里之外就有个小村镇,以前也有散修过去歇脚。后来时不时有人走失,唐家应该派人来探查过,但最后也是一无所获,应该是这妖兽善于潜藏......

  “喵~~!”肥猫突然发出了一声很是嘹亮的叫声,看向树林中的一个方向。没过多久,那里就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谁?”萧壮猛地站起转过去对着那边。如果是妖兽发出的声音要么是毫无动静要么是动静极大,这有节奏的脚步声自然是人。

  “是我,是我,不要紧张,哈哈......”随着脚步声,一个有些干瘪的老头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你是谁?”萧壮皱眉看着这老头。这老头口上说得熟络,但其实他们压根就没见过。

  “老丈这深夜到此,意欲何为?”吕宁也皱着眉,并没因为是个干瘪老头就放松戒心。他固然深受儒家仁义之说的影响,但也是个历经几十年风雨的江湖人,有时候人不一定就比妖兽的威胁小。

  “饿了,饿了,来弄口肉吃。人老了就是没办法,饿了,咳...想吃肉。”老头点头哈腰的,脸上带着笑,眼光从所有人身上一一扫过。他身上的穿着破烂,脚上一双草鞋,看起来就是个过路的老山民。但是这举止和言语之间又不像山民那样的朴素拘束,反而带点说不出的怪异。

  “老爷子,您站在那里就好。我这里有干粮,我请您吃。”方媛从怀里拿出一包干粮丢了过去,这老头的目光让她感觉极不舒服。

  “咳,干粮不好吃,要吃肉啊。”老头诡异一笑,身形暴起。

  一道眩目的刀光如闪电般在黑夜里亮起。老头暴起中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长刀,整个人的身形都融入了刀光之中,眨眼之间便一闪而过掠出了十多丈的距离。方媛丢出的干粮在半空中分为两半,稀里哗啦地散落一地。

  同样分为两半的还有方媛。女剑客的手才刚刚摸到剑柄,脚下刚刚才准备滑步,整个人就从额头到鼠蹊分为了两半。

  吼。萧壮发出半是恐惧半是愤怒的吼声,抽出腰间的一对铁锏朝着老头冲去。也就在同时,一团耀眼的火焰也在惊怒之极的吕宁身前凝聚。他们原本就一直有所提防,只是没想到这老头一出手就是如此之快之猛烈。

  老头的那一刀还没完。将方媛一斩为二之后刀的去势不绝插入了地面,然后随即反手一撩,一蓬沙石带着刺耳的尖啸和气浪直朝吕宁而去。这沙石疾若闪电势如奔雷,先是击溃了吕宁身前的那一团火焰然后再击中了他,直接将他打得飞了出去。

  “借物传劲!”正在朝老头冲去的萧壮惊叫一声,脚下急停止住了去势。只凭这一刀就能看出,这看似干瘪的老头居然已是一身武道内力圆融无暇,直达化境的真正高手。

  啪嗒。这时候,一分为二的方媛尸身才和喷涌的鲜血和散落的内脏一起掉落在地。

  看着萧壮不敢前来,老头笑了笑,闪动的火光下那笑容显得分外的诡异。他提着刀走到了方媛的尸身旁,一刀砍下了一只腿。

  “咳,刚才那一刀劈得稍微有些歪了,这女娃子闪得也快,本来还只是想着先断她一手一脚,留她活着的。”老头就像发牢骚一样低声嘀咕着,然后又像忽然想起来一样,转头看着其他三人,尤其是张宏正。“对了,你们怎么不跑?”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章:逃

1/1

返回